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卿世皇后 > 第21章:神神

在凤轻尘沐浴时,大理寺官差已经来到凤府,请凤轻尘去大理寺公堂,当然不是作为原告,而是作为被告。

王锦凌最近一直都在忙这件事,好不容易战事快要告一段落,又传来蓝景阳的死讯。

那关他什么事。

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一代两代还好,时间长了就麻烦了。

“她果然是你母亲。”一样的有手段,一样的心黑手辣,阴起人来眼也不眨。

凤轻尘能想到文渊先生的担心,就不能想到他也会担心嘛,他会比文渊先生更担心。

狡兔三窟,他这样的身体更是要万分小心。这一刻,南陵锦凡为自己早做准备而庆幸。

再说了,就算王锦凌同意,让南陵锦凡这一支重返王家,王锦凌也不一定会放他们走。

“有刺客,有刺客,快,保护殿下。”

“属下参加王爷,千岁千岁千千1;148471591054062岁。”九皇叔的人立马收手,前一秒凶神恶煞,这一刻便一脸惶恐的跪下。

王锦凌知道九皇叔话中未尽的意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微公主离去的方向……

一阵风吹来,树叶飞起来,滑过王七的脸颊,王七气呼呼地将树叶拂去,紧紧地握在手中,没好气的道:“凤轻尘,你是故意的,你趁机敲诈呀!”

这样的氛围九皇叔并不讨厌,他虽无法融入进去,但冷眼旁观却不是什么难事。

太监的脸却更苦了,他倒希望九皇叔下车,这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用遭罪了……1998回城,人生第一莫多情

“日子是人过出来的,我总要对自己好一点。”凤轻尘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穿着夏衫还是很明显的,王锦凌从她肚子上扫了一眼,并没有在多看。

“凤大夫,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双唇发黑,脸色发紫,这是中毒的现象,本官将云家药铺所有的药材都查封了,没有发现药材有问题,而死者家属一口咬定,他们死之前除了吃云家药铺的药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就冲着这一点,赤炼水和郭保济也高看凤轻尘一眼……

今天上午,洛王殿下带着大军,威风凛凛,当众献俘虏,皇宫正是热闹的时候,这个时候朝中的大臣,都在宫里扑皇上的马屁,哪有人关心城门口发生的事。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没有……我就算想取代王族,也不会对战王下手。”六长老坦然地看着七长老。

“不管是谁,有大小姐在,那人都逃不掉。”大长老想到自信满满地凤轻尘,一脸骄傲。

结合今晚所看到的,九皇叔大至能看出,凤离族七位长老的情况。

“大公子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凤姑娘。”得到大公子的承诺,洛王护卫将刀收下,可就在此时,一直闭眼的凤轻尘突然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不待洛王护卫动,凤轻尘就猛得用头,去撞自己身后的护卫。

“你想太多了。”暗卫甲一副过来的语气道:“皇上没有责罚你,不是皇上的脾气变好,而是皇上赏罚分明,这事错不在你,自然不会罚你。”

关键时刻闹肚子,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暗卫甲是不信的……

“当然不是啦,东陵九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如果因为感动我就要嫁给对方,我早就嫁了。”哪里还会等到你,凤轻尘一脸失望的看着九皇叔。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这事一传到皇城,就引起轩然大波,众朝臣、世家一个个给皇上施压,要皇上找到九皇叔,查出真凶。

暄少奇和十八骑万分紧张,生怕这些鬼兵突然放箭,要伤了凤轻尘可就不好。

九皇叔连忙回手,想来又有些气不过,在凤轻尘左侧头顶上轻敲了一下:“笨蛋,痛要说出来。”

九皇叔加快脚步上前,一把将太医拉开:“伤口怎么这么深。”

