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商后:第30章:束手无措

农门商后 作者: 不喝酒

沈傲正『色』道:“微臣不明白,陛下为何要处置他,人之初『性』本善,可是到了后来,受了利诱才变坏了,陛下若是不信鬼神,又岂会有人来招摇撞骗,这些话,微臣本不该说,可是陛下待微臣近如子侄,微臣就在想,若是连微臣都不说,别人就更不会说了,所以微臣以为,陛下不该惩处这个骗子,却应该重赏他。”

果儿是江炳的小名,这一听,立即循目看去,手中刚刚端起的茶盏扑通一下落在了地上:“你……王爷……你怎么来了杭州?难道是陛下叫你来的?”

杨戬颌首点了点头,沈傲听罢,在一旁道:“神仙?哇,你们等等,我要先回去一趟。”

老道道:“个中详情,贫道也不甚清楚,不若这样,就让贫道神游一番,去问问我的师兄如何!”说罢,盘膝入定,整个人犹如僵住一般,双唇微微颤动,仿佛在与人对话,却又像是在念咒语,足足过了一炷香,他才大汗淋漓地张开眼眸,气喘吁吁地道:“缘由找到了,太后遇了小劫,不过也不必打紧,太后自有上天庇佑,过几日就好了。”

赵宗瞪眼睛:“我……我是……”

所谓钦差,其实就是造作局奉旨搜集奇珍异宝的名目,造作局的份量并不重,可是在皇帝的心目中却是最为重要,谁要是敢阻挠造作局办公,这个罪名可是不小。

“我爹就说,钱我们没有带,要钱,就去找转运使江炳去要!”

这个题目还真不简单,须知山水画最重要的是打底,单这打底就不止百笔,更何况画的是闹市,笔画太少,很难勾勒出那热闹非凡的情景。

这种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反对权威,因而故意要向官员挑衅,他们大多都有背景,倒也不怕一个县尉,所以才会如此放肆。

这一句话自是讽刺昼青,昼青却哈哈一笑,旁若无人地道:“还是沈老弟知我。”

那魁梧刺客见沈傲如此合作,居然还满是关心地提点自己,愕然地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要帮我们。”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如同听书一般,只是昼青倒霉,却没几个人为他着急的,就是程辉,也只是道:“沈兄,既然如此,我们应当立即派艘小船登岸寻就近的府衙,叫他们搜捕,沈兄还记得那两个刺客的体貌吗?”

狄桑儿想了想,道:“我再想想。”

唐严只好道:“那便叫她来,我有几句话要嘱咐她。”

“陛下怎的来了?”殿外传来杨戬的声音,不消说,这是杨戬在宫外给沈傲通风报信了,他故意扯高了声音,便是要叫里头的沈傲做好准备。

沈傲笑了笑:“不知道,这一次殿试至关重要啊。”说着上了马车,这一句话一语双关,刘胜自然不明白,可是沈傲心里却再明白不过,眼下殿试的成败不再关乎着他一人的荣辱,更关乎到了整个国策的走向,所谓的问策,并没有唯一的答案,这个答案,只存在于皇帝的心中,若是赵佶认同联金,那么几个要求北伐的进士自然会被提点为第一,若是认同观望,程辉就能拔得头筹,自己要做这个状元,除非赵佶能够采纳自己的意见,左右权衡,认为自己的对策最好。

对这个程辉,沈傲接触不多,只是看此人生得玉树临风,平时的穿着虽然朴素,可是举止之间,却有几分君子之气。这个人也不知怎么的,年轻轻就养成了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有一种让人礼敬的气质。

天还未亮,无数盏灯便点亮起来,街上卖炊饼的货郎及早起来沿街叫卖,那些考生出了客栈,手里拿着催饼,急促促地去各衙门的圣谕亭等候放榜,虽是晨风习习,秋高气爽,许多人皆都捏了一把的汗。

