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舍不得放不下 第160章:安于泰山

舍不得放不下

八十五号车手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6554

    连载(字)

16554位书友共同开启《舍不得放不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0章:安于泰山

侍书点点头,扫见屋内画堂里坐着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他犹豫了一下道,“右相临走时对我家世子说,如今四皇子在漠北,四皇子不是普通皇子,也许小姐的病他能帮得上忙寻找漠北的神医。”

谢芳华蹙眉,“他们还要见我做什么?”

“人还昏睡着。”女尼道。

    “芳华要看才子佳人的市井故事。咱们府中书房没有收录,劳烦先生去书局一趟,给她选两本吧!”谢云澜道。

“不是还有一盏茶吗?芳华小姐何必急?”崔意芝伸手拦住她。

谢芳华想了想,小声说,“我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和言宸达成协议,助他下山,他助我创立天机阁,为我以后所用。所以,制造了动乱。他带着一批人趁机走了。我则留在了无名山。”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英亲王似乎极力掩饰了片刻眼中的情绪,才缓缓落座。

谢芳华低垂着头,不戴面纱的脸,除了苍白还是苍白,根本就看不出别的颜色。

左相只能住了口。

谢墨含看向灵雀台外,想着燕亭曾经透露出对谢芳华的执着心思,生怕她今日来这里真是为了他,心微微揪了起来。

“还能如何好好说?事情不是都摆在这里吗?”忠勇侯怒道。

“既然有公公领着舍妹进宫,我就在宫门这等着她,劳烦公公多照看舍妹了。”谢墨含对吴公公拱拱手。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女子,能让他甘愿两世今生与天搏命。

他大惊,立即蹲下身,对二人喊,“小王爷、小王妃。”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他一声令下,顿时身后涌出百人,齐齐催马上前,将言轻和他扛着的云水,以及距离相近的谢芳华和谢云澜都围住了。

刘岸感叹,“我刚刚来的途中,看到孙太医府中家眷的马车了,应该很快就来了。先将孙太医的尸首收回府中吧,毕竟孙太医是太医院的老太医,这被杀案大,京兆尹会呈报刑部破案。”

那二人一愣。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门打开,秦浩进了屋。

刘侧妃回过了些神,叹了口气,“的确不及这几家,但左相府也是能和这几家一起平起平坐的。你能娶卢雪莹,也已经不错了。”

刘侧妃看看天色,已经子夜过了,她有心不想让他奔波再回自己的院子,让他歇在她隔壁的厢房,但是想到虽然私下他喊她娘,但是外人面前也是叫一声侧妃,而是叫王妃母妃。深夜留宿,虽是亲子,但到底不合礼数,传出去对他仕途不好,也就作罢,嘱咐他慢些走。

燕亭顿时没了话说,他的确挑食得厉害。

”燕亭提醒三人。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刘侧妃点点头,立即追问,“孩子还能保住吗?”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是!”二人应声,连忙去了。

“什么?”金燕腾地站了起来。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不多时,秦铮和听言回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若是实话实说的话,就是李琴一遍遍爱怜地摸着冰玉琴,孟棋一遍遍珍视地摸着岐山白玉棋,温书一遍遍地把玩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楚画盯着那幅青云岚山总也看不够。

英亲王妃和蔼地解惑,“他说落梅居的梅花如何模样,让我就照着那个模样来教你。”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秦钰闻言作罢。

br />

“秦怜那丫头啊!”英亲王妃道,“我问她华丫头身体怎样?她说她有身孕了,她回来的时候,都快两个月了。”

“什么线索?”秦钰立即问。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内院有两处跨院,谢云澜对谢芳华道,“我住在东跨院,西跨院没人住。你住吧!”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英亲王立即问英亲王妃,“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谢芳华想了想,摇头道,“就你和侍墨跟我去吧,其余人回英亲王府,照看好落梅居。”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左相还想再说,护卫队顿时跟上二人,转眼间,就走得没了影,他扶着车辕无奈地叹气,不知道平阳城又出了什么事情,使得皇上和小王爷连夜前去。

谢芳华念着金燕那日对她在茶楼提醒,她才能及时进宫救了秦铮的交情,所以,拉着秦铮停住了脚步。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谢芳华闻言抿唇,“

“我说扔了!没听明白吗?”秦铮腾地站起身,脸色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