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战神炎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虽然,他跟她早就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而且女儿都已经有了,但是,此刻,他却是紧张的连声音中都带着轻颤,而且,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无法控制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那时候,他虽然很害怕,很害怕,但是却也明白,自己若是不反抗,便只有被恶狼吃掉,所以,他用他那超人的毅力,与他那小小的身体,最后将那只饿狼打死了,不过,他也弄了一身的伤。

小宝儿的心中也更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劫持她。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侍卫都出动去找宝儿,北尊大帝甚至让侍卫跟着长公主回到了驸马的住处,但是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这么晚了,他突然进宫,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的问道,微微的愣住,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小心地回道,“其实也没有多久了,前不久,我还去过李府,只是当时有点急事,没有去给伯父,伯母打招呼。”

而毕竟知道这种武功的人不多,见过的就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众人到时候,也无法分辩。

月无双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神秘却又略带异样的轻笑。

若真的是夜无恒对父皇做了什么,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了,这一次,她就让他们知道,她孟冰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不得不说,李逸风的这句话,杀伤力的确够大的,一时间,也彻底的睹住了冷婉儿的嘴。

孟冰仍就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感觉到腿都有些麻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动,还是在等着。

“逸风,听说那北尊王朝的公主条件不错,人长的漂亮,有聪明,不是说,当今皇上生病,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个公主处理,听说,她处理的还非常好。”秦敏儿也忍不住的问道,就是因为听到了太多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说,都说这位公主太过优秀,太过特别,所以,他们才觉的,李逸风可能是喜欢上这位公主了,决定娶她了。

“我支持逸风的这种做法,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先瞒着父亲。”因为李赢想的明白,所以,他决定帮李逸风,瞒着父亲,因为毕竟现在招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很清楚,李赢对逸风可是十分的爱护的,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的让逸风喝酒,而且还醉成这样。

李赢听到李老爷子的话,嘴巴紧紧的抿着,半个字都没有说,生怕自己多说一句话,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说话间,微微的挣着身子,似乎是想要挣开花断尘的怀抱。

若是花公子还能继续待在这儿,那他还真是要佩服他了,当然是佩服他的厚脸皮与无耻。

他北尊大帝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皇上的圣旨岂能给你看。”夜无绝自然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给他,冷冷的声音是再明显不过的拒绝,只是,低垂的眸子中,却隐过几分异样的光芒。

花断尘没有想到她不怕死的这般的偷袭他,心中大惊,但是却已经避不开了,毕竟,此刻孟千寻就被她扣在身边、

他知道,这件事若是再这么由着李逸风,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看的出,这小子现在根本就还没有那个意思,要不然,他不可能连北尊王朝的公主的招亲都不参加,那至少也是一个机会呀。

如今,第一场的比试,正在进行,场上,每个人都各展神通,打的十分激烈。

这一次的比试,应该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站在众人的面前展露身手了。

他的吻仍就如同以前一般的霸道,不,或者此刻更多了几分狂乱,狠狠的,用力的吻着她,似乎在感知着她的存在,似乎生怕她会再次的突然的消失。

这样的情况,她早就想到了,他若不来找她算帐,那倒不正常了。

“不会再逃了。”孟千寻想起当初逃婚的事情,不由的暗暗失笑,那时候的她,应该也是有些冲动的,不过,若是没有那次的逃婚,她只怕也无法认识到夜无绝对她的感情,还有,她对夜无绝的感情。

“好。”夜无绝揽的更紧了,听到她这样的话,他便完全的可以放下心了,因为,他是了解她的,她只是这么说了,自然就一定会做到。

他的女人,他自然可能会让别人抢走,所以,不管有多难,不管要面对多么激烈的竞争,他都一定会赢,一定会。

“寻儿,遇到你,是本王今生最幸福的事情。”夜无绝仍就紧紧的揽住她,脸再次微微的俯下,唇轻轻的压下,不过这一次,不是那种霸道的吻,而只是轻轻的擦过她的脸颊,轻柔中,却带着让人感动的珍惜。

他甚至没有问她是什么样的计划,甚至没有问,这个狠毒的女人会对孟千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她竟然这般的对他,那他一定要知道不断的戏弄他的结果。