这几日,赵佶的心情极好,偶尔有试卷送来,他品评一番,或打回去,或圈点一番,只是再难遇到像沈傲那般出奇制胜,如程辉一样平稳又出众的好卷了,人就是这样,一旦看的好东西多了,这眼界自也高了几分,看了一些优秀的试卷,便忍不住拿那二人的卷子来对比,这一比,便觉得这些试卷虽然花团锦簇,却总是少了一些东西。

其实但凡爱好古玩的人,体会的还是获得古玩的过程,若是太轻易得到,反倒失了几分乐趣,还是自己来淘,更合胃口。

别的经义,都是以破题作为全文的主旨,而这篇经义则是反其道而行,破题惊世骇俗,承题时再峰回路转,叫人忍不住为作者的敏捷思维而叫好。只有最后一句,却是画龙点睛之笔,将千百年来读书人所追求的世界大同阐述出来,令人为之肃然起敬。

周正指了指房梁,道:“官家!”

沈傲不客气地坐下,道:“想必陛下现在的心情定是很不好,微臣也知道,这对陛下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可是报仇与我大宋的利益相比,孰轻孰重?我想以陛下的智慧,一定能明辨是非。况且辽人与我大宋主要的仇怨,便在那燕云十六州,微臣倒是有一个主意,或许可将幽云十六州唾手可得。”

沈傲嘿嘿一笑:“若儿不要破坏气氛好吗?你看这天上,星亮点点,何必要计较它是星辰还是灯火?”

周若羞怯的咬了咬唇,作势不去理他。

周若绷着的脸忍俊不禁的扑哧一笑:“你现在才知道会有人说闲话,方才却为什么这样大胆?”

他这冒冒失失的一下,将周若拉回神来,吓了一跳,虽是弟弟,却哪有这样冒失翻人家窗户的,若是自己在睡觉或是更衣……周若心里不知该是什么滋味,气呼呼的道:“你胡闹什么,快走。”

夫人想不到沈傲竟如此开门见山,一时愕然,喃喃道:“许配若儿给你……这……我还要想想,还要与你姨父商量,商量……这……”她虽早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听了沈傲的话,还是心『乱』如麻起来。

沈傲将受惊的狄桑儿叫来,对狄桑儿问道:“在五楼的供房里,那些酒具祭祀时一共用了几种酒?”

沈傲道:“这西王母国,便是马特人,马特人尊女『性』为尊,女尊男卑,君王由女『性』担任,这西王母,应当就是马特女王,陛下,请再叫人寻《穆天子传》来。”

沈傲便又问他:“那么你临走时,那件酒具还在那里吗?”

沈傲与赵佶又对视一眼,赵佶的眼眸中有一种寻出真相的激动,低声对沈傲道:“沈兄,依我看,那曾盼儿的嫌疑最大,他非但有能力从酒具中辨出真品,而且昨天夜里又突然醒来,只怕是正打算行窃,恰好撞到了这刘慧敏,因而故意说是去解手的。”

曾盼儿面如土『色』,道:“学……学生是读书人,岂会做苟且之事……学生……学生……”他抬起眸,想要辩解,脸『色』很难看。

晋王邀沈傲去看了一次,对手是永安坊的一个球社,据说这球社的水平不低,上一年取得了中赛的资格,因此晋王对这场蹴鞠赛尤为关注。

怪人脸『色』缓和了一些,拿起钱引数了数,数目没有错,松了口气,将包袱解开,一件漆制的酒器出现在诸人的眼帘,狄桑儿身手最快,探着头左看看,右看看,随即托腮道:“这当真是汉时宫廷的酒具?不会是赝品吧?”

