首页 舍不得放不下 第65章:倾家竭产

舍不得放不下

八十五号车手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6554

    连载(字)

16554位书友共同开启《舍不得放不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倾家竭产

只是奈何,忠勇侯府她一定要保住,英亲王府夹在皇权和忠勇侯府之间,比起忠勇侯府,英亲王府和皇室的血脉至亲更近。若是有朝一日,英亲王府挡了她的路,那么她也不会手软。

秦铮脚步又顿住,隔着几步的距离看着她死死地抓住帷幔的手。

    谢芳华扯开嘴角笑看着他,“现在你后悔也晚了。”

    赵柯也是打着伞的,与谢芳华的脚步错开了些,走在谢芳华身后半步的距离,走离门口,才对她道,“公子中的不是毒,是咒!”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你在无名山待了多年,本座的声音你听不出?”冷木的声音嘲笑,“持奉那个笨蛋说你心狠手辣,极有本事,如今在我看来,是他没本事吧?本座看你好拿得狠。”

一是他放松了警惕,二是谢芳华出手太快。尤其是她这道青光在缠住了他脖颈后,很快就如气圈一般,自上而下,转眼便浓密了三倍,将他整个人包裹在青光之气中。

一起去了谢芳华的小书房。

谢芳华笑了笑,“若是惧怕的话,我今日就不来找你了。”

秦铮忽然在室内说,“玉灼,你把我落梅居的梅花都扫没了的话,我就把你插在枝头当梅花。”

秦铮却与她相反,别的菜不吃,只吃她做的那一盘,甜的发腻的菜很快被他吃得见底。

燕亭扭过头,继续看着站在窗前给仙客来浇水的谢芳华唏嘘一声,“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啧啧,变了一个人一般。”

“也好李统兵的府邸就在三里地外,去你的府邸也是就近,只能打扰了。”秦钰颔首。

她立即招来一位安插在李猛军营的兵士询问,当得知她被谢芳华三言两语劝住了时大怒。气得摔了茶盏。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还?你说如何还?你要现在就自杀赔我孙女吗?”忠勇侯瞪着他。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这时,谢墨含从车内挑开帘幕,看向谢芳华,也愣了一下,“妹妹”

谢墨含点点头,对谢芳华轻声问,“我陪你进宫吗”

郑孝扬一惊,不止握着秦铮的手,另一只手臂瞬间抱住了秦铮的腰。

“齐皇子这是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秦钰看着他,目光落在谢芳华和谢云澜的身上,“齐皇子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在下虽然刚从漠北戍边回来不久,但是能力范围之内,还是能相助一二。”

“我叫孙卓。

“走吧!一会儿公子看你待得久了该出来了。”听言搓着手催促。

谢芳华看着他,半响,伸手去拽他。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燕亭立即爬下身子,脑袋凑近灶膛,深吸一口气,又使劲吐出。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只听英亲王妃又继续道,“从她进门,你可让她歇一日半日?你是堂堂英亲王府的长子,不是畜生。你这样作践自己的媳妇儿,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来到老庵主的住处,谢芳华一眼便看到了塌了一半的房屋。

谢芳华点头,“嗯,还在睡着,我没吵醒她们。”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谢芳华道,“这件事情,你就不必理会了,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一个时辰后,到了山下一处小镇。

谢芳华抿唇,对二人询问,“咱们下山也不过一个多时辰,既然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儿,府衙的官兵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咱们也快去看看。”金燕立即说。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入其道太深的人,总会执迷于某些东西。

郑孝扬也不说话。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秦铮来到床前,仔仔细细地看了韩述一眼,偏头看向谢芳华。

“我给韩大人把脉,探出他死于心跳停止,可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不通之处,只有心脏处,堵在那里,而他定然不是立刻就死的,所以,揣测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但是他又未曾受重伤,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尖利的东西穿透心脏了。这种尖利的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坏来。那么,还能是什么?应该是细如牛毛的针了。”谢芳华解释,“所以,我猜测,应该是一根金针。”

秦钰脸色寒了寒,沉默。

谢云澜不再多言,背着谢芳华进了西跨院的主屋。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秦钰轻哼,“朕何时敢小看谢氏暗探更不敢小看你。”

秦钰忽然眯起眼睛,“你先找李沐清汇合可是接到了他传来的什么消息”

秦钰已经换好便服,等在了宫门口,见谢芳华出来,他挑了挑眉,对她道,“将小橙子带上。以后他就跟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