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珠光宝气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他全身经脉早通了,那《幽月枪典》运转方法也看了。对他而言,是浪费其他经脉。还不如学习《莽牛大力诀》的方法。《莽牛大力诀》第九层,那可是靠奇经八脉全力吸收。八条经脉同时吸收,速度丝毫不比《幽月枪典》吸纳天地灵气速度慢。

长枪枪尖一挑,化作一道流光再一次刺向臧锋。

一片寂静!

校场上数千名黑甲军军士,近万名核心弟子们一时间都呆了。

咻!

“这是事实。”滕青山心中也无奈的很。

诸葛元洪也是有些错愕。

“不用,不用了。”滕青山连说道。

转眼,已经是九月二十一。

“连谁是第一统领!这点小事都计较……目光狭窄啊。统领?长老?都是虚的。达到先天,成为先天强者。那才是真本事。”诸葛元洪对弟子‘臧锋’,显然有些不满意,“这次,也借青山的手,好好教训教训他。希望,他能惊醒!”

其实滕青山在前世能达到‘宗师’层次,虽然说,前世宗师,只能和九州大地上后天高手一比。

“好了,你们两个都去休息,明天还要晨练。”滕青山说道。

“咻!”

“最早的先辈宗师们,没有秘法,怎么突破的?”滕青山不由询问道。

这点滕青山也明白,有时候一些绝招,威力的确大。自己的‘毒龙钻’,就极强。“难道师傅他要传我《归元心典》?”滕青山心底暗道,“归元宗,《归元心典》,听名字就知道重要『性』。”

内劲离体,略微能控制?

“当然是从赤鳞兽老巢偷出来的。”滕青山无奈说道,“你可不知道,那赤鳞兽都蜕变了,全身变得赤红,实力太强了。如果不是我逃的快,窜进一个低矮隧道里,就被那赤鳞兽给杀掉了。”

自己在境界上,虽然算很高了。可听诸葛元洪的意思……有的境界,必须等达到先天,才能逐步领悟。未到先天,根本无法领悟。

那强大撞击也令滕青山猛地连退三步:“好一头妖兽,它的爪子大,那爪子就好像四柄锋利的神兵!竟然和我轮回枪硬碰硬。”刚才瞬间交战,滕青山发现,妖兽的武器是它的利爪!而且赤鳞兽能极短时间用利爪抵挡轮回枪,说明,它的反应速度也极快!

“吼~~”赤鳞兽背部伤口淌出大量鲜血,它愤怒咆哮地张开血盆大口!

“哼。”滕青山朝那条比较狭窄的隧道中一钻,一下子便窜出十余丈外,那赤鳞兽愤怒在洞口处咆哮着,撞击、抓裂了数丈深厚,赤鳞兽停止了无用功。这只有一丈高的隧道,它庞大的身躯根本无法进去!

关统领盯着滕青山,咬咬牙,最后——

“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那黑火灵根化为的神奇能量完全融入滕青山身体的每一处。

“咦?”滕青山遥看前方一只队伍,密密麻麻正是归元宗的人,“关统领,你怎么在这?”滕青山身体一窜,就飞过去。

滕青山在拔出长枪后,竟然又猛地一脚踩在司马庆尸体身上,减缓下冲速度,司马庆的尸体却是以更快速度坠下!

蓬!

尸体狠狠摔在下方沙石地面上,鲜血四溅。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这可是金票!

说着,银发老者双手上戴上了黑『色』的半透明手套。

滕青山连避让,依旧被一道碎裂刀光劈在胸口。

可是,普通武者得了也保不住。

可听古世友这么一说,冀鸿猛地掉头,盯着古世友、杜九三人:“杜老九……这做人可不能太过分!今天你们够狠,不过……哼,这做人这么过分,是要遭到报应的!”

都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须知,那岩浆湖是朝两边流淌的,滕青山他们是从左边的岩浆流河道,走到岩浆湖那。而此刻发出声音的,竟然是右边方向。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彼此相视!

“大当家,快逃。”其他人也不要命地拦截,那位大当家显然轻功很不错,立即飞速奔逃。

……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最好弯刀的!”乌岱连说道,“我手上这种。”

“三位大人饶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乌岱连道,“我一旦回去,这消息绝对传不出去!”