不得不说,段红的打算的确够周到,当然,她对于这种阴谋诡计的事情,向来都是最擅长的。

“恩。”花断尘微微点头,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忧,也是下意识的望了一下四周,然后便转身,想要离开。

“你现在去找轿子,等到找来,那是什么时候了,到时候,听怕我都被这山上的野兽吃掉了。”段红微眯的眸子中狠意猛现,那难听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冰冷,这个男人是在嫌弃她。

果然,花断尘听到段红这样的话,微眯的眸子中射有让人惊颤的恨意,然后刚刚脸上的厌恶,便也慢慢的消失了。

花断尘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抱着她快速的向着山下走去,他现在只想快点的把她送回去,结束了这个恶梦。

若是,让风儿娶了冰儿,或者,现在风儿会伤心,会难过,甚至可能会怪他们。

“好,既然你自己不肯说,那就由我来说,我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北尊王朝的公主过门呀?”老爷子本来脾气就急,又见李逸风这般的问他,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现在不装了?”不过,李老爷子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而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再次闷声说道。

“逸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李老夫人越是觉的这件事情有些不对了,脸上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担心。

“你先别走呀,这件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呢?”李老爷子虽然也看出了李逸风的异样,但是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

若是勉强的娶了,不仅仅是对他的折磨,更对那个他娶的女人不公平。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而且,他也相信,她一定会见他的。

想必他是另有办法,想到此处,她便不再阻止,而是任由着他出去了。

不过,他此刻的沉默,便完全的可以肯定了一件事,也就是,那件事不是她的猜测,而已经是事实了。

这样的爱,还是他自己留着吧。

他不要自杀吗?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李逸风的话也提醒着孟千寻,此刻她答应了北尊大帝,接下来,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还会有很多的麻烦。

自皇上醒来后,她的眸子就一直望着北尊大帝,似乎北尊大帝说的什么,她都并没有听进去。

李逸风的眸子微微的一闪,望向孟千寻时,快速的隐过了几分担心,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或者,他也应该暗中的安排一下做最亮的那颗星。

此刻,她这话一出,那些大臣们定然会拿出朝中的事情来故意的刁难她。

他那意思比起丞相大人就更加的明显了,人家这么多老远的赶到北尊王朝,那可都是来参加招亲大选的,若是这个时候取消了招亲大选的事情,还不把他们都惹急了。

“大将军有什么事,直说。”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就那轻易的罢休,今天这大殿之上,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她。

那些贪官真是太可恶了,这一次,她断然不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她会一并的把那些贪官都除去。

“就算是先皇定下的,也不是不能改变的,本公主宣布,这次的明城事件中,一旦查出贪污的官员,无论贪污多少,全部处斩,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中,身为官员,不为百姓着想,还贪污朝廷放发到明城救灾百姓的粮食与银两,眼睁睁的看着百姓饿死,实在是罪无可恕,绝不轻饶。当然,以后再遇到像明城这样的情况,亦是如此。”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公主现在正在招亲,选的肯定就是能够一心一意深爱着公主之人,这个男人此刻这样的举动,应该能够引起公主的好感吧?不少字

只不过,他刚好进来,把她的话打断了。

那声音中,似乎略略的带着几分笑意,亦或者还隐隐的有着几分纵容。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他更不可能会知道了,毕竟,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了她的身份的。

算了,他愿意怎么想,就由着他怎么想吧,反正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公主果真是心思紧密呀,这法子的确不错,而且,公主将地点选在城外,到时候,也不会影响到城里的秩序,更不会引起任何的动乱。”另一位大臣也随即跟着说道,虽然是附和着丞相大人的意思,但是说的却也都是实情。

不过,一个国家,事情肯定也是时时发生的。

“丞相言之有理,这件事情,花公子本来就是直接的奉命皇上,而且当时皇上也说过,若是花公子有什么需要的话,大家要尽量的配合,更何况花公子现在所做的,也是皇上吩咐的事情,就算有什么错,也是为了完成皇上的命令,大将军还是等皇上恢复后再向皇上上奏此事吧。”刑部尚书大人也顺着丞相大人的话说道,此刻可以说是明显的帮着丞相了。

这一刻,大将军显然有些豁出去了。

“已经离开了?他为何离开?”孟千寻的眉头微蹙,夜无绝怎么会这么快离开呢?