看了这怪人一眼,沈傲随即明白,此人应当是个盗墓贼,不知盗了哪家的墓,急于将墓中的古物脱手,因而才如此贱卖,沈傲又看了这酒具一眼,眼眸中生出一丝疑窦,只是一闪即逝,便笑呵呵地退到一边去。

此时雨已歇下,地上湿漉漉的,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这后园种了不少不知名的花儿,在晚风轻快摇曳,沈傲踩过去,看到这空旷之处恰好有个孤零零的茅屋,走进去解了手,正要出来,却听到外面有人道:“小『奶』『奶』,来者是客,怎么能给他们下『药』?况且他们都是学生,真要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小『奶』『奶』,你听我一句劝,就不要胡闹了。”

沈傲在茅厕里,一时不好出去,听到那丫头低不可闻地冷哼一声,道:“我就要胡闹,不让你知道。”

沈傲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你当我是猪啊,就算是猪,至于蠢到走到你边上去伸脸挨打吗?她这是在侮辱本公子的智商,实在不可原谅。

沈傲将手卷成喇叭状:“非礼啊……”

冒着雨,一大群人哗啦啦地到了入仙酒楼;入仙酒楼占地不小,位置处在三衙的侧街,也是很热闹的地方,上下五层,在雨中显得雄伟极了,众人吆喝着进去,扫眼一望,酒客不少,其中更有几个穿着禁军服饰的人默默喝酒,见了沈傲等人,都不由地皱起眉。

“沈大爷,你还真应该客气一点。”王茗心里暗暗祝祷,『摸』了『摸』钱袋子。

赵佶在文景阁里,因是下雨,天气转寒了一些,阁里燃起了一个炭盆儿,一个小内侍正拿着火钳子撩拨催火。几支宫灯阁中照的通亮,赵佶心不在焉地半卧在塌,随手翻弄着最新的一期邃雅周刊。

内侍道:“正在正德门外等候。”

局势还未明朗,沈傲倒是很有兴趣看看,推波助澜之人,到底是谁?

沈傲呼吸着雨水带来的清新空气,带着几分干涩的淡笑道:“不管是王黼还有学生,甚至是参与了此事的文武官员,他们所有的言行都落入了蔡京的计算,吴兄还不明白吗?你早已做了蔡京的马前卒了。”

沈傲道:“那上高侯得罪了国使,又该怎么办?”

刘文急匆匆地来禀,道:“表少爷,礼部尚书杨真、礼部主客郎中吴文彩求见。”

可是得来的消息大多较为零散,说来说去,还是绕到了这沈傲身上。

沈傲冷笑:“我还道先生姓耶律呢,原来还知道自己姓汪。”

杨真道:“已经让人去叫了,立即就到,契丹人叫我们交出肇事凶手,哎,别人倒也罢了,上高侯是断不能交出去的。”

身畔的武士亦是个个虎背熊腰,犹如磬石。

他虽是眉飞『色』舞,可是眼眸的深处,却有一股淡淡忧虑,不时地撇向北方。

到了山腰,有阁楼、凉亭,天『色』还早,雾气还未散去,薄雾笼罩着阁楼,仿佛置身于仙境,杨戬远远看到他,笑『吟』『吟』地打招呼:“沈学士,快来,官家正等着你呢。”

沈傲灵机一动,道:“陛下,万岁山毕竟是假山,看上去有无数奇石怪木堆叠,但比起真正的名川来,还是差之万里啊!”

“哦?”赵佶不由地笑了起来,道:“你说的这些话,朕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朕的万岁山收集了天下的奇珍异宝,为何比不得名川大山?”