当然,只是有那个念头。

许久,赤鳞兽又行进在幽暗的『迷』宫中,赤鳞兽天生习惯在黑暗、炽热环境中。在这种几乎没一丝光亮的隧道里,滕青山最多看十米远,可是赤鳞兽却能如同在白天一样,这是它那双眼瞳独有的能力。

当即,滕青山吩咐道:“青虎,老杜,你们跟我进洞『穴』,其他人就在这周围,装作搜寻黑火灵果地点。等我们出来。”

那时的赤鳞兽,才是真正可怕的妖兽。

“统领,这个中年人是什么人,好厉害、好霸气的棍法。”滕青山有些吃惊,原本以为这一战会是古世友能轻易获得胜利,可谁想,这名挑战者竟然能够将那古世友压着打,的确是难得。

又是重重的一棍,古世友整个人都忍不住连退十余步,他震惊看着眼前的穿着朴素,看似山民的中年人。

“走,我们回去。”古世友吩咐道,随即古世友低头看看自己的一双手掌,手掌泛红,血珠渗透出来。

“嗯?那滕青山竟然做到‘入微’之境?”原本一手抓着烤兔肉的雷神刀‘吴越’原本很是随意地观战,可看到这一枪后,他便震惊了,仔细盯着滕青山,“不错,就是入微境界!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地步,没有一丝浪费,不过……这入微境界,他到底达到什么地步,得要认真看了!不过这么年轻,应该是初步达到入微境界。”

呼!

年仅十七岁,却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也算达到后天巅峰。

周围人笑声一片。

滕青山说道:“杀死就不必了,让他们终身难忘就行了!”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

“青山,今天竟然三个人挑战你!不过,看起来都很一般,被咱们这些黑甲军兄弟气势就震住了。真是不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天下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还真不少。

也有背负着深仇大恨的,想要急剧提高实力,复仇的!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金家庄的练武场上,武者们彼此兴奋谈论着,一个个都很想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

滕青山听了暗自点头。

……

旁边的关绿一看,脸上的冰冷消融了,『露』出了惊喜之『色』:“师傅?那徐阳郡和楚郡边界的火焰山中,有赤鳞幼兽?”

“李金福?哈哈,我叫滕青虎,滕家庄的。”滕青虎热情地和一旁李金福小声交谈着,李金福显然也为见到老乡而开心,低声谈论着。

大厅里,只剩下滕青山、冀鸿、关绿。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青山兄弟,我让你在这多玩几天,你急着回去干什么呢?”朱崇石无奈说道,“难道是我这个做兄弟的,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的?”

“好了,你退下吧。”滕青山吩咐道,而此刻另外一名小二已经端着一盘盘菜肴送上来了。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大金庄,比滕青山老家‘滕家庄’占地略微小点,那练武场也小些。不过此刻,练武场上却有上百人。

当天晚上,大家畅快地吃了一顿。那朱崇石安全抵达目的地,显然也极为开心,一直喝到酩酊大醉,这才醉醺醺地和滕青山他们分开。

信鸽传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当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资本专门去训练信鸽,并且在各地有情报点。

臧锋、关绿两大年轻统领,诸葛云等人,可是,外界依旧认为归元宗后辈子弟不行。

自然,也会有傲气!

呼!呼!

整个金家庄族人早被这妖兽折磨的快疯了,现在武者们还在得意,他们心里当然难受不舒服。

“啊!”孟田剧痛的惨叫一声,血月刀刀势不由一弱。

“滕青山,今日之仇,我孟田来日必报!”孟田大喊一声。

他本身就是以速度取胜,刚才又施展了禁招,速度更快。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他却不知道。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应该是孟田!听刚才他在屋顶说的话,明显是爱才,并没有施展出最强绝招。”那披散头发的汉子思忖着说道,“而且,孟田他能名列《地榜》,那肯定拥有着压箱底的可怕招数。一旦施展,那滕青山估计要败!”

“嗤!”

“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都丢一个人!这要说是旁边的火焰山上有狼下来吃人,可也得有尸骨,有血迹啊。最起码人死了,得惨叫一声吧。可没人看到,没人听到。人就凭空没了。大金庄的族人,当然害怕恐惧!最要命的是,半月前开始,每天凭空消失两个人!”

