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商后:第18章:赤县神州

农门商后 作者: 不喝酒

...

    谢云澜咳嗽了一下,“没有。”

众人都点点头。

谢芳华挑眉,慢慢地收回手,松了车厢的帘幕,坐下身,回看着崔意芝,不置可否,“心情这种东西,的确是时好时坏,时有时无。”

谢芳华不想进宫,嘟起嘴,“听秦钰的做什么?不进宫不行吗?”

谢芳华在门内不吭声。

谢芳华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题外话------

秦浩看了一眼,忽然恼了脸,甩开卢雪莹的手臂,“夫人,你这是做什么第二日就逼着为夫纳妾不成难道你还是喜欢”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皇帝身子蓦地震了震。

谢芳华缓缓伸出手。

皇帝被问得一噎,他不觉得有这样简单,但一时也说不上来,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向英亲王,“王兄,你看这丫头说话怎么如此伶牙俐齿将朕给堵得一愣一愣的。”

郑孝扬眼睛疼到极致,瞳仁放大,实在受不住,不受控制地闭了一下,刚闭上,他立即又睁大。只见秦铮和谢芳华两个人,身子一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秦钰忽然道,“你们两个人走可以,他们两个人要留下。”

听言纳闷地跟着她看向天空,黑漆漆一片,他立即收回视线,见她还在看,不解地问,“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秦铮站在床前顿住脚步,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问,“那张字据你收好了吗?”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当然可以理解成他又被王妃落了脸面,所以心情不好。

r />

几人齐齐点头,向屋子走去。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离

“记住你的话!”秦铮脸色稍霁。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二人转眼间便来到了那间房门口。正巧碰到连衣服也没穿戴整齐便往外急急忙忙跑的宋方。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秦铮进了药铺,径自向内堂走去,那掌柜的立即出来拦阻,当看到秦铮手里的令牌,立即恭谨地请人进去。

秦铮看了程铭一眼,没说话,绕过他离开。

“这丽云庵是不能待了,稍后我们就启程。”大长公主道。

“我带着人查了,老庵主的房屋倒塌,的确是年久失修,大雨连绵之下,承受不住,塌了。另外,芳华也查了老庵主的尸体,是被房屋砸死的。”大长公主不欲再多说,摆摆手,“你吩咐人赶紧去收拾,咱们这就下山回府。”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谢芳华恭敬地起身送她,因为她看到孟棋掐着点来了落梅居。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谢云澜看着她,“没有几步路!你实在困乏,到了房间后可以好好睡一觉。”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题外话------

明夫人看着谢伊,已经说了多少遍,她执意不改,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她险些被许大夫害了这条命,如今想来才有些后怕,人生短短几十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沉船了。既然她女儿已经长大了,要执意走她想走的路,也就由她去吧。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秦钰。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我的女人我自然会管。”秦铮拉着谢芳华坐下身,看着秦钰身上的衣服,衣领露了一道边,他敏锐地问,“内衫也是”

秦钰眼皮跳了一下,“哦”了一声。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是。”翠荷垂首。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这时,英亲王和秦浩从外面匆匆走了回来,一眼见到正院立满了人,门口横躺在七孔流血惨死的翠荷,齐齐面色一变,急急走进屋。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掌柜的立即对金燕感激地笑,连忙道,“咱们这店铺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一直承蒙宫里的娘娘们和各府的夫人们厚爱。您和芳华小姐、金燕郡主看中什么,随便挑选,我都算您们七成。”

那掌柜的闻言点点头,去了后屋,不多时,他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精致的匣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支男士式样的簪子,他道,“据巧手师傅说,是发现了一块好玉,他为了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材料,想来想去,便选了做一对簪钗。”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公子,属下迫于无奈,您不能出事儿啊!”赵柯端着碗的手颤抖。

