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求过于供
作者: 九尾鲤章节字数:54505万

可是……因为干粮势必占据了他们主要的物资,重武器,是难以携带的。

因此,他向自己的父亲王华,说出自己的志向时,认为科举并不重要,圣人所说的立功、立言,并非是科举。

自己一旦落入了这些恶徒手里,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

这方继藩,定是说话有些夸张。

咱们皇上,从不锻炼身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天天不是埋首于案牍,出行便是步辇来代步,可谓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他既不敢出去,告诉外头人真相,又不敢有其他的念头,假装躺在地上装死,装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朱厚照毕竟喝的臭麻子汤少,且又血气方刚,终于恢复了。

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拿下大明皇帝,使大漠与大明之间,彼此攻杀,无论战争如何惨烈,只要鞑靼部还在,那么……突兀等人,依旧不失尊位。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萧敬冷笑:“不像。”

对付萧敬,就是要凶。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方继藩这才想起了什么。

弘治皇帝继续道:“大漠诸部,而今式微,在朕看来,他们特来归顺,也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屈居于人下呢?若是朝廷对此怠慢,难免使他们觉得朝廷慢待了他们,更有甚者,若有有心人暗中怂恿,使这草原和冰原诸部都认为,我大明非但对他们轻视,甚至可能对他们怀又剪除之心,他们在恐惧之下,会不会鱼死网破?”

方继藩是被扯着进来的,衣衫不整,见了弘治皇帝,忙是捋着衣衫,正了头冠,方才和朱厚照一道行礼:“见过陛下。”

方继藩道:“我想,可能是守仁近来有些中年发福了,面上的肉长多了一些,这才像的吧,你别乱说。”

朱厚照倒吸一口凉气:“懂四五种,本宫不信。”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方继藩则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朱厚照顿时觉得,自己瘆得慌。

弘治皇帝受不了了,到了正午,心不在焉的遣散了众人,接着,对萧敬道:“这个王卿家,发生了什么事,查一查。”

这是奢侈无度啊。

弘治皇帝有银子,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然后王不仕被召入奉天殿……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告辞了。对了,陛下,儿臣……这事,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

方继藩看他面上果然……有点惨不忍睹,安慰他道:“还好,看不来什么。”

刘健想了想:“陛下,老臣倒也看过国富论,倒是对此,略知一二。这国富,离不开银钱的流动,可若是不流了,那么不妨,朝廷鼓励商贾进行募捐,如何?”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这朝廷和州府之间,就好像盲人摸象,地方州府瞎着说,朝廷也只好捏着鼻子认。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和王不仕一样,对于财富,虽有巨大的渴望,可同时,当他们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时,就不免生出了不安之心。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可现在……终于……终于有消息了。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

他阖目,一言不发。

王不仕微笑:“迟了。”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

方继藩慢悠悠的道:“殿下,我看刘瑾是个人才,既能跳伞又吃,历朝历代,也没有宦官可以如此多才多艺,不妨,太子殿下为他请命,让他去西厂如何?”

只是这外行厂……

不只是挂了一个修建铁路的牌子,在这牌子边,还张贴了告示。

现在发行的,乃是一千万股,一股一两银子。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战战兢兢的,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于是,飞球降落,终于下落至了云层下方,可无论朱厚照用望远镜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地面上有啥痕迹了。

弘治皇帝抬眼,看了方继藩一眼:“继藩哪,这蒸汽车的制造就不说了,就说西山建业铺设的铁轨吧,保定府那儿艰困,难道就不能,贱价给他们修一修铁路?朕的意思是,盈利可以少一些嘛。”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这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羞愧。

“朕知道了。”弘治皇帝道:“卿知难而退,自去兵部,请兵部处置吧。”

梁储方才,犹如做梦一般。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这人的际遇啊。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其实大家也不想的啊。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呼……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她忙欠身朝张皇后行了个礼,不急不慌的回禀道。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这御医里进行诊断,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蹙眉,便立即将手放开了。

弘治皇帝浑身颤抖。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自己最好的选择,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梁如莹人等,都显得紧张,这可是入宫哪,她们毕竟只是一群女儿家,半辈子都待在家里,是未出阁的女子,此后来了西山医学院,也是被方继藩保护的妥妥当当。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自己还是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妨,想的太简单了。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方继藩道:“儿臣谨遵陛下教诲,以后每日晨起夜睡时,都要感念列祖列宗的恩德。”

弘治皇帝面色冷然:“佛朗机人,欺人太甚,朕一再纵容,他们却日甚一日,不知天高地厚,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忍也,这个银子,朕从内帑出了。”

方继藩没想到,弘治皇帝竟是对踢球没有反对。

这足以证明,妇女们并不逊色于男子。

不得不说,方继藩这狗东西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他爹方景隆,却还算是一个忠厚正直的人,不少武勋,怀念起当初的一些时光,也禁不住老泪纵横,不得已,被人搀扶着,蹒跚而行。

人……原来会死的。

他便叹息,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

另一边。

他脑子懵了。

他只瞄了纸卷一眼,没有看到真切,只晓得有人活了,当时就震惊了,顾不得继续看下去。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后来大家发现,李陵还活着,原来是投降了匈奴。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刘健和李东阳心里只是苦笑,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后果,二人拜倒:“陛下,臣……得急奏……”

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

弘治皇帝将羊皮卷交给方继藩手里。

这一笑,外头的百官都吓得脸色变了。

弘治皇帝面上时喜,接着,又是无语。

早就说了,自己的父亲,断然不会死的,我小诸葛方继藩,岂是浪得虚名。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群臣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儿臣知道了。”

等一日的操练下来,整个人已是疲倦不堪。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少年郎,想当初,自己魁梧,这个小家伙,在自己面前,只是瘦弱矮小,犹如一只小弱鸡。

“来……你坐下。”

张懋随手取出一本:“此乃《礼记》。”又取出一部:“此乃大诰。”接着又道:“还有这本,这本,还有这本……这里头,都是章程,所谓凡事,都需得学会用典,什么是典故呢,就是规范,是规矩,就说祭礼吧,你父亲是郡王,应当杀多少牲口,牲口怎么烧制,何时供奉,供奉几日,需多少柱香,你知道吗?”

外头,便见朱厚照匆匆而来,见了方继藩,刚要开口,方继藩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快跑。”

似乎每一个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0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