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武极动
作者: 狂想分子章节字数:69026万

曲耀阳半靠在座椅里,半眯起黑眸看着前方,侧头看她一眼的兴趣都无,直接对着司机淡淡开口:“走。”

场中的郑惠华女士似乎也是好一阵吃惊,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仍是欣喜万分地让曲耀阳亲自为她将那条璀璨的宝石项链戴上。

两个人在保姆车内大吵一架,最终的结局还是不欢而散。

舒玲玲自是有些尴尬地回了头,赶忙同沙发里的男人道歉:“不好意思!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这位裴经理是刚刚从总部调任过来的,因为她暂时对我们分公司这边的运作情况还不太了解,所以在没有了解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才会这样,让您看笑话了,曲总!”

清晨的阳光从并未完全拉紧的窗帘缝隙当中透进来时,小床上的女人还是本能扬起手背挡在自己的双眼前。

******

虽然之后他与她谁都没有再提起过那晚发生的一切,但至少,她已不像先前那样恨与排斥他了,而且她还愿意继续给他做饭。

接着,这份合同就在这样不合时宜的情况下被送了过来——整个秘书室的人都知道,总裁一向是个工作至上的超级工作狂,不论下班时间,只要有材料送上来他都必须当天看完。

曲耀阳不自觉笑出了声,扑上前就去抓住她的被子拼命往里面挤,“怎么跟老公说话的呢?就你这样子还想当别人的妈,你好意思吗?”

“嗯,我现在正在去看子恒的路上。”

“军军他有什么错?小孩子做错了事情只要你好好去教,道理他总会懂的。可刚才那样的情况,你不问缘由,冲上前就打他,你知道会在孩子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而且你刚刚那样做吓着芽芽了!”

“我不要她!我不要她!呜呜呜……她是野种!她是野种!让她滚……”

大概知道她的担忧,尤嘉轩在电话里又道:“不过刚才我已经同冥皓说了你可能要过来的事情,他说正好他爸找他也有事情,他把接下来的时间还给我们,我跟他的安排取消,你过来吧!来我家找我,我现在马上就回去。”

他起身去拿扫帚,“这里我来扫。”

那要命的挤压瞬时也让疯乱中的曲耀阳红了眼睛。

曲耀阳那一刻确是大脑空白得很,理不清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本能地听到她说那些话后,脑袋充血,立时就跟着跑了出来。

“没有。”夏芷柔用手背揩过眼角,“当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好,非常非常要好。即使后来陆仲一次又一次地威胁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委曲求全,也是为了在耀阳的心中保留一个完璧无瑕的自己。”

看完了报道他又低头去看这散落了一桌的设计草图。

刚要心猿意马便迅速回了神,说:“你最近还有到那俱乐部去打高尔夫球吗?”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

她想让大哥开心,她也喜欢裴淼心。

聂皖瑜突然就回了北京,聂家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稀里糊涂扯了一堆理由,就这样把她跟曲耀阳的婚事给推了。

还是将走廊的窗户关严,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时,床上的男人似乎动了一动,他怀里的小东西也跟着轻哼了一声。

裴淼心很快在爷爷出院以前帮芽芽找到了一间愿意接收她的幼儿园,先前曲耀阳帮她找的那间幼儿园因为后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太多,导致入园的时间被一拖再拖,等到她接女儿回来的时候,已被幼儿园告知名额满了,让他们另寻去处。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翟俊楠猛然就有些尴尬,一把夺过她拿在手上的电话,直接按了一串号码。

……

“行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跟在曲母身侧进来的,还有一脸严肃和不耐烦的曲市长。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曲耀阳一脸疲惫地看到站在门边的小女人,就见她勾了勾唇,满脸娇羞的红晕。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青苗会’从前的干事王燕青,她同我说了一些和你有关的事情。她说,当初你曾经牵线搭桥帮她老公的公司拉过一份过亿的订单,对吗?”

裴淼心本来不意去管这闲事,且看曲耀阳又是虎着脸不快的,更何况这是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事儿都轮不到她管。可是,聂皖瑜从身后抓着她的手心却是极烫,即便隔着层层衣衫,依然滚烫得,令她的心灼热到难受。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裴淼心咬牙,下颌被他箍得生疼,几乎用尽了全力冲他大喊:“曲耀阳,你混蛋!你臭流氓!”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我刚刚才下飞机,几乎是在那边落地之后接到消息便立马又搭返程的飞机回来的,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生气,我头很晕。”他将她拒绝的话直接打断。

“我跟他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或许只是欠缺一点时间冷静。”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他看着她好半天没有任何言语,到是曲母更见伤心地道:“算了,我知道自己在你小时候给你了你太多压力和责任,所以这时候你不待见我也正常,只要你能回到咱们这个家来,妈妈就已经知足。”

裴淼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玄关处的衣架上取过小家伙的大衣,将她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后,回身对曲母道:“我带芽芽出去买菜,晚一点回来。”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90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