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舍不得放不下 第51章:喷云泄雾

舍不得放不下

八十五号车手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6554

    连载(字)

16554位书友共同开启《舍不得放不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喷云泄雾

“恩?”夜无痕眉角微挑,一双眸子刻意的扫了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依琴一眼,然后再次望向上官云端,微勾的唇角带着几分戏谑,“不明白?或者本王应该换一种称呼!”

二皇子惊住,一时间完全的呆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太上皇,忘记了说话。

她既然在大殿上装傻,自然就不可能再像正常人那样反驳她,他只怕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那么说的……

这个女人就不怕眼睛抽筋吗?

事先对这件事,一点都不知情。

“走,大家快点进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二皇子算着时间,认定自己的人这个时候肯定都已经离开了,所以自然也就不必害怕了,便连连招呼着大家进宫。

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叶寒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假的,而且听他那语气,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只是,他在说话时,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似乎更加快了些许,或者,他是害怕,再听到叶寒的话。

“好,好。”

他对她,完全就是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只要不是洞房,其它的事情,还是可以的,比如说,亲一个。”叶寒看到一脸通红的凤忆希,忍不住继续打趣道。他说话间,便也快速的离了房间,只留下了凤忆希与蓝魅辰。

“呵呵。”凤阑绝微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声,突然微微靠近她的耳边,略带暧昧地说道,“叶寒说,他给你服下解药已经有五天了,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所以,我们可以。”

不要说是一个男子,就连身为女人的她,听到这样的声音,都感觉到骨头都要化了,柔了。

蓝岚虽然先接过那书,但是却并没有翻看,像她那般高傲的人,是断然不会先看了,她要赢,而且还要让众人心服口服。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想到那大话西游上,那小妖可就是这么被唐曾给念死的,她的功夫虽然没那么高,但是,相信也足够让捉狂的了。

上官云端微愣,这意识到自己的回答的确有些问题,脸似乎微微的红了一下,不知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的靠近,她的身子也不由的僵住,再次快速的扫了他一眼,低声道,“懒的理你。”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一进大院,便大声的喊道,“皇嫂,皇嫂,你在哪儿?”

凤忆希听到老夫人的话,脸上的笑微微的一僵,双眸微闪,望向老夫,轻声笑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人能够阻拦,而至于你们这将军府,要不是我皇嫂在这儿,你们请我,我都不会来。”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却也明白,她决定的事情,不会再轻易的改变,就像那封休书,她拿到了手,就绝对不会再退出来。

“云儿也谢谢王爷。”

“你能够明白,他今天的那声恭喜,那声祝福,是如何的说出口的吗?你明白,他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吗?”秦思柔的眸子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低低的声音中,亦是满满的心疼。

虽然暗暗担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跟着上官云端进了府。

黑暗中,凤阑绝双眸微眯,像这种世家的住房的分配,都是有规矩的。这个房间正是南宫小姐的房间。“皇上,已经快到午时了。”那个侍卫再次小声的提醒道。

毕竟,现在的皇上还是凤阑锐,谁都清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所有的大臣聚集在这儿,代表着什么意思,他们也明白,若是万一被凤阑锐当场撞到,那么他们只怕。

“不知道王妃突然让我们来,有什么事呀?”其中一个贵妇人一脸疑惑的问道……

因为,她现在是上官云端,她要扮演好上官云端的角色。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别有深意的味道,那眸子中,似乎还隐着一丝其它的东西。

“怎么回事?”夜无痕的眸子一一扫过李贵妃与夜无志,还有站在一边的皇后,然后才望向皇上,冷声问道。

凤阑绝,她在心中喊着,若是你真的爱我,能否听到我的呼喊?

她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碰上面的柜子,想要敲打上面的柜子,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却发现,她的手,根本就伸不出去。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皇上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原本阴沉的脸,似乎更加的难看了几分,但是却又不得不开口道,“这几个人今天晚上,竟然进宫去偷盗国库。”

“哼。”太上皇微微冷哼,“若只是一些好财的亡命之徒,若想发财,京城中有钱的人家多的是,需要进宫冒这个险吗?而且,他们若只是江湖中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国库所在?”

那几个黑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都纷纷的惊住,二皇子这意思,是让他们诬陷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