“北尊大帝下的昭书,为什么?”李逸风却更是不理解了,北尊大帝既然已经认了千寻,那么肯定也就知道了千寻跟夜无绝的事情,又怎么会下那样的昭书呢?

这,这怎么可能?

“皇上,皇上这是急火攻心,快,快将皇上扶回房间。”雪太医看到皇上手掌心中的血痕时,一张脸瞬间的变成了死灰,比起北尊大帝更加的难看我和npc有个约会。

虽然着急,不过她此刻的声音却还是极力的压低了。

或者李逸风会有办法。

“宝儿,你放心吧,等李叔叔来,一定能够医好外公的。”孟冰知道宝儿的心中肯定还是担心的,所以微微的向前,望向宝儿时,脸上的担心隐去,带着满满的自信。

“行了,都退了吧,朕绝对不会勉强朕的女儿做任何事情的。”北尊大帝却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仍就坚持自己的观点,似乎再严重的后果,他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的女儿重要。

“公主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为何不同意招亲呢,这些昭书是公告天下的,到时候,全天下所有优秀的男人都会来参加,公主到时候,一定可以选一个如意夫君,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不跳字。丞相微微的蹙眉,望向孟千寻时,有些不解,实在想不通公主为何要这般的反对这件事情。

夜无绝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似乎无法思考了,又有着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他并没有去问为何,他原本应该不到一岁的孩子,会看起来跟二岁的孩子一样,而且更是超过了八九岁的孩子的智商。

夜无绝的眸子转向怀中的宝儿时,脸上的冷意快速的隐去,随即换上了慈爱的轻笑,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父亲。

看皇上这副纵容的样子,对公主真是宠到了极点了,竟然连公主硬闯大殿,一点都不责怪。

“千寻,你现在还去北尊王朝呀?皇兄下了那样的昭书,那些多的男人都去了北尊王朝,你就不担心、、、”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担心,一想到那种情形,她就忍不住的害怕。

“让开,替我看着宝儿。”孟千寻却是冷冷的望了她一眼,一脸坚定的说完后,便快速的向着大殿走去,这一次,她一定要问个明白,跟父亲把这件事情说个明白。

夜无绝心中暗暗猜测着,但是一双眸子却是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不知为何,他感觉到一种十分强烈的不舍。

夜无绝回神,看到宝儿那一脸的欣喜,心中突然感觉到一暖,似乎有着什么荡进了他的心底,只是,他真的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猜到是他的。

宝儿顺的他的手望去,看到那水池中的鱼儿时,脸上也再次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由的兴奋的喊道,“哇,好漂亮的鱼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鱼呢。”

呃、、、夜无绝再次的无语,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这么一小点丁儿,竟然一点都不好糊弄,从她嘴里套个话,还真不简单呢。

而偏偏在此时,听到小丫头说道,“到了、”

“对呀,我好像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有人也跟着符合。

“尊主,要去北尊王朝吗?”不跳字。护卫见主子望了过去,似乎是有兴趣了,再次小声的问道。

“是。”护卫没有半句费话,连连应着,主子难得有感兴趣的事情,看来今天这件事情引起主子的兴趣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但是,孟冰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的人也没有带回任何的消息。

“北尊大帝是否真的下了昭书?”因为心中仍就不太相信,所以,夜无绝的问话中隐隐的带着几分侥幸,他觉的,那极有可能会是误传。

如今听到侍卫的话,略略的恢复了些许的冷静,知道那样做,的确是难度太大,毕竟天下之大,能人之多,不是他能控制的,就算是现在没有凤阑国内部的动乱,他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太可能。

“我们公子去了,王公子也就只能是去凑凑热闹了。”刘公子身边的一个小童斜了王公子一眼,十分不屑地说道,那话语,也够嚣张的了。

刘公子的唇角微扯,扯出一丝自大而得意的轻笑,显然对于自己的书童说的话极为的满意,本来他也没有把王公子放在眼里。

“把这两个人给本王解决了,特别是那个姓刘的。”夜无绝的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恐怖,这样的人竟然也想去参加招亲大会,就算不能阻止其它的人,这两个人,他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去北尊王朝。