沈傲道:“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天子亲军?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殿前司倒也恰当,殿前司掌管宫禁,拱卫内城,是保护皇帝的最后一道屏障,三衙之中,殿前司最为显赫。

沈傲很无辜地道:“我也不知道,也不知皇上发了什么疯,突然要赐婚!姨母,我的心思很简单的,现在一心就想用功读书,成婚的事连想都不曾想过。”

其实这宴客的事前几日就已经开始筹备,反而越是到了临近的时刻一下子显得空闲下来。夫人在佛堂中喝茶,周若在旁陪着聊天,至于周恒,早已去殿前司候命了。

这些话,本来他一直埋在心里,今日倒是全部抖落出来,从前遇到事,一向是他自己解决,可是这些儿女情长的家庭琐事,令他犯了难;他前世是大盗,在与人斡旋时诡计多端,拥有超高的技艺,可也是孤儿,并没有拥有过真正的家庭生活,在这方面经验不足,此时当着赵佶的面说出,是有点求助的意思。

唐严方才那副样子,本是要表现出几分矜持,莫要让沈傲看轻了自己的女儿,因此才犹犹豫豫,作出一副要沈傲求他嫁女的姿态。

唐夫人朝唐茉儿努努嘴,要问唐茉儿的意思。

唐茉儿的话外音已是不言而喻,唐严立即站起来道:“沈傲,我送你一程。”

就在不久前,唐家的厢房里一只小窗悄悄地推开一线,唐茉儿往外偷偷地看了一会,一旁的唐夫人低声道:“我的小祖宗,哪有人看男方来提亲的,这要是让人看见了,不知要怎么取笑呢,你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最忌讳不守规矩的,到时候又不知要吵闹到什么时候。”

杨戬听罢,显得有些慌,他是第一次做长辈主持这种事儿,忙叫人来交待道:“待会沈傲来了,记得叫姑爷,都记住了吗?”

沈傲出来,又翻身上马,赶赴邃雅山房去。

唐夫人冷声道:“如何是好!眼下当务之急,当然是和沈傲说个明白,叫他立即上门来提亲!”

“对,对……”唐严醒悟过来,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趁着消息未传开,得赶快将此事办成,否则流言蜚语传出去可就晚了,点着头向唐夫人道:“夫人,你去和他说。”

“我说?”唐夫人双手叉腰:“你是他的师长,自该你去说,老不死的东西,你是当真不想当这个家了啊?”

唐严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道:“既是如此,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及早下聘,聘礼也不必贵重,就按着寻常人家来办,下了聘,我们再商量个黄道吉日完婚。”

官家几次召他入宫去踢蹴鞠,都曾言及此人,还有祈国公、卫郡公、杨戬杨公公,这三个哪一个都不是轻易能惹的,就是少宰王黼都吃了他的亏,这个人,不可小视啊!

家人见他随口问来,心里松了口气,道:“我家衙内,平时都喜欢养些花鸟,偶尔上街走走,若是看到乞丐、流民,还会拿出点儿钱来打发,见了大姑娘,莫说是去调戏,就是一不小心挨着,脸蛋儿都会红呢,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高家的规矩很严的。”

沈傲将袋子往高进手上送去,高进伸手要接,到了半空,沈傲的手突然一松,袋子落地,许多杂碎的小玩意儿洒落下来。

高进戴上了玉佩,顿时又眉飞『色』舞起来,哈哈笑道:“爹,这真是官家的玉佩吗?好极了,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打我,谁敢打我,便是欺君,哈哈……”他大笑起来,挑衅似地走到沈傲的不远处:“沈傲,你方才不是打我吗?来,再打我一次啊,来啊……”虽是如此,却也不敢太靠近沈傲,只是叉着腰,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高俅冷声道:“官家亲赐的玉佩正戴在我儿身上,你动手打他,就是无君无父!”

高俅听完沈傲的这番歪理,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沈傲的解释,却又合情合理,高俅带着满肚子的怒火恶狠狠地看着沈傲道:“沈傲,算你今日油嘴滑舌,哼,走……”

可是若是予以否决,沈傲又该怎么办?她心中七上八下,眼看到推官也加入『逼』问,心下一横,脸『色』波澜不惊,现出些许端庄之『色』,道:“是,小女是沈公子的未婚妻子,今日我要回家,高衙内带着许多帮闲尾随其后,我心中害怕,恰好遇到我家未婚夫君在街角等我,等我迎过去,后头的高衙内便冲上来和我夫君起了冲突,我家夫君气不过,方是有了今日之事,请大人明察秋毫。”

