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宾客如云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一道幻影砸在刘建的右手腕处,只听得骨头碎裂声。“啊!!!”刘建疼地发出喊声,那短刀也抛飞起来,而后在空中翻了几圈砸在杂草丛中。而刘建咬着牙,左手还欲要抓向滕青山。

“砰!”

“什么!”诸葛元洪再沉稳,也被惊得一瞪眼!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诸葛元洪表情严肃,“以后就看你自己了!还有,几天之后九月二十八!你师兄将会和你一战,到时候……我希望你别留手。胜,就要胜的干净利落!”

“按照《幽月枪典》所说,最难的,就是让‘神’突破泥丸宫!我现在‘神’已经突破泥丸宫,也是后天巅峰。应该可以‘神与气和’,让神和内劲融合为一体,化为先天真元了。”滕青山阅读了几遍这一页内容。

“表哥,这有六万两银子,你拿去!”滕青山递过去一叠银票,“当百夫长的人了,以后找媳『妇』,请人去喝酒吃饭,还有购买兵器等,都要银子。你拿去!”当初从土匪那滕青山缴获了十几万两银子。

“我有!”滕青山看向妹妹,“小雨,这里有五万两银子!你放到你那去,以后想用就用!”滕青山很清楚,在归元宗内,那么多弟子肯定暗地里也会攀比。如果穷没银子,也会被人暗地里瞧不起的。

石子体积小,蕴含内劲少。

而诸葛元洪那柳枝,那般惊人速度的一刺,按道理会产生气爆,产生狂风。可是……事实是无声无息!

冀鸿第二天一早,便带领近五十名黑甲军军士离去,滕青山、关绿以及三十名归元宗高手留下。

“哼。”

“赤鳞兽!赤红鳞甲?它,它完全蜕变了?”滕青山心底大惊,“咦,我看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赤鳞兽看不见我?”

在九州大地上,许多人都认为‘黑火灵根’虽然奇特,可是却远不如‘黑火灵果’。这就大错特错了!黑火灵果蕴含的是‘神’的能量,可以增加人的‘精气神’中的‘神’,令人的‘神’变得强大,更容易踏入先天。

衣服内部便是一层黑『色』内甲!那黑『色』内甲,胸口位置同样出现一个大窟窿。

作为一个先天强者,鬼狐‘司马庆’以狡猾出名,一个先天强者要捞钱,当然轻松简单。年过百岁的‘司马庆’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当然达到一个惊人数值。以他『性』格,可不相信别人。

“死去吧!”银发老者陡然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刀猛地就是简单的一记猛劈!

“滕青山,你也踏入先天了?”银发老者盯着滕青山。

偶尔有气泡冒出,热气幅散。这一幕很是常见。就在岩浆湖炽热的岩浆流深处,一庞然大物正隐藏在这炽热的岩浆流底部,岩浆流缓缓流动着,那可怕的高温,却是根本伤不了这庞然大物一丝。

还有肉香味,不过他们还好,只是部分小伤。

“去死吧!”没有人留手,大量暗器一瞬间划破长空。

他的背部,衣服上有着窟窿,可是窟窿后面,却是暗金『色』。

在岩浆湖上的高手们清晰看到那一幕,清晰看到《地榜》高手‘杜九’,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杜九’整个人趴在岩浆流湖面上,头部埋进岩浆流中,瞬间,便是一团大火,烧的很快,眨眼功夫,骨肉尽皆消融不存在了。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看,那滕青山好强啊,一杆长枪竟然能匹敌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

赤鳞兽的舌头,就好像毒蛇吐芯一样,速度极快。

“锵!”

“哼。”

钢铁导热,是很夸张的。

“是。”滕青山手持轮回枪,低沉应道。第六十五章 灵果成熟,疯狂!

“这么多人!黑火灵果在哪呢,我看不到?”一些武者来晚了,看着前面密密麻麻或是坐着,或是躺着的武者,傻了眼。

“好热!”不少坐在里层的武者,被热气一烫,惊得连退。

“啊!!!”

“‘生死刀’杜九!《地榜》排名第十七,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滕青山很清楚对方身份,论实力,滕青山丝毫没在乎过这个生死刀‘杜九’,排名前二十,滕青山一杆轮回枪绝对能将其击杀。

反正对方也抓不住他任何把柄。

噗!

火焰山山脚下,营帐连成一片。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是,都统。”一群人压低声音。

“前面带路。”滕青山开口道。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却是走向那低矮崖壁。

黑夜。

呼!呼!呼!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上千名武者中响起一声声喊声,人太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喊的,那些武者们是唯恐天下不『乱』,在那喊叫着。

肌肉、筋膜、骨头,甚至于连气血流动,滕青山都能控制。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滕青山一怔。

顿时围观的上千名武者一片沸腾,大家都没想到,一个无名青年,竟然击败了铁衣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冯无血’,那冯无血坐在地上,冷厉的眸子死死盯着远处那短衫青年,吼道:“你叫什么名字!”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少数武者住在客栈里,大多数武者都住在山脚下,而且几乎都选在靠近金家庄这边的山脚下。

……

“这灵根,不是白『色』,而是半透明的!”冀鸿压低声音说道,“第一幅图是未成熟,第二幅图是成熟后的!都看清楚了,别看到黑火灵果,都认不出。还有一点,这黑火灵果是生长在炽热的地方!”

那秃头青年眼睛一亮:“都统大人?”目光一扫,锁定在滕青山身上,“这位应该就是滕青山滕都统吧。”

听闻滕青山击败孟田,他就想挑战滕青山!

