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玄冰邪
作者: 狂想分子章节字数:69026万

陶家派人看守在医院,不允许外人探望,保护古尧的安危,而陶家老爷子,和陶诗敏的父亲,也是极其的低调的来医院探望了一眼就走了,陶家老爷子摇摇头,显得很是可惜

“……”尤歌立刻闭嘴了,这是在父母墓前,他怎么能这样!

他回眸望着那道门,想起她说的再见……呵呵,再见么,他到是觉得,还真有可能很快就第二次见到。

了,只能向他抱以感谢的一笑:“谢啦。”

想起当年的事,霍律师至今还常常自责,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抱着对尤歌的疼爱,并非真的残忍无情。

不愧是赫枫选的店长,洞察力很强,够机灵。

容析元抱着小奶狗,得意地暗笑……尤歌的脾气他太了解了,知道那么贵的酒,她肯定不舍得倒掉的,那么只有喝了。

容析元摇头说没什么,但他的手就是迟迟没有去盛饭。

“嫂子,元哥来电话了,他说你的手机打不通。”佟槿说着已经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尤歌。

这是容析元请了一位大师级的名家所做,不是照片,而是亲笔所绘,人物生动传神十分逼真,远远看着还真分不出来是照片还是画。

“快看那是什么!”一个兴奋的女声响起,顺着她手指向的地方,人们又看到天上出现一个……那是热气球吗?

尤歌心里难过,她打电话给夏晴雪和乔馨,想问问黑珍珠还在不在,可她们的手机都关机。即使打通也没用,黑珍珠早被送去制作首饰了。

“真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抱歉……”服务生一个劲地赔笑,表情像苦瓜。

店长见尤歌这态度,立刻沉下脸来严肃地说:“你有没有点眼色?问你话怎么不开腔?这是总裁!”

以前别墅里的佣人都转到瑞麟山庄来了,沈兆也留下来帮着照看两个孩子。

容析元在得知老爷子的决定时,很难相信,可事实便是如此,只不过因为老人得了胃癌,所以提前让位了,而所有人才知道,老爷子对容析元的苛刻那都是假象,实际上是对容析元的考验和磨砺,为了就是最终将孙儿推上至高的位置。

龙凤胎宝宝长得那是很难分辨,谁见了这两个萌萌的宝宝也会毫无招架之力,只剩下软软的一颗心被融化了。

尤歌当然知道许炎只是嘴上说说,不是真的嫌弃。

赫枫就是看着不舒服,明明这俩孩子是容析元的,可还有个许炎在这里,跟尤歌俨然像一家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许炎才是孩子的爹呢。

回到隆青市之后,两个男人就分道扬镳了,也没提以后是否再合作的事。

野蛮粗鲁地将尤歌这水灵灵的人儿按住,他浑身散发着灼烈的气息,急切而又大力地索取着占有这具美妙的身子,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尤歌的笑声听在郑皓月耳里,简直就是难以忍受的诅咒,尤其是“小三”这样的字眼更是让郑皓月怒不可遏。

“呸!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他的玩物罢了,等他玩腻了,你以为你还能待在他身边?不要得意得太早,总有一天你的下场会很惨,我会等着看!”郑皓月恶狠狠地丢下这句话,气急败坏地冲进了客厅。

“爷爷,您身子要紧,先休息吧。”尤歌这心里难受,老人有病在身,却还为容析元的事奔波跑去澳门,这幸好是没犯病,不然后果就太可怕了。

这俩还不知道,在办公室里,许炎已经被苏慕冉踢了一脚……关键的一脚啊!

总结就是,凡是主动招惹苏慕冉的男生,都没好下场,因为,她不喜欢。

这时候,许炎也正走进来,瞬间成为了大家瞩目的焦点。

唐虞梅无时无刻不在打击着他的信心,每天都会嘲笑他,提醒他该死心了,不该对尤歌还抱有幻想,说尤歌不会来找他的。

两个女人的对持,谁都不会示弱,看似尤歌是年轻,但她在唐虞梅面前也不会显得紧张,反而有种针尖对麦芒的气势。

容析元狠狠一咬牙:“那小子果然没安好心!”

都是容家的人么?一出现就受到大家如此的“礼遇”,成为瞩目的焦点,她是不是也该算是蛮特别的?

尤歌红润的脸蛋露出甜甜的微笑,礼貌而又不卑不亢:“老爷子好,大家好,我是尤歌,以后请多关照。”

...只是凭着过人的敏锐触觉,李大勇动用了各种关系和人脉,最终查到了何碧翎的身份以及那位妇产科医生,紧跟着,一段豪门惊天秘闻就这么登上了头条,几小时之内就在社交圈被刷屏了……

容析元苍白的俊脸浮现出一抹苦笑:“唐虞梅,这样的局面,就是你想要的吗?”

况且,佟槿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翎姐说话的声音很正常,如果真的嗓子像她所说的很难受快要冒烟儿了,那她说话怎么一点都没有异常不受影响呢?

尤歌掐了掐自己的腿,强行收住心神:“咳咳……容先生,你对今天的收购案,有几分把握?”

