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域魔王

木子晰-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648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7章:耳不离腮

木子晰 65648

“他?”夜如梦一时语结,是呀,她堂堂一国公主,无缘无故的,谁敢惹她,更何况是杀她。

男人最了解男人,特别是在他也懂得了真爱后,更明白这种心情,若是他心爱的女人被人这般的羞辱,他会更痛,会发疯。

“将她给我带过来。”上官云端冷笑,想跑,这戏才演了一半,还没有到最精彩的地方呢,她怎么能让她这么跑了。

“恭喜你呀,就要当父亲了。”他没有问,并不代表着叶寒不会答,叶寒向来都是那种,若是他自己不想说,谁都撬不开他的嘴,若是他想说,谁也堵不住他的嘴的人。

凤阑绝只是眉角再次微挑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一瞬间,所有的百姓的激情都被调动起来,虽然先前大家都有捐,但是,却都有很大程度上的保留的,而如今听到上官云端的那一席话,都纷纷的争先恐后的向前来捐款。

他的唇慢慢的从她的耳边移开,慢慢的,移向她的唇,然后慢慢的落向她的唇,轻轻的吻着,动作极为的轻柔,带着他的疼爱与珍惜。

“又累,又饿,没力气了。”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一瞥,有些郁闷地说道,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一大早的就被他戏弄,心中实在是有些气恼。

上官云端看到凤忆希那不经意见流露着的幸福,也真心的为她开心。

只能吩咐侍卫再去取一本来。

这严大人做事,还真是严谨,为了做到真正的公平,竟然直到那侍卫拿了书来后,才将自己的那一本拿了出来,他显然是不想在此之前让任何一方看到那书上的任何的内容。

蓝岚背到后面,便没有先前背的那么顺利了,有几处错了,不过大体的内容还是对的。

蓝岚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变的阴沉,特别是看到上官云端那慢悠悠的动作,完全不把她回事的样子,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的怒火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想到此处,蓝岚心中的怒火才散去了些许。

他是知道那规律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而她竟然一下子写出了这么多,这,这怎么可能呀。

所以,看到她这么的听从凤阑绝的意思,心中微怒。难道,她这么快就喜欢上凤阑绝了吗?

但是,凤阑绝却是意识到了,双眸猛然的一亮,愈加的靠近了她些许,压低声音说道,“云端儿的意思是答应嫁给本王了。”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中隐着几分沉思,他是清楚上官云端的能力的,而且也是深知凤阑绝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如此的坚持,答案不用猜也知道了。

凤阑绝的武功虽高,听力虽好,但是却也不敢跟的太近,而他们又都极力的压低了声音,所以,他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他也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凤阑绝能够让柳如絮少受点折磨。

“为什么不可能,我爱你,你的心中明明也是爱着我的,为什么不可以?”叶寒突然的伸了手,紧紧的抓住她,急声质问道。

“好,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凤忆希不会再嫁给你。”凤忆希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怕以为她是故意的拒绝他,其实心中是想要嫁他的。

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次,他竟然会如此的质问她?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皇后想要害她,还想要置身事外,那有那么好的事呀。既然要玩,就不如大点玩。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一笑,便跟着宫女离开。

上官凌雨只怕就是认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在这个柜子下面挖了这个洞。

只是,却是暗暗否认,以上官凌雨的小心,应该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柔儿说的对,他不去做,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秦思柔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一边的叶寒,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丞相不必担心,这些人并非进宫行刺的,本太皇与皇上都没事。”太上皇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沉声说道。

她们都是第一次进皇宫。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让她无法参加选亲。”一个女子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夜无痕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眸子深处漫过难以置信的怒火,这个男人,刚刚那话,原来竟然是。真是可恶。

这一刻,他明白了,她答应嫁给凤阑绝绝对不是为了报复他,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勉强,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轻笑中,从她那亲密的称呼中,都不难看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凤阑绝。

“你不会明白的。”秦思柔转向他,看到他脸上的怒火,微愣了一下,随即喃喃地低语。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本王也可以断定,玲妃还活着。”凤阑绝再次低声下了定论,只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更加的惊愕。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我明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变过,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着,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刻意的幸福。

按爹爹所说的,当年爹爹是被老夫人下了那种毒的,送进了二夫人的房间中的,那种毒可是没有解药的,唯一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有发生肌肤之亲,若是爹爹没有碰二夫人,那么爹爹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我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一定会恨我,但是我当时却不能不那么做,他若是真的爱你,心甘情愿的碰你,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被逼的,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碰了你,一定会恨透了你,恨你一辈子的,所以,我那时也是想帮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第二天还是向老夫人假报,说他碰了你。”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那个男人完全的惊住,双眸快速的扫过上官傲天,然后落在上官云端的身上,惊声道,“小晚,你?”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只是,她自己认不清情形而已。

凤阑绝的双眸猛然的一眯,眸子似乎突然的闪过一丝嗜血般的狠绝,总可恶的就是这只老狐狸,今天,他要好好的整整这只老狐狸,替他云端儿出口气。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王爷,本相真的没有污蔑王爷的意思,王爷一身正意凛然,自然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本相相信,这朝中所有的大臣也都相信。”丞相的脸上已经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连连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恳求。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他的这句毫不犹豫的话,以及那种当人不让的自信,让上官云端完全的明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之深。

等不到他们,又折回来的依琴与流萧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夜无痕坐的位子本来就离尚书大人很近,所以只要微微的侧眸,便看清了那画像,随即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这个女人,果真不一般。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思索,时寒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她肚子里所谓的‘孩子’?还是另有原因。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秦思柔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凤阑绝交到他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幸呀。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急急的走了过来,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凤蓝绝的面前。

凤阑绝的唇角的笑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再次慢慢的上扬,虽然那声音故意装出几分嘶哑,但是他却仍就听的出,正是她的声音。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哼。”二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一哼。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愤愤的质问道。

所有的人眸子全部都集中在了上官云端一个人身上,看到她竟然没有带喜帕,就那么站了出来,更多了几分惊愕,这个女人实在是大胆,不同寻常。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等到那两个宫女从她们的隐藏的地方经过时,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同时冲了出去,一人捂住了一个宫女的嘴,将她拉回到刚刚藏身的地方。

那两个宫女本来就十分的害怕了,如今突然被人捂住了嘴,拉住,更是吓的全身发抖,想要喊,只是嘴巴被捂住了,喊不出声来。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若是把刚刚太上皇的话连起来,便是,你不可能?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想要维护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么维护的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事情,岂容的抵赖,别人又不是瞎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