说完,不待凤轻尘反应过来,抱1;148471591054062着凤轻尘就跳了下来,然后给马狠狠一剑,那马吃痛,拔足狂奔。

待到他们回过头来,就是想追也不一定追止。

老者心中微惊,看九皇叔的神色,也多了几分凝重,心中暗道,这人可不像豆豆所说的那样,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她可以保证元希的安全,所以才说只是抽血。

新年对九州的百姓来说,是很重要的节日,小事年前解决,大事年前解决不了,也会等到年后再提,任何人都不会在过年时,给对方找不自在。

“九皇叔,是你?”凤轻尘呼吸一窒,双手往下一按,嘭的一声打在地上。

自从西陵天宇腿好后,西陵天宇便不曾提起当起两人年少时的约定,偶尔说到这事,西陵天宇也是不着痕迹的带过,九皇叔怀疑西陵天宇受不了皇位的诱惑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我……”

就算安平公主拿她出气,估计她也只有认了的份,谁让人家是皇上的女儿,她还是关心苏绾好了:“王大人,苏小姐的病情如何?很严重?”

“想办法。你是姑娘家。”左岸这一次是摆明立场,站在豆豆这一边,豆豆找到了组织,更加傲娇了,直接拿下巴看凤轻尘。

“花舫?说这么好听干嘛,不就是青楼嘛。”凤轻尘嘴角抽了抽,虽然相信九皇叔,可听到对方去青楼,还带一身香味回来,不满那是肯定的。

“没有,这个丫鬟被人打捞上来时,嗯……身无寸缕。”

对方是在警告她吗?

婉音就是她的下场?

用这种方式警告,未免太过了。

冷静理智的凤轻尘,身手虽比不上九皇叔,但却比一般人灵敏多了,只不过她在九皇叔面前,极少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今天算是一个进步。

凤轻尘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想着被王锦凌半骗半哄走的荷包,凤轻尘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蓝九卿,他到底是哪国人?

太子、东陵子洛、元希先生和西陵天磊,周围站满了亮起大刀的侍卫,一个个如临大敌,看到凤轻尘出现,直接拿刀尖对准她,不准她往前。

“奇怪吗?本宫不觉得,本宫不过这么一问,凤小姐怎么就这么大的反应?这是心虚吗?”西陵天磊轻敲桌面,借此也排解心中的不安。

夜叶进去很久了,到现在还不见人出来,看样子苏绾那里遇到的麻烦很大。

“心虚?磊太子这话说得真好玩,就算要心虚也不是我心虚,别忘了,我在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改在兽苑,直到太子说出比试的规则,我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是怎么回事,我毫无准备而来,所用之物皆是宫中所准备的,哦……忘了,我的长枪还在这里呢,可惜,没沾到血。”凤轻尘暗指苏绾准备充分,显然是早就知道比试的规则,而只了解规则的人,才能利用规则。

“是吗?那昨天晚上凤小姐你在哪?”凤轻尘的西区小院,经过上一次刺客事件后,守卫森严,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元希先生明知顾问。”凤轻尘抬头,大大方方,已不见娇羞,这倒把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给糊涂了。

“报……”一着轻甲的侍卫,没命的往前跑,老远就高喊了起来。

并一再强调,因为凤离王的失踪,凤离族如同一盘散沙,几十年过去了,凤离族不仅没有走出雪山,势力反倒越来越弱了,凤离族需要狼族的支持,再创当年盛世。

凤离清歌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诧异,点了点头,便对狼主与御尤说道:“是不是她来了?你们见过她了?”

蜥蜴人略有几分歉意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和九皇叔却不在意:“我们今晚先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找剑。”

难道,她要把钻研医术这种事,寄托到下一代手里吗?

她师姐出身那么好,也没有见着娇滴滴的,反倒和男人一样,成天对着尸体,下刀超利索。

孙思行惊了一跳,他正用镊子夹着棉花,将伤口处的血水吸净,苏文清这么一吓,镊子直接戳到凤轻尘伤口,凤轻尘痛得一颤,吓得孙思行将镊子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