“哼,胆小鬼。”贾梁恨声道。

……

吱呀,吱呀。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哈哈,青山。宗主的意思是,赤鳞兽如果没吃到黑火灵果,就宰杀赤鳞兽,得其鳞甲。如果它能抢到黑火灵果,我们就想方设法,弄到它蜕变时,褪下的黑『色』鳞甲。”冀鸿详细解说道。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这倒不会。”冀鸿摇头道,那柄血月刀,在你这?你可否借给我好好看看?”

马蹄飞扬,尘土弥漫。

云来客栈的小二,还有一些过路歇息的商人、武者,看到这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都有些惊讶。这全身连马匹都罩着重甲,奔腾速度还能这么快,行动一致,这样的骑兵队伍绝非一般家族所能培养出来。

“都统,那个小二说的,你信?”杜洪、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呼!呼!

果然——

实际上,这路弯弯曲曲,大部分都是绕路。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嗯?”滕青山一看周围,已然没了妖兽踪迹。第五十一章 幼兽?

滕青山目光冷厉。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呼!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几乎眨眼功夫,孟田的身影完全模糊了起来,滕青山只是看到,那一道道刀光从周围各个方向覆盖过来,上方、侧方、前方、后方、侧下方……一瞬间,滕青山就好像被刀光牢狱所困住。

可以在一瞬间,出足足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开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呼!”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忽然——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顿时一阵厮杀声从后院传来。

“呼!”

朱崇石忘记了!

……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没卵子的孬种!!!”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滕青山他们脸『色』大变。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没事。

“噗!”“噗!”“噗!” ……

“都统大人,都统大人!”大当家咽了咽喉咙,连说道,“是我们不自量力!我立即让我的人走,绝对不阻拦都统大人!”无论是滕青山的枪法,还是那瞬间杀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飞刀手段都令他恐惧。

“对,我们退,我们现在就走。”不远处的二当家等人也惊恐连道。

“所有人,都让开,让都统大人他们走!”大当家嘶吼道。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加上黑甲军本身的名气,徐阳郡内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没敢来抢掠。

……

黑甲军军士们都羡慕的很,不过他们也没想过分银子。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这份手段,就连朱崇石本人都心生敬意。

“哈哈……”朱崇石不由笑起来,“好,都学,都学。”朱童定过规矩,家的后代,不管男女都要修炼内劲习武。如果资质不行修炼不出内劲。那是另外一说法。

对于那些身体力量只有千斤左右的武者而言,穿着重甲在身上,的确不方便。所以,这金蝉丝背心,绝对是武者渴望的宝贝。价格绝对比那饮血刀贵的多。当然像滕青山这种怪物,穿个几十斤的玄铁内甲,和穿一斤重的金蝉丝背心,是没多大区别的。

“律律~~~”

“哇。”青雨在房间的床上打滚,“哥,这床好软好舒服啊。”

诸葛青听滕青山说‘小雨’这两字,那么亲昵,不由心底一颤。

滕青山笑着『摸』了『摸』青雨脑袋:“小雨,你不放心你哥?”

“青山是都统,我当然得听。”滕青虎嘿嘿笑着。

滕青山心底暗赞,那位财神‘朱童’教育儿子也有手段,这朱崇石谈笑间都让人如同沐浴春风,心里舒坦。滕青山最讨厌遇到那种自认高人一等,将别人呼来喝去的纨绔子弟。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这东海,无边无际。”朱崇石感叹道,“没出海,你永远不知道,这大海是多么的可怕。在大海中,也会有不少海岛。有的海岛空无一人,有的海岛却是有大量的人。有的是野蛮未开化的。当然也有不少咱们九州子民住过去的。”

他之前预计的太美好,车队前进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慢!虽然说那些货车是有马匹拉着,可这官道的路,都是土路。小坑、石子、土块什么的,太多。这货车前进速度,自然慢的很。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当然以朱童的财产而言,即使很少,已经很多了。

“宗主,你答应不答应?”冀鸿询问道。

“嗯,看了。”冀鸿点头。

“没想到才回来不久,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虽然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要赶近两千里路程,因为要押着货物,每天能行个两百里,算不错的了。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许久……

“那七八十名护卫解决容易!我麾下兄弟们,调遣五百名弓箭手,两轮弓箭,就能灭了那些护卫!”大当家皱眉道,“最麻烦的还是黑甲军那二十三人!连人带马,一个个都披着重甲。刀剑难伤,要杀他们,损失的兄弟绝对不少。”

比如马耳朵,还有马腿!马尾巴!

战马力量本来就大,黑甲军军士每一个都有超过千斤力气,不少人还修炼《莽牛大力诀》。

战马、骑士的重甲上都占有鲜血、碎肉等,一片血腥气。杀敌过百,无一人受伤!这就是黑甲军!归元宗最可怕的军队!

不过……

“嗯,谁?”滕青山疑『惑』道,对那凶手,他倒没深究。

黑甲军战马飞奔,迅疾的前进官道上。

烟尘滚滚,官道上不管是富商行人、平民亦或是马贼强盗,一律都退到路边,唯恐惊扰到这黑甲军。

踏!踏!踏!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城主!”田单等走在最前面的四位百夫长拱手道。

“话别说明了。”刘和也压低声音冷笑道。

直接让表哥当百夫长?

奇经八脉的八条经脉通彻,就是九层大成。

白崎一震。

一时间涌出诸多念头。

门开启,冀鸿冷着脸走了出来。

冀鸿猛地转身,看向他:“我问你,这紫金被偷盗出去已经一天,你现在,有没有查出,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咻!

白崎脸『色』一变:“不好!”那无名暗器太快,他只来得及手中长枪一挥,才勉强碰到其中一道幻影。

“当断则断,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能在华丰城打下一番天地,在其他地方能混的更好!而且那个归元宗的混蛋,我董延总有一天,定要除他『性』命!”董延咬牙切齿说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