他掰住太岁爷爷的手腕,轻轻一扭,太岁爷爷几乎要痛得昏死过去,沈傲又是一巴掌下去,将他打得啪啪作响,太岁爷爷痛得冒了一身的冷汗,看到沈傲突然松开口,扯住他的衣襟将他半提着起来,问:“喂,小子,你的家奴好像很嚣张。”

公子哥又是吓得脸『色』苍白,连忙道:“我……我……好汉饶命……”

见这家伙如一滩泥地软下,沈傲鄙夷一笑,刚好看到其中一个家丁悄悄离开,想必是叫人去了;他倒是一点都不怕,穿越了这么久,他总结了许多经验,其中一条便是事情一定不要怕闹大,闹得越大,才好收场。

眼见家丁们不敢过来,暂时可以保住自己和唐茉儿的平安,沈傲打了个哈哈,看了下天『色』,时间已经不早,便朝那公子哥问:“你是谁?为什么敢欺负我家娘子。”

魏虞侯忙道:“谢大人提携。”这一句提携,却全不是这么回事,虽是提携,可是言外之意却是自己若是能保证衙内的安全,格杀了这胆大包天的秀才,提携便十拿九稳了;可若是事情半砸,后果便不堪设想。

“沈公子洪福齐天,学富五车,连中四元,今古未有,这是传世佳话……”

小公公更是恭谨的行礼,道:“我家王妃叫我来问候夫人一句,说是王府与公府是有姻亲的,夫人的贤名我家王妃早就听说过,若是夫人又空闲,可去王府坐一坐,与王妃拉拉家常,看看王府后园里的花儿。”

这句话不由自主地说出来,让回神过来的夫人不禁懊恼地皱了一下俏眉:“瞧我胡说什么。”接着便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想:“方才若儿看他的眼神儿有些不同,莫非……”夫人抿着嘴,一时也慌了主意,沈傲这副打扮,再加上他的才干,若是少女儿不动心,却是假的,只是若儿真的喜欢了这个表哥,又当如何?她心里『乱』『乱』的,一时没了主意。

“吓,若沈傲真的中了四场,这朝廷该封他多大的官儿啊。”夫人捂着胸口,焦灼不安,且惊且喜,既怕被人骗了,又觉得这不是空『穴』来风。

正说着,外头传来刘文的嘶喊声:“来了,来了,杨公公来了,杨公公来报喜了……”第三百四十章:旗开得胜

一旁的赵紫蘅道:“父王,你就不要为他担心了,他什么事都懂的,跟他作对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这一句话倒不是赵紫蘅胡说,赵紫蘅对沈傲的厉害手腕可是深有体会;她本是言不经心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

果然,到了下半场,吴教头队的鞠客的体力开始流失,而范志毅等人越战越勇,相互配合也越加熟练,虽然吴教头布置了一人专门紧盯李铁,却仍是兵败如山倒,一个球一个球地失分,待一场比赛完结,比分竟到了14比11,沈傲大胜!

吴教头的气焰被打消,再也不敢小视沈傲,与沈傲攀谈一番,询问沈傲的训练方法。沈傲也不保留,将肚子里的货尽数搬出来。吴教头苦笑道:“原来沈公子的训练和战术竟是这样简单。”

沈傲这才发现,这个时代的鞠客,还真没有团结协作的观念,虽然蹴鞠场上的阵列不少,可是成员之间,大多数情况之下还是各顾各的,这样的打法虽然激烈,更具观赏『性』,也能令厉害的鞠客大出风头,可若是要赢得比赛,是指望不上了。

赵宗不禁地想,这个家伙三天两头见不到人,竟然就有了把握?莫不是诳我吧?随即又是释然,反正比赛就要开始,他到底是藏着绝招,还是虚张声势,到时比赛完就能揭晓结果了,那时一切就好办了。

沈傲心里有点发虚,王爷太热情了,热情得过份,等下王爷看了队服,会不会忍不住掐死他?汗,好危险,等下得和王爷保持一段距离。

“这和打名声又有什么关系?”赵宗气呼呼地道。

赵宗道:“你能打赢比赛?”