朱崇石看看前方,又回头看过去。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骑着赤血马上,滕青山冷声喝斥道,“凡是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任何人都没资格抢掠!你们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胆敢来抢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我,归元宗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都统!今天就在这说了,你们今天敢抢掠货物,那……你们帮派半月之内,将灰飞烟灭!”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还不敢相信。

那次,滕青山获得的金票银票加起来是十三万两!景玉佛、劲弓、战刀、金蚕丝背心等虽然更珍贵,可暂时无法换银子。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提高黑甲军的优越感!这样,也会产生更强归属感。”滕青山很明白这一点,瞥了一眼那马车,此刻那朱崇石已经呆在马车里,陪他的三个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

他的两名妻子也明白,货物的重要『性』。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滕青山的话,令那大当家急得满头是汗,连从怀里取出一叠金票:“我,我这有一千两金票!”这金票,就代表着一千两黄金,价值十万两白银。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滕青山点头。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那些海外小岛,西域小国,根本无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们相比。

夏日的傍晚,很是燥热。

面对这堪称‘天下第一富商’的朱童,就是归元宗,也得郑重对待。

“他请我,派点高手,帮他保护一趟货!”诸葛元洪说道,“聘金十万两银子!”

等于说,三十岁之前,要能名列《地榜》!这个条件太苛刻,这天下间人口太多,自然有天赋有毅力的人很多,诸葛云只能算是归元宗的天才,在整个扬州,比他天赋更了得的都有。更别说整个九州了。

刚刚从冀鸿那得到命令的滕青山,站在一营人马面前,冷声道:“百夫长杜洪、滕青虎,你们各自在自己麾下选一支十人小队。明天一早,和我出发前往楚郡!”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是!”

“青山兄弟。”那朱崇石笑着走来,“我看,那些马贼估计认为你们是普通的重骑兵,没认出来,你们是黑甲军啊。哈哈……如果认出来,就这么点人,怎么敢过来抢掠。”

“青山,你找我有事?”滕青虎最近春风得意,五十名伍长比试,他取得第一,得了百夫长之位,当然骄傲。

上次对他,就很不错。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城主大人!”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穿着锦袍,笑道,“这新任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咱们宜城的,而且和我关系还很好呢。”

“听到了吧?”杨柯瞥了一眼身侧的刘三,“那位滕青山他回老家了!见不到滕青山,你也顺道和那几位百夫长认识认识。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青山啊,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滕永凡询问道。

“我也不服!”田单也说道。

不过这一次,也就滕青山他们五人带领少数黑甲军军士,一直送到山脚下,目送冀鸿统领,带领十几名精英以及白崎,远远离去。

这虎拳练了六七年,滕青虎奇经八脉,有两条通了。滕青虎练这《莽牛大力诀》,当天第三层就成了,开始练第四层。如今数月过去,滕青虎打通了三条经脉,开始打通第四条经脉!

滕青山所创的《烈火五式》,就是将《烈火枪诀》融合后的五招。

这五招,威力比之白崎的《朝阳九枪》都要更胜一筹。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如果找到,那此事就作罢。如果十天之内还找不到……”冀鸿脸『色』一沉。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统领大人,胡童早晨事发,就悄然离开了。”田单开口道。

“统领大人,对这胡童,我们该?”万凡祥也询问道。

随后……

咻!

“哼,他如果优柔寡断,毒扩散开来,他必死。可如果他对自己狠一点,他死不了。最多,成一个废人!”董延冷笑道,“即使是废人,杀我兄弟,我定要亲手杀了他。”随即董延他们一群人,飞速赶往华丰城。

每个月从其中弄个一斤,归元宗根本发现不了。

“啊啊啊!!!”白崎仰头发出了痛苦愤怒的嘶吼。

黑袍银发老者眼睛眯起:“滕青山!”

“是,统领大人。”五位百夫长躬身,离开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那些兵卫们也惊呆了,都统大人那可是黑甲军这一营人马的首领啊。立即有两个兵卫极速跑向战马所在的地方,而其他兵卫们立即帮忙,将白崎背着,朝山上跑去。

黑甲军一个都统沦落到这地步,归元宗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你和我都不说,谁也不知道。”田单低笑道,“其实看到那白崎,有这一天,你老哥我心里痛快啊!哈哈,过去看他作威作福,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嘿嘿,自作孽,可怪不得别人。”

田单、万凡祥二人一怔。

当初为了创‘火树银花’,仅仅耗费三天,可越往后,滕青山耗费时间越长。实话说,这几招威力虽然惊人。可也及不上‘如影随形’‘混元一气’‘毒龙钻’这三招,毕竟五行拳法滕青山前世浸『淫』许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