“千寻,要不我再去问一下皇兄。”孟冰怔了怔,然后略带犹豫的说道,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去问,若是真的是那样的,她就算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孟千寻说。

这个时候,他还笑的出来。

“咦,那些人在看什么,过去看一下。”孟冰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已经下了马车,向前走去。

她感觉到,夜无绝的肩膀处,鲜血仍就不断的流出。

“我帮你包扎伤口。”梦千寻知道这个时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止住他的血,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但是现在,梦千寻拿着玉血灵珠冲出了包围圈,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玉血灵珠,自然不能让人把它拿走。

连连爬了起来,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惠妃记的,当她刚打开机关后,便被人打晕了,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

“臣妾觉的,梦千寻可能是会武功的,当时,她握着一把剑,直直的抵在臣妾的脖子上,臣妾根本动都不敢动。”惠妃继续编着慌言。

惠妃越想越怕,那僵滞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微微的发着抖,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害怕。

不过,这样的情形,也必须要阻止皇浦拓,毕竟现在是在皇宫中,而且,她也不想让皇浦拓这般的误会。

只是,四下里并没有发现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错愕,不过,似乎也突然的明白了什么,一双眸子随即快速的,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仍就被夜无绝抱在怀里的女人。

不知道,这个阴险的女人又想要做什么?

厉害,真是厉害呀。

她很清楚,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的。

她心中虽然担心,甚至害怕,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露出丝毫,反而仍就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唇角微动,刚想要再说什么。

“什么,那个死丫头找到她的亲生父亲了?那个男人是谁?是什么身份?”惠妃再次的一惊,她倒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若是那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的话,这件事可就真的更麻烦了。

“暂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我让人去查过,没有查出来,或者只是一个没啥名气的小人物。”梦啸天如此说道,不知道是说给惠妃听的,还是安慰自己的。

“当年,本宫说直接的杀了那个女人了事,都是你,起了色心,非要留着她,结果惹出这么多的祸事,若是当初听本宫的,现在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么多年,也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惠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多了几分阴狠。

她什么时候骗他了?

惠妃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很好,看来拓儿已经成功的拦住了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出什么大事了?”皇浦拓听到那侍卫的话,一惊,快速的转向他,急声问道,说话间,一双眸子也略带担心的望了孟千寻一眼。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想到,这北尊王朝的皇上竟然这般的痴情,那么能够让他这般深爱的女人,一定十分美丽呀,这公主肯定也差不到那儿。”

凤阑国的京城也因为此事,沸腾起来。

原本对于他们的谈话,他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若是扯到了北尊王朝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管了。

夜无绝快速的离开了皇宫,直接的回到了王府,立刻便让人喊来了初也,他也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那一刻,夜无绝只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然的悬起,神情间也多了几分紧张,唇微动,只是吐出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说。”

他有女儿了。

被北尊大帝抱在怀里的宝儿格格的笑着,笑声随风吹开,散到每一个角落,角落中的花儿听到那笑声,慢慢的开放了,角落的草儿听到那笑声,越来越绿了。

不过,北尊大帝的确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刚刚在水池中时,魅惑中有着一种让人无半抵抗的诱惑,只怕换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看呆了,刚刚那一刻,就连孟千寻都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宝儿做什么,他都是一味的宠着,不过,宝儿总体来说,还是十分的乖的。

“小丫头,怎么样?连你的外公都是仰望我的,我肯收你为徒,那是你的福气。”然翁,当然也就是独尘道长再次的望向宝儿,虽然神情间仍就是那刻意的骄傲,但是很明显的,在他望向宝儿的眸子中还是有着几分紧张的。

那样子,真是要将这小丫头宠上天去了。

小的无法无天,老的,更尽量的配合。

他握着昭书的手再次的收紧,暗暗的将昭书藏进了衣袖中。

但是,会是什么事呢?

“我上次吩咐过过你,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出来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没办法吧?不少字”既然白容说此刻凤阑国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么夜无绝就更走不开了,她就更不能让夜无绝分心了。

“恩,父皇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朝中肯定会有一些事情。”只是,北尊大帝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仍就不见任何的异样。

说话间,已经抱起了宝儿,直接的上了他的马车。

孟千寻知道,若是北尊大帝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想从北尊大帝的口中问出来,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