放下食盒,沈傲先交上这两日作的经义文章,陈济看了看,皱眉道:“这几日都没有看书吗?”

沈傲先是回答她第一个问题,道:“大清早到处『乱』跑的恰恰是你。”接着才是回答赵紫蘅的第二个问题:“今日我有事要来见晋王,郡主,只怕不能作陪了。”

沈傲也不理赵紫蘅,正要进去,赵紫蘅突然从马车里掀开窗帘,叫唤一声:“喂,你这人真是没良心!”说罢,窗帘放下,便听到赵紫蘅在车厢里催促车夫:“快走,快走……”

空定、空静二人将沈傲和鞠客们迎入茶房,拿出茶点来招待,空定的气『色』显得很差,将沈傲叫到一边,道:“沈公子据说要收留小虎?”

定空含笑道:“这个比喻倒是颇有意思,那么沈公子以为自己的画能价值几何呢。”

范志毅苦着脸道:“这摆明的事,公子连蹴鞠的规矩都不懂,如何教导我们练习蹴鞠?吴教头乃是汴京知名的蹴鞠教头,公子岂是他的对手。”

“来人,将朕收藏的珍物呈上。”赵佶显得兴致勃勃,金口一开,两个内侍早已做好准备,从侧殿抬出一方长方形的瓶状物体。

可以想见,当时的中山武公羡慕中原文化,在建国之后,趁着和平时机,开始着手治理国家,并且将中山国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盛,他为了效仿中原各诸侯国,也开始发动人力物力,建立礼器,以彰显自己身份,而这件铜觥,便是当时中山国礼器中的一种。

沈傲和杨戬到了贤妃的寝宫,这后庭之中规矩不少,就是嫔妃也有不同的等级,最显赫的自是正宫的皇后娘娘,再下一级便是四夫人,分别是贵、贤、德、淑四妃,其余的大多才人、美人、婕妤、昭仪、昭容、修媛、修仪、修容之类,名号数不胜数。

沈傲一听,顿时羞愧得不说话了,古装戏说电视剧害死人啊,脸儿差点丢大了。

安宁道:“沈公子为何惊叹?”

赵佶心中不由地想,他既不答,那定是因为没有老师教导了,自己揣摩领悟,莫非也能达到这般的境界吗?心中惊骇莫名,陷入深思,随即坐回御案,教人将书试的卷子收上来,逐一看过去,却一直打不起精神,与沈傲的行书诗词一比,这些答卷在赵佶眼中连粪土都不如,只是看到蔡伦的试卷时,忍不住带着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意朝蔡伦望了一眼,随即又草草掠过。

不过到了泼墨法演化到了后世,掌握布局的技巧逐渐开始掌握,沈傲在前世无所事事时,喜欢用泼墨法来作画,既融汇了各代的泼墨技巧,自己融会贯通,也练就了自己的心得。

赵佶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幅梅花图,忍不住地又道一句:“不错!”便旋身回到御案前坐下。

赵佶缓缓将赵伯骕的画放置一边,重新审视起沈傲的梅花图来。宋人画梅,大都疏枝浅蕊。因此先前的几幅梅花图大多也采取的是这种画法,枝干之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点梅花绽放,这样的好处在于能够使梅花在画中更加鲜明出众。不过沈傲的梅花图却是反其道而行,画中的枝桠上繁花似锦,千丛万簇,若人一看,倍觉风神绰约,珠胎隐现。

