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跑跑颠颠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本尊,接下吾的力量!”

只是,她却偏偏是装出一副痴傻的样子,说出这样的话,这儿的人,知道她不傻的,并不多。

毕竟,她是他深爱的女人,在他根本就没有碰过她的情况下,突然听说,她怀了身孕,而且,刚刚又从叶寒的口中得到了证实,让他如何能够冷静的下来。

他对她,完全就是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而且,希儿竟然还把她跟这个女人相提并论,说那个女人跟她一样漂亮,一样厉害,哼,她就不信,这天下能有哪个女人比的过她。

只是,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轻柔,虽然脸上仍就带着那淡淡的轻笑,语气中似乎有些低落。

不就是想要在她的面前故意的显摆吗?她才不会那么顺了她的心意呢。

她这话一出,众人皆惊,这一百万两白银已经是天数字了,她竟然还问人家是不是黄金,而且还把黄金故意的放在前面。

随着那声音,叶寒便也走了进来,为蓝魅辰检查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点头,“恩,恢复的不错,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拜堂成亲,只怕还不行,洞房呢,就更不行了,可经不起那样的折腾。”

上官云端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晕,她虽然来自现代,但是对于这方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开放。

她的目的,的确就是为了让上官云端对凤阑绝产生误会。

月光撒下,落进那轿子中的身影时,那张脸慢慢的变的清晰。蓝岚听到上官云端答应了,心中暗喜,再听她说一招定输赢,以为她说的是比试武功,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得意的冷笑。

“她们平时最喜欢看的就是一些诗词歌赋方面的书,所以这方面的书不能选。”丞相大人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连连的出声附和道。

那侍卫,很快便拿着一本书走了回来,严大人这次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他原先带了那本,一起递到了皇上的面前。

不过惊愕之余,脸上也漫过几分欣喜。

就连上官云端也都忍不住的惊住,管家所说的一百多两两应该是不包括蓝岚说的那一百万两吧,毕竟,蓝岚开出的只是空头支票,没有那么多的现银。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时,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反而慢慢的喝了一口茶,让蓝岚那极力压下的怒火与恨意差点的直接的爆了出来。

她想比,她就一定要陪她比吗?真是笑话。

“奶奶,你又取笑雨儿。”上官凌雨略带娇嗔的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雨儿刚刚说过,要到青缘寺给姐姐祈福的,既然姐姐的嫁衣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了,雨儿等会就起程去青缘寺,听说必须要在成亲之前才有用。”

站在上官傲天的身边的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双眸微抬,望向她时,有着几分意外,也有着几分赞赏。

听说,南宫世家还有四个女儿,有一个只有七岁,一个十岁,其它的两个,年龄上,倒也相符。

想到依琴与流萧还在后面,便停下脚步,低声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回房休息吧。”

等到他解决了凤阑绝,这一切就不用再担心了,到时候就算太上皇醒过来,他也不用怕了,大了不,除去他,一个老家伙,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而且,这阁厢院并不是特别大,为何,他们转了这么久呢?而且,这一路转下来,他们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异常的地方,似乎只是在中间的时候,穿过了一个过道。

“立刻带人冲进阁厢院,只要看到凤阑绝跟那些大臣聚集在一起,便将凤阑绝抓了,若是他反抗,可以当场处置。”凤阑锐的唇角扯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声音中,更是有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杀意。

“是,属下这就去。”那个侍卫连声应着,快速的转身,离开。“皇上驾到。”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月儿微愣,随即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几分欣喜,皇上来了,小姐就有救了。

上官云端无语望晴天,她能说不吗?她能不进去吗?能吗?能吗?

下了床,随手拿过一件衣服穿起,胡乱的将头发盘起,再次将自己的脸涂抹好,那浓妆艳抹成功的掩饰了她的绝美。

而且这件事,也是因为上官云端,若是上官云端劝皇上的话,皇上一定会听的。

凤忆希望此刻自然也发现了他们,看到蓝岚时,只是微愣了一下,但是看到蓝魅辰时,脸色却是明显的变了,很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蓝魅辰,所以,她的脚步也明显的缓慢了很多。

他从来就没有顾及过她的意思,从来就不懂的尊重她。

想都没有想,就只是本能的,她突然快速的走到了夜无痕的面前,手还快速的拉住了夜无痕,然后转向蓝魅辰,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我就嫁给他。”

