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舍不得放不下 第27章:手滑心慈

舍不得放不下

八十五号车手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6554

    连载(字)

16554位书友共同开启《舍不得放不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手滑心慈

五年了,她的儿子终于不用再受寒毒的折磨了,不用每月都面临生死了。

“就是这样,所以我们才没有办法进去。”长生门的人苦笑一声,将纸笔递给顾千城后,快速退了出来,“夫人,你把数字抄好就可以出来了,我们会来计算。”

北齐人一路遥望,直到凤家军走进支灵川,看不到身影他们才折回,然后在暗处埋伏,静等秦王入陷阱。

明显,顾千城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十五年了,他终于等到今天。

秦寂言与顾千城到了义庄表明身份后,义庄的管事立刻将他们带到后院厢房。房间里一字排开十八俱棺木。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事他又没有让人拦着,满京城的人家都知道了,甚至茶馆酒楼都有人提这事,顾千城怎么可能不知?

“是一,是个一字。”有人说了一声,却没有隐来旁人的附和,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而且就这么一个字,也着实没意思了一点。

“你,你的女人?你就是给彭爷带绿帽子,拐着他的小妾私奔的人?”猪头六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顾家的爵位没有上来,可顾家大爷和二爷都补了实缺,一个在工部,一个在户部,虽然只是一个小文吏,并不是什么顶重要的位置,可占着一个位置以后升迁也容易。

“儿子(儿媳)明白。”看三个儿子一脸恭顺,老夫人这才满意了几分,正想让人留下来给老太爷侍疾,老太爷身边的小厮就出来了:“老太爷醒了,老太爷请老夫人和三位老爷都回去,老太爷想要静一静。”

“小姐,嫁妆用不完,你以后可以留给小少爷,小小姐,你千万不能卖呀,嫁妆的多少,代表你以后在夫家的地位,没有嫁妆或者嫁妆少的女人,会被夫家看不起。老爷和夫人,他们肯定不会给你准备多少嫁妆,你将来的倚靠就只有这些了,可不能卖了。”孙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想要打消顾千城卖嫁妆的念头。

有心想要拆开看看,可实在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只得黑着张,让亲兵给顾承欢送去。

没办法,主子太能干,他们要不再卖力,说不定以后就没有卖力的机会了。

她承认德妃有眼见也有魄力,可别人也不是傻子,德妃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至少她就很反感……

这一次,秦寂言实在跑不掉,只得硬着头皮陪老皇帝下棋。

秦寂言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棋子,好半天才松开中,然后如同无事人一般,继续将棋子一颗一颗放回棋合……老太爷的效率极高,听了顾千城的指点后,第二天就派人去城外的庙里,查了楚世子的事。

“顾姑娘请稍等。”官差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人送来热茶和点心,至于卷宗则需要再等一等。

“你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顾千城眼眸带泪,再加上面上有几分病容,看上去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秦寂言一时看呆了,竟是迈不动脚。

顾家人听到大理寺收了状纸后,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顾国公虽然在顾千城面前逞威风,可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年多亏了有老太爷掌舵顾家才没有倒。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言倾已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冲!”

这绝对是羞辱!哪怕刚刚得了他们帮助,暗卫也不爽,冷笑道:“是嘛,你们可以试试。”手握住刀柄,随时可以出招。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顾三叔听到这话,摇头不语……

最终还是没有吃,而且为了感谢母山羊的羊奶,秦寂言把山洞留给山羊一家。

秦寂言放下顾千城,没好气的道:“要不要试试本王行不行?”这话的意思,和顾千城所问的绝对不是同一个意思。

二夫人见状,连忙朝顾千梦使了个眼神,顾千梦仍一动不动,二夫人一急,在背后推了顾千梦一把。

虽然,这几个说得一板一眼,寡淡无味,可顾千城听得还是很乐呵。

“扑通……”船上,还真有胆小的腿软了,给跪了。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同时一刻,暂时在顾家主持大局的老管家,正站在暗处,看着皇宫的方向……跪在他们前面的封老爷子晕倒了!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你等等,我们已经去禀报给……”

领头的将领不甘心,再次低声劝说道:“少主,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顾千城倒是没有想过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有行动的能力。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没有直接取你的性命,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顾千城将匕首收好,又把山洞里的火把取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山洞,至于身后的男人醒来后,会不会因心里阴影而疯,那就不在顾千城需要考虑的事。

大步往外走的子车,在老管家视线移开的那刻,暗暗松了口气。

见秦殿下脸色稍好,顾千城又开始诉说,自己一路的艰辛,与秦殿下的重要性。“殿下,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一出来就后悔了。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安排,刚开始什么都不懂,手忙脚乱的,有好几天都饿肚子,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你在我身边,做梦都想你陪在我身边。”

钦天监收到这个消息,差点晕了过去,可晕了也没有用,皇上要他挑时间,他除非现在就死了,不然怎么也要把时辰挑出来。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当然,这大半个时辰并不是全在抄数字。越是往里,里面的温度越高,空气越稀薄,饶是顾千城也有些受不了,抄了几行就得出来换口气,不然很容易憋死在里面。

顾千城默默望天,已不指望自己能算出开门的数字。术业有专攻,计算不是她的长处,她只需要记住这些数字就行了。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那匹马跌倒在地,受了惊吓,正狂燥不安,四肢乱踢,见有人靠近不停地喷着热气,那马眼瞪得和铜铃一样大,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掏出钱袋里仅剩的二两银子,顾千城转身对一旁围观的群众道:“哪位好心人帮我把这匹马身上的绳子解开,这二两银子便是他的。”

她舍不得!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嗯。”顾千城点头,没有再多说。

景炎最大的劣势,就是手上的兵马太少了。

“带你走一样可以。”秦寂言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江南,但是……

第二天,管家再次到来,并且带来的大夫,确定三人确实服下忠心蛊后,老管家十分满意,“很好……从今天起你们就是长生门的一份子。你们应该清楚,背叛长生门的代价。”背叛长生门,就只有死路一条。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这些我都可以办到,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第一件差事,即使觉得不满,子羊也没有拒绝。

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一看,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这真是她写的?”

“文章不是,顾姑娘虽然提出了要点,可并不擅长写文章。而且,依属下查到的消息来看,顾姑娘之前并不知这是科考试题。是与江南那一块人的谈田产买卖时,无意中漏了几句,然后对方发现顾姑娘的天赋,特意套了顾姑娘的话。顾姑娘应该是科举结束后,才知晓自己被人利用了。”锦衣卫首领这话,可谓是彻底洗白了顾千城。

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圣后一眼,见圣后闭上眼,灰衣人不敢多言,快步上前,拿了盒子就走。

圣后,早就妥协了,只是不甘心罢了。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父……”大老爷想要辩解,却被二老爷悄悄拉住,大老爷一脸不忿,却只能忍着。

就五个草包,也想拦住他们,简直是好笑了。

至于身后的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