沈傲仿佛进入忘我的境界,手中的画笔时起时落,或轻或重,人与笔,仿佛合而为一,再也分离不开,笔尖下落,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无比的庄重肃然,浑身的肌肉变成了一座山峦,雄浑无比。笔尖提起,脸上的表情渐渐舒缓,嘴角带着微笑,全身的肌肉顿时松懈,似乎连骨骼都要随之散开一般。他的眼睛却永远是精神奕奕,从未离开画纸,咄咄『逼』人的眸光,如锥入囊。第二百二十六章:殿试(二)

奉礼郎的话音刚落,又有几人出班道:“臣等附议,吴大人说得不错,若是一人可连报数科,将来考生蜂拥而至,难保应试之人良莠不齐,造成朝廷选才不便,请陛下剥夺沈贡生三科贡生之衔。”

沈傲正要上车,回头一看来人,应该是王府的下人,便问:“不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晋王正『色』道:“还有什么好疑虑的,你做了副教头,本王每月给你百贯月钱如何?”

晋王立马拍案而起,悲愤地道:“爱妃说得不错,本王深以为然,遂雅这名儿正切合本王的心意,从即日起,神风社便改名为遂雅社了。”

沈傲道:“这件事就交给学生去办,这社服便由邃雅山房独家赞助吧!”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场景,在绿茵场上,一个个虎背熊腰的鞠客在万众瞩目中『露』出矫健的身姿,漆黑的队服后,却是这么几行大字:“邃雅山房好啊,真的好!”“遂雅周刊,享受每一个清晨。”“遂雅诗册,读书人都选它!”

那一边长廊灯笼隐约移近,便听到碎步的细微声徐徐而来,来人是周若,周若显是一夜未睡,眼眸下留着一道儿黑影,在黯淡的光线下若隐若现,她盈盈地走到沈傲的跟前,低声道:“表哥,母亲问你是否准备要启程了。”

“嗯……”蓁蓁幽幽地应了一声,而后低声道:“再让奴家弹奏一曲,就当是为沈君送行,愿他一鸣惊人,高中榜首。”

邃雅山房施粥,一时忙不过来,唐茉儿本就在家中闲得紧,便觉得这施粥既是善举,因而征得了唐严的同意,去了邃雅山房帮忙。她比春儿痴长几岁,又端庄大方,很快便和春儿熟络了,渐渐地,自是无话不谈。

“果然是病了!”沈傲叹了口气,眼前的名贵牡丹,却如一名病态丛生的倾国佳人,在春风中微微摇曳,令人情不自禁地生出疼惜之情。

花匠不屑地看着沈傲,道:“我只听说过雨水浇灌花草,却从未听说过下了雨会令花儿生病的。”

若是在后世,只需建立一个大棚,用透明的胶布将花儿围起来即可;可是在这个时代,到哪里去找透明的塑料胶去?沈傲一时为难,陷入思索。

先抑后扬,这个晋王不傻啊!沈傲呵呵一笑,道:“王爷请说。”

吴三儿将沈傲的话记下,连连点头,道:“周刊的事,我会交代人办好,一定写得花团锦簇一些,不会出错漏的。”

天尊、清虚等人俱都大惊失『色』,心中不禁地想:“莫不是已经东窗事发?”这一想,便是骇然,须知招摇撞骗倒是没有什么,可是打着赈济的旗号招摇撞骗却是死罪,天尊来不及多想,大呼一声:“快逃。”

“沈公子,到了,我这便进去禀报。”邓主事匆匆进去,过了一会儿,便又出来,道:“沈公子请。”

晋王妃颌首点头道:“是啊,沈公子,方才是我太匆忙了一些,早就听说沈傲非但书读得好,还精通各种杂学,便想教沈公子去看看我那花儿到底得的是什么症,为何转眼之间便俱都枯黄了。”

那天尊面前的炭盆儿火光微弱,炭火将近,只有一片通红,却连火苗都不曾蹿出。沈傲盘膝坐下,高声道:“疾!”