刚刚还好好的,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死了,而且房间里这么多人,包括夜无痕与飞赢都没有发觉。

凤阑绝听到她皇上的话,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安全就可以了,只是,没有见到她,心仍就有些放不下,遂沉声道,“本王去看看她。”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那天,我告诉她,你是真心爱她的,让她不要嫁给绝王。”秦思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只能将那天的事情告诉他。

哼,原本,她还不想去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她倒是偏偏要去,怎么着,也去看看这人中龙凤是什么样子,双眸微抬,对上老夫人脸上的嘲讽,上官云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配不配由我说了算,说不定绝王最后选的人恰恰就是我呢?”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为了夜无痕,她真的可以纵容,容认到这种地步吗?

只是,恰恰在此时,床上的上官云端突然微微的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凤阑绝还是发现了,不由的急声喊道,“云端,云端。”

“本王不需要同情,滚。”夜无痕很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乎也知道了是她,他突然怒声吼道,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仍就望着前方,并没有转过身,望向她。

“你觉的你自己需要同情吗?同情,那是对弱者的可怜,你是弱者吗,还是你觉的现在的你需要别人的可怜。”凤忆希忍下了想哭的冲动,突然怒声吼道。

“对了,上官凌雨呢?”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忍不住问道。

而凤阑锐的眸子却是猛然的一眯,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望向凤阑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凤阑绝,你就是这么跟太上皇解释的?”

“锐儿?”玲妃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反而慢慢的走了进来,直直地走到了凤阑锐的面前,低声喊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轻柔,却似乎又隐着太多的情绪。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你不明白,你还敢说不明白,你自己做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会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骗我。”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气结,不由的怒声骂道。

“小晚,跟我离开吧,我保证以后会好好的待你,会让你快乐,让你幸福,绝对不会让你后悔。”那个男人忍着身上的伤痛,慢慢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一脸轻柔地说道。

李玉的案子,他倒是不想过多的过问,毕竟今天他既然出现在了这公堂之下,尚书也不敢肆意包庇。

平时的凤阑绝自然不会这般的得理不绕人,而且平时的他话向来都少的很,但是今天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是一反平时的常态。

秦思柔没有再说出去,但是谁都知道,这误会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原本与清儿从那边走过来的,走到王妃身边,想向王妃行礼,只是,奴婢只感觉到眼前一晃,清儿就躺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另一个丫头,便一脸害怕,略带轻颤的解释着。

“皇上,云儿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会杀人?”上官傲天一脸沉重的望向皇上,他一向骄傲,此刻的声音,竟然带了几分恳求。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月儿虽然担心自家小姐,但是却也不敢违抗,想到小姐现在毕竟是王妃,那几个女人也不敢真的把小姐怎么样了,这才快速的离开,去泡茶。

只是,这次三夫人已经有所准备,快速的避了过去,但是却也随即狠狠的扑到二夫人,手也快速的扯向二夫人的头发。

站在她身边的侍卫,几乎是毫无犹豫,毫不迟疑的恭敬的应道,“是。”

那个女子的脸色微微的一红,似乎多了几分羞涩,低声道,“没有。”

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希儿的事情,凤阑绝也一直在处理她中毒的那件事,所以,她跟凤阑绝除了每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陪陪太上皇外,其它的时间,她都没有进宫。

以太上皇对凤阑绝的喜爱,众人差不多都认为,这皇位多半是凤阑绝的。

“本王妃与公主现在必须要进宫,想要借你们的衣服用一下,能不能委屈你们两个暂时在这儿躲避一下。”上官云端知道这个时候,这么做,这两个宫女只怕也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想强逼她们,所以,只是用商量的口气。

只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宫女,却似乎更加的害怕,身子也抖的更加的厉害了,不过,见同伴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便也跟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这件事,绝对有问题。

所以,太上皇还可能是被人挟持,为人威逼,而且,她甚至怀疑,会不会去大殿的那个太上皇是假的,而真正的太上皇,还在自己的寝宫中。毕竟这古代的易容术可是十分的了得的。

上官云端也没有多问,只是任由着他带着她向前走去。

一边思索着,一边带着上官云端向着泰和殿急急的走去。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