“呵呵呵……尤小姐啊,贵公司能请到你这样的人才,真是太有眼光了。不仅长得水灵,还年轻有为,看来我们这一批人还需要跟尤小姐多多交流交流,互相促进,互相学习嘛……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应该庆祝庆祝。”罗永昌厚着脸皮,就是不松手。

楼道的角落里,许炎和尤歌在说话。

卢老先生精神矍铄,气色还不错,待人慈善和蔼,不愧是有爱心的慈善家,跟他一起出行,感觉就像是自家的长辈似的,自在温暖。

容析元深眸一沉,收紧了双臂,几乎与她唇贴唇了,狠厉地说:“你竟然答应?为了拿回公司,你也学会了不择手段吗?选择走这条捷径,你可知道将会是什么后果?”

当她走出电影院时,已经是快11点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她的心也越来越苦,最后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和许炎,没戏。

苏慕冉灰心丧气地回到家,失眠睡不着,自己灌了一瓶酒下去才睡着了。而她不知道,在她刚要入睡时,她的手机里多了一条信息,是许炎发的……“明天中午别送饭来了,我休假。”

=========================

“好,我明天就去找你!”

她不知哪里来得信念,就这么固执地等下去,始终相信他会回来的。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坏坏的有点淡淡的痞气,但他自身又有种天然的贵族气质,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而又充满魅力的气息。

这种感觉很爽,让尤歌首次体验到了与对手过招的快感。容析元啊……商界公认的一大人物,今天却栽了,与她面对面都没能认出,这确实是值得尤歌骄傲的事。

她很安静,对尤歌和佟槿说了声谢谢之后就不再说话,低头玩手机。

尤歌下意识地摆手:“不不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不是吧,说好了晚上出来聚,你小子又有事?”

“什么?你想说什么就直接一点。”

可这些对于尤歌来说,都是浮云,她此刻就像只受惊的小鹿,警惕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不是容析元!

...面对尤歌的柔情蜜意,容析元牙痒痒,用力揉着她的腰,嘴里含糊地低喃:“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但别人可没忽略她……

要骗一个单纯的小孩子,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当这个小孩还有致命弱点的时候。

“谁稀罕跟你说话?恶心!”

角落里,一人一狗看上去凄惨极了,人在犯病,狗也受伤,命运几何呢?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它不会说话,他却懂了它的意思,下一秒,他站起来,钻进车里,用毛巾为香香擦身子,就像个惯于养狗的人。

事件影响恶劣,一天抓不到歹徒,市民们就会惶惶不安,生怕万一运气不好给自己遇上,歹徒是有枪的,职业劫匪,凶悍程度令人心惊,无视警车护驾都敢去行动,还在两分钟之内就完成整个行动,这该是一伙怎样的凶人?

“现在才九点钟,我带你出去喝早茶。”容析元果断的口吻,预示着他的决定不可更改。

“这是我吃剩的……”尤歌忍不住嘀咕,实在难以置信,他居然会吃她吃过的剩饭?

容樯跟着容老爷子多年,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容老爷子会同意容析元娶尤歌,一定是当中有着很特别的原因,也一定是容老爷子极不情愿的,否则就不会这么排斥尤歌了。

可就在这时,尤歌却嘻嘻地笑着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啊……你要……你要老实交代你以前在孤儿院的事,不然……咯咯咯咯……不然我就不给你碰。”

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容析元只知道老爷子近期有修改遗嘱的迹象,但他不认为这是老爷子前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事呢?容析元直觉那绝不是件小事,只是现在还不了解。

坐在候机室,苏慕冉的手机响了,是许炎发来的信息——“明天中午送什么饭菜来?”

一个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会允许容析元去娶一个“傻子”?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容老爷子怒不可遏,横眉倒竖,只差没一口气背过去了!

“嗯……我想进去,可是沈兆说你有很重要的事,他让我在这里等你。大叔,那个老爷爷是谁啊,他看起来好像有点凶?”尤歌澄净的大眼里露出好奇,没有愤怒和悲伤。

没错,尤歌的任务就是拖住唐虞梅,同时沈兆他们假装成维修工,与容析元接头,递纸条……等他出来之后,立刻上车,离开别墅。

尤歌看到容析元了,眼里含着泪花,神情复杂:“你怎么不走?你明明可以走的,为什么要这样?”

“……”龙晓晓没好气地皱眉:“谁要当女汉子啦,我宁愿当个可以被人心疼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女人。”

这番话,只有心胸足够大度,意识足够理智的人才能说得出来。容析元停下了筷子,墨眸含着璀璨的光泽,心中暗暗赞许,不错,尤歌能这么客观地看待问题,这份胸襟,就连男人都未必能比得上。

那位女记者就站在容析元面前,扯着脖子提高声音问:“您会怎么处理这次事件呢,这是大众都很关心的问题,请您透露一下!”

郑皓月的好胜心和贪恋从未停止过,哪怕是现在,她依然不可抑止内心的膨胀,憎恨越多,积累着一点一滴啃食着她,会销毁她残留着一点清醒,让她做出更疯狂的事。

这下就热闹了,有人马上就提出质疑问尤歌:“你手里是什么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90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