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腾空而起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他的心中其实同样的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花断尘拿出的那些证据,说的那些话,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他说的极为的轻松,似乎那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凶险,那只狼,可是饿了几天了,而他当时只有五岁,而且,小的时候,他的个子并不高,那时候,他也还没有开始学武功。

但是,这个人情急之下,可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对她未必就有利。

“恩、、、?”李逸风望向她,神情间多了几分犹豫,说真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这件事情。

当然,她这话,也是略略的带着试探的口气。

第一次,他这般的强烈的想要去做一件事情。

他以前,经常看到孟冰一冲动起来,便是动手,像这样的柔性的攻击还是第一次。

他在说到,他的成全时,刻意的加重了一下语气,那意思也就再明显不过了,他所说的成全,就是蓝宁辰休了孟冰的事情。

看来,老爷根本就不用着急了,或者,老爷说的十天的时间让少爷娶个女人回去的事情有希望了。

不过,眸子深处,却是隐过几分冷意。

没有想到,他原本是想要羞辱孟冰跟李逸风的,反而却羞辱到了自己。

刚刚李逸风说他没有参加招亲大选,他们都以为,是李逸风不想参加,可能是还没有忘记梦小姐,不想娶公主。

“不能,不能。”李逸风的头再次的轻轻的摇着,似乎想把脑海中的一些东西摇掉,似乎想把那种伤心,痛苦摇掉,“我答应过她的,所以,我不能反悔。”

“他说的,很可能就是梦小姐。”虽然李逸风没有再回答,但是秦敏儿还是下了定论,像这种事情,身为女人的她比较的敏感,毕竟细心。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你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就要必须的任人摆布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可以随便的强迫我吗?”不跳字。那个男人听到此刻花断尘的话,脸色突然的一沉,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好声音中,更带着明显的怒意。

妩媚的男人知道毒已经慢慢的散去,花断尘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除非,她对着他平摊开她的手。

他自然看的出李灵儿维护孟千寻的意思,毕竟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

而且,这次的速度,似乎比起刚才更快了一些。

一般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刺激到他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却又很难说了。

“我不是说过,不能让皇上受到任何的刺激,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扰吗?现在这算什么?竟然在皇上的房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故意要害皇上吗?”李逸风突然的站起身,一脸愤怒的地说道,说话间,微微的望了李灵儿一眼,似乎连李灵儿都指责上了。

那怕当年她身受重伤,被梦啸天捉去,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所以,花断尘就更加的看不清那上面所写的内容了。

他刺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花断尘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这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他算了。

“月公子,有什么问题吗?”白容看到他这样的神情,不由的问道,会不会他有什么不满呀?

不错,他说的很对,除了他,只怕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这般的进入她的房间,这般的对她,毕竟,她现在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现在还是在北尊王朝的皇宫中。

“想?你今天宣布招亲大选正常进行?”只是,没有想到,夜无绝却突然的转变了话题,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而且咬着她的耳垂的贝齿故意的突然的用力,带着几分刻意的惩罚。

难道,在她的心中,他就那么的无足轻重,比不是北尊王朝,比不是她刚认了没多久的父亲?

她知道,他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肯定心中也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了吧。

那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笑意,更有着满满的宠爱,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公正的,这一次,可是明显的作弊了。

为了这件事情,段红可以说真的下了很大的功夫,关于孟千寻的这副身份的以前的一切,她也都查清楚了。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连花断尘就仅仅是能够隐约的听清楚。

他只要去看就可以了。

而且,因为咽喉受伤,平时吃东西也受到了影响,只能吃一些流食。

“我现在没地方住,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带我回去吧。”只是,没有想到段红却是微微一笑,说出了这样的话。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又怎么可能会说要很快娶她呢?