沈傲风淡云清,一脸淡泊状:“我看兄台生龙活虎,又未断臂残肢,却不知是来治的什么病?”

沈傲满是大惊:“施主说什么,能否大声说一遍。”

“哎,好一对古道心肠的仙长,好一对情深义重的师兄弟。”众人心里唏嘘,随即便有一股恶臭传来,却是许多人端着一碗碗粪便来了,无数人皱起了眉头,可是很快,又有人的眉头舒展,心里暗暗道:“这是救治天尊仙长的灵『药』,就是臭一些又有何妨?”于是深深一吸,纷纷默念:“好深沉的『药』香,无量功德啊。”

邓虞侯接过了钱引,揣入怀中,脸上却是乐开了花,他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这一趟当真是发财了,拍着胸脯道:“沈公子讲义气,弟兄们佩服的紧,往后有什么用的上殿前司诸位兄弟的地方,沈公子一句话,我们赴汤蹈火。”

天尊挥挥手,眼眸却仿佛冲破了天穹,道:“不必再说了,请人过来。”

被他按着的残障百姓抬眸,期期艾艾地道:“天尊如何知道小的的贱名?”

沈傲淡淡地摇摇头:“看看再说。”

众人明白了,原来天尊身体有损,急需童男童女去帮助治伤,奉上去过几日就能送回,非但如此,还对童男童女的身体有益!

沈傲便排众往天尊方向冲过去,距离天尊不远的地方,便被几个信徒拦住,沈傲对这几个信徒道:“在下想见天尊一面,不知几位能否行个方便?”

那清虚微微颌首点头,信徒又回来,对沈傲道:“请公子进去吧,莫要冲撞了天尊。”

小二笑呵呵地道:“两壶庐山云雾共是一贯,除此之外还有千层蜜饯糕四牒、糖蒸酥酪两牒、玫瑰酥一碟、梅花香饼一碟,是七百三十二文钱,再加上厢房的费用,公子,一共是一千八百三十二文,这零头便算了,只需一千八百文钱。”

沈傲呵呵一笑:“原来是六儿啊,你不是在山坊里主持吗?怎么又到了这里?”

沈傲却不知春儿有如此干练,心里倒颇有些心疼,女儿家家的,却要『操』持这么大的生意,她一切的辛苦,岂不是为了自己吗?

“嗯?”沈傲微笑地看着杨夫人道:“杨夫人有什么吩咐?”

小二带着众人到了一间厢房茶座,厢房很有特『色』,细小的格子门、细小的格子窗一排打开,正对着庙会。墙壁四周有大半圈都是用格子做的古董架,上面摆放着一些陶瓷瓦罐,在包厢正中,有一张长长的梨花木方桌,围绕着方桌摆放着六张黄花梨制作的椅子,使得整个房间都洋溢着古朴风格。

从这里的窗户看去,便可以看到远处街角处的庙会场所,那里一座大庙高有六七丈,明三层,暗三层,看上去雄伟壮阔,富丽堂皇。庙前的广场上更是人群入织,货郎小贩穿梭其间,各种艺人表演杂耍百戏,山车旱船、走索带杆、吞刀吐火、热闹非常,无数人头攒动,彼此吆喝声竟可以传到茶座里来。

众『妇』人都是踟蹰不语,沈傲大大咧咧地点了如此好茶和杨夫人的为难,她们岂会不知?皆都有些心里不安起来,心里都在想:“他们二人较上了劲,不知待会该如何收场,哎,但愿杨夫人带了两贯的钱引出来,否则这许多人就是东拼西凑,只怕也不够会帐的。”第二百一十四章:庙会

唐夫人喋喋不休的又道:“过几日你就要殿试,事关你的前程,你莫要大意了。”

沈傲应下来,在这里用过了饭,便又回公府去,殿试越来越近,他正想趁机散散心,庙会他从未体验过,倒是兴致盎然。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