    这几天,关于云澜的各种猜测满天飞雨,嗯……她是芳华心中不一样的存在……你们猜对了没有?o(n_n)o~ ~     这么惨烈的场景,我得多虐自己才能搬出来。亲爱的们,积攒到票票的不要留着了啊,我也是蛮拼的在昏天暗地里码存稿~ ~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金燕盯着她,“我自小爱慕钰表哥,对他一言一行,一个表情,都观察入微。多年下来,哪怕他坐在那里不说话,我都能知道他心情是好还是坏。他不喜欢我,这是事实,无论我做什么,都更改不了,若非荥阳郑氏真有问题,他听说我的婚事儿后怕是巴不得的把我推出去。”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进来!”秦钰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承蒙皇上和太子厚爱”忠勇侯胡子翘了翘,直接问,“太子是来接华丫头入宫”

谢云澜没立即出去,留在了画堂,显然是要有话要和谢芳华说,谢芳华正好也有话跟他说reads;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她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可是放弃不了。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英亲王妃等人齐齐一怔,卢雪莹喜欢秦铮的事情她们自然都知道,都不由看向他猜测。

英亲王妃被他两句话将气怒打消了,闻得最后一句话“噗嗤”笑了,伸手点点秦铮额头,对几位夫人说道,“你们看看,他帮大哥娶妻子,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进了里屋,果然见地上摆着一口大箱子。

...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谢芳华透过红色的帷幔,见他身姿秀雅地站在窗前,满室红色,映着透进来的阳光,他美好得令人炫目。这就是她的丈夫呢……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刚要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忽然又顿住,理直气壮地看着他,“没看够怎么样?”

秦铮又呆了一下。

谢芳华咬唇。

“爷的地盘,想如何就如何。”秦铮说着,但还是将谢芳华抱起,向屋里走去。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不多时,侍画推开门进来,小声说,“小姐,皇后娘娘来咱们府中了,说是听说您身体不适,亲自前来府中探望您。王妃迎了出去,没进正院,直接向咱们落梅居来了。”“我也没有,时间还短,如今诊不出来。”谢芳

她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很踏实,她僵硬的身子放软,微微偏头,将脸埋在他怀里。

她选择的是他

赞礼官又喊了一声“起”,二人起身,他又高喊,“三拜……”

“就是,一会儿送回去新娘子,出来陪我们喝酒”宋方也喊了一声。

满堂宾客说笑喧闹中,秦钰沉着脸,一言未发。

秦铮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一切不解释……

须臾,月娘带来的那一拨人齐齐听话地住了手,退了回来。

这一声清淡,声音不高,却穿透了过去。

谢芳华心里微微露出讶异,见那些人打在一处,似乎打红了眼,不可开交。她蹙了蹙眉,淡淡喊了一声,“住手!”

“四皇子抬举了!一支发簪伤人不算什么,四皇子心口受了重伤,不卧床躺着,这么快就能外出走动,才是让人佩服。”谢芳华目光落在他心口处,衣物遮掩,她不知道他的伤口什么样了。以她的猜测,他今日不该起来,应该卧床才对。她给他那一刀虽然不深,但也不浅,用最好的药,最少也要三五日才能愈合。

这个时节,春雨下起来,伴随着春风,外面都有着清清冷冷的凉意。但是这一处洼谷却在春雨中有着丝丝的暖意,并没有多少风丝。

秦铮接过圣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谢芳华咬住唇瓣。

“世子都已经安排好了,晚膳就摆在后花园的观景阁里,那里温暖,而

谢芳华点点头,人家给她做脸,她到底也不是不懂事儿的无知少女,这个情自然要领。

谢墨含自然不能如那三人一样,不给英亲王面子,说走就走,他含笑上前,温和地一礼,“王爷,里面请!”

不得不说,这一番背地里的筹谋也是可见一斑的。做得很是隐秘。

“来人,将王财带下去,严加看管!”皇帝对外面吩咐。

“皇叔,以前您对侄儿可是大度宽容的,可是如今呢,侄儿想娶个媳妇儿,你都给我设障碍要我苦等三年。我心里一直不舒服,所以,也不想让您舒服了。若是您不想侄儿这样下去,那么,可以改口让我们提前大婚!”秦铮道。

“如今还没有人来禀告,看来是还没找到无忘的尸首。”英亲王妃道,“折腾了这么半响,到也不是全无所获,至少知道身上配有墨珠的人搀和了进来,另外还有一个谢氏长房。”

左右相点点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