“只是朋友?你都拉着人家的手,深情款款的说要娶人家了,还说真中朋友?”李老爷子听到李逸风这话,火再次的冒出来了,“行了,李管家都跟我们说了,你也别想再瞒着我们了。”

李逸风身子微僵,脸上隐过几分错愕,但是却又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遇在孟冰的事情。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关于那件事情,他不会告诉什么人,包括娘亲。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那足以说明,他不但被那个女人诱惑了,早就跟那个女人鬼混在一起了,还听从了那个女人话。

“寻儿,那件事情,你听我解释,当时,我、、、”片刻之后,他竟然再次的开了口,而且还说要给她解释那件事情,不得不说,他的脸皮真的是厚的无法形容了。

此刻,只见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逼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此刻,就只有肩膀以上的露在外面,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

书房外,花断尘一双眸子一直都直直地望着书房门,眸子深处带着几分期待,他想他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应该可以原谅他了,应该会出来了吧,所以,他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房门处,等待着她走出来。

但是,看那众人纷纷惊滞,将朝中之事交给一位女子,这可是自古到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不过,她既然答应了,自然就会尽力做好,自然有办法让那些老臣们服从。

现在再回想起那件事情,她觉的,她对蓝宁辰根本就不了解。

她原本一直以为他是假装的,只是,当听到李逸风也那么说时,她真的惊住了。

她的身份无人能及,那么此刻的那句以下犯上,便自然的成立。

所以,此刻那些大臣们就算心中还有着些许的不满,不能完全的信服,也不敢说什么了,更何况,大家也都注意到了,丞相大人一直都没有说话,没有发表态度。

大将军的脸色再次的阴沉,一双眸子更多了几分冷意,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丫头不但没有取消招亲的事情,而且,还说要正常进行,还当众点明了要尚书大人来处理这件事情。

若是百姓真的拿到了那些粮食还会饿死吗?

拿过那些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时,却是猛然的惊住,握着纸条的手,也明显的一僵,刀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阴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竟然送花的人都进来了,那么那些花肯定要搬进来了。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可能,或者,应该是吧、”孟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其实,他的字体,她很清楚,那的确是他写的,但是,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向来冷情的他,竟然会写出这样的话来。

“写的倒是不错,恩?”夜无绝再看了一下其它的字条,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真够深情的。”

而,她知道,若是不将那件事情告诉夜无绝,夜无绝的心中肯定会一直都有隔阂,一直都放不下。

“我说过,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已经完全的放下了,所以,自然也不会再痛了。”孟千寻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慢慢的说道,“所以,就算再提起,也不会伤心的。”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隐约间便更多了几分亲密。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本公主不知道你到底误会了什么,不过,本公主想你若是没有公事向我禀报,那就请立刻离开。”孟千寻仍就是一脸的冰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但是,没有想到,公主不但没有处置他,反而还给他拨了三万的士兵,帮助他修筑河渠。

她直接的下起了逐客令,她是真的,真的不想见到他的。

她一直知道,他的心其它是很硬的,但是,她一直以为,他的心可以对任何硬,但是独独不会对她那般的冷硬,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她时,才是最冷硬,最残忍的。

那声音中,似乎略略的带着几分笑意,亦或者还隐隐的有着几分纵容。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他的性格向来冷淡,还从来没有主动的说过这么多话。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然变的想像力这么的丰富了。

原本在看奏折的孟千寻彻底的惊住,似乎一下子被雷辟中了,一下子被雷了个内嫩外焦。

他听到孟千寻的话,微怔,脸上的笑顿时的僵住,那眸子中原本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有些错愕的望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此刻会说出这样的话,“灵儿,你?”

这样的比较简单,快速,而且又不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毕竟,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公平,公正的,更是公开的。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北尊大帝本来就是一位十分英明的君主,他有这样的规定,只要也是为了防止身边的人,进谗言。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现在,再想起他时,孟千寻却觉的十分的平静,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当时的恨都没有了,似乎他就仅仅是一个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因为此刻的北尊大帝还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喂的很慢。

而且,她不是早就离开北尊王朝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难道说那是假的?”他是知道夜无绝对她的感情,他也明白的了,她的心中喜欢的是夜无绝,所以,他觉的那件事情,实在是太过荒谬了,实在让他不敢相信。

“不,不是,不关夜无绝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里,他是最无辜的。”孟千寻微微一惊,连声说道,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让李逸风产生什么误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