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心领神会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秦铮冷笑一声,“李老儿倒是信得过秦钰,小看爷自己的本事!”

燕岚将她得到消息,去找谢芳华的考量说了,然后道,“我们三人情同姐妹,知道金燕出了事儿,正好小王妃医术好,所以,觉得耽误不得,一起去看看。”

    “这个才子佳人也要分很多种吗?”谢芳华不解地问。

入了城后,整个城内,更是熙熙攘攘,因圣旨之事,讨论得燃火朝天。

谢芳华身子忽然颤了起来。

听言叹息一声,拿着空碗下去了,以前里屋外屋书房院落洗衣倒茶的活都归他,如今他清闲下来,怎么都感觉不自在。

秦铮面色又有些不善,开口说话的口气不怎么好,“你们若是看女人,回你们自己的府中看去,少在我这里看我的女人。”

“子归兄所用的药方子如此神奇吗?竟然让你短短数日气色就如此大好。我记得你有数年没与我们一起出城游玩了吧?”秦铮看着他,见他抿唇,笑了笑,扫了一眼跟进来被凉在一旁的孙太医道,“若是孙太医看不好听音的嗓子,不如子归兄就帮我请教令舅,看他寻的是何方医术高绝的神医给你开的药方,竟然让太医院的太医煞费苦心医治了多年还不见好转的隐疾有了起色。”

皇帝身子蓦地震了震。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铮儿,不能胡闹!”英亲王轻喝了一声。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若不是因为你,云澜也未必回来见老夫人这最后一面,的确是弥补了一件憾事儿。”谢墨含本就聪透,闻言立即想到了,点点头。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神空洞而空盲。

谢芳华颔首,将秦铮的手扣得紧紧的,手心凝聚一团青气,青气从手心出来,泛着青光,如青锋宝剑,这青光看着十分之刺眼炫目凌厉,与早先刺得郑孝扬眼睛睁不开的华彩之光相差无几。

谢云澜不看初迟,将马缰绳递给了谢芳华。

“四皇子秦钰,皇后嫡子,自幼聪敏智睿,武兼修,少年多谋,腹满经纶。满朝武人人称赞,天下百姓心甚喜之。皇室一众皇子不可比拟。”谢云澜也看着秦钰,片刻后,忽然淡淡道,“从来不曾有过德行亏损之事,可是就在去岁,却酒后失德,纵火烧宫闱,举国皆惊。检察院上奏,御史台弹劾,左相为首,力荐皇上严惩。”

玉灼点点头,将车赶到近前。他不下车,对着车夫说,“是孙太医府中的马车吗?”

谢芳华对侍画、侍墨道,“下车看看。”

谢芳华看着眼前哗哗落下的大雨,马车停在这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积成了一个水坑。她冷嘲道,“发现案发现场的人,就是凶手吗?那么每年该有多少人被冤枉?”

京兆尹到了马车前,惊呼一声,“这是何人和老太医有仇?竟然一刀毙命?”

一副药煎完,谢芳华依然没睡意,便将第二副药洗净,又放在火炉上煎。

谢芳华直接进了自己的中屋。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秦浩闻言沉默不语,脸色有些难看。

“除了王妃之外,还有几股势力在查暗市,属下发现其中有两股势力来自皇宫。”窗外人说道这里,转头看向谢芳华这边的屋子,似乎有所犹豫。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除了林七外,其余人没太拘谨,这一顿饭吃得顺畅。

“你不想一个人去,可以拉上你的丈夫一起去。”秦铮慢声道。

谢芳华说了十几位草药的药名。

谢芳华对她道,“大姑姑说得对,我们收拾一下,下山吧。”

大长公主转回头,对谢芳华说,“芳华,你也随我回京吧。丽云庵的事情,既然报了衙门,有官兵去,咱们都不必去了。你也是女子,虽然和燕儿、燕岚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女子。去了丽云庵,万一有危险,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

谢芳华点点头。

忠勇侯府钟鸣鼎食,前世给谢芳华请的女教习虽然不如宫里皇上给公主请的教习有名,但也是学艺高绝。她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本身就有天分,不像是侍弄花草,半丝天分也无。所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了她骨子里,虽然放置了多年,拿起来也不难。

今日上墙者:墨晓katherine,lv2,书童“嗷嗷嗷!当初第一次看情妈的书的时候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妾本于是就买了下来,结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就记住了西子情这个作家w,然后又是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纨绔,再一次买了,因为这……入了520小说!京门可以说是我追的第二本小说哒哒哒!所以!情妈!我想看楠竹。”

“好嘞!”郑孝扬连连点头。

出了御书房后,李沐清笑了笑,抬步向宫外走去。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秦钰看着二人,“你们知道芳华怀孕的事儿?”

玉灼回头对车里的秦铮说,“表哥,是李公子,说也要跟去军营。”

在昨天遇到狼群围攻的地方,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同样平安地度过了。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管家一惊。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了一眼窗外,雨下了小了,夜风吹打着窗子,由窗棂的空隙飘进来,室内也有几分寒凉,她道,“救月落,也许是月娘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也许是言宸传出的消息,毕竟她带着天机阁的人出现,天机阁一直以来,除了在京中的人外,外面的人我都是交给言宸的,另外,平阳城是云澜哥哥的地盘,他盘踞平阳城多年,也许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不想出手,所以,安排了月娘。”

谢芳华点头。

老一辈的诸如永康侯等人,都忽然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是真正的过去了,属于他们儿子这一辈的一代真正的来临了。

就拿昨日,出了那么大的事儿,皇上临危不乱,快手法,高速效,安排人手追击的同时,全力彻查整顿,顺着丝网,去摸背后之人的身份来说。未来南秦有这样的皇帝,有这样年轻有才且有干劲的官员,何愁南秦能不度过危难国富兵强有能力和气魄以及兵力去攻打北齐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嗯,漂亮!”谢芳华点头。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鲜血入腹,似乎阻挡住了那奔腾入胸口的恶气,他**的身子能清晰地看到那两道粗气不动了。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扔了!”秦铮道。

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