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轰天寒
作者: 狂想分子章节字数:69026万

当然李建山当初是自愿留下来断后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花蜂怎么就杀不完了。这要是这么下去,自己的元力一旦耗尽,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吗

“你说什么!!”

忆风华:我真心的吐了……夏洛,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恶心?

小麦挪了挪自己的身体,示意龙尧宸在她身边坐,她看着龙尧宸那张俊颜,合了书放到一侧的小桌上,问道:“有话想要对我说?”

“那你去死吧!”安饶翻翻眼睛说道,顿时,二人嬉闹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苏浩脸色越发的凝重,“可是,你认为沐风会听我的吗?”

颜若晞点点头,感觉到身边的人起身,随即离开的脚步,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直到听到引擎的声音渐远,她才收住了嘴角的笑,拨了电话出去……我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不管之间有多少隔阂,都没有办法打破这样的关系,而这样的关系叫做血脉相连……

“唔!”夏以沫眼睛圆睁,震惊,愤恨,无奈,一时间充满了太多复杂的表情,她双手抵在龙尧宸的胸膛上,眼睛微红,头发上滴落的水滴冰冷的滑过本来缓缓有些热度的肌肤,让她颤抖,这样的屈辱就像狂涛骇浪一般的席卷而来。

微微转身看着儿子,龙尧宸见他起身坐在床上,一双大眼睛在壁灯下闪闪发光,他却沉稳的轻咦:“嗯?”

话没有继续,可是,龙尧宸却笑开,这样的笑,瞬间就抵达了眼底,他看着垂着脸,小手不安的绞着被子的乐乐,这刻,他觉得,就算失去了这四年的陪伴又如何,乐乐,是他的儿子,不管任何都无法改变这血脉相连,这点,是苏沐风永远也没有办法替代的。

他的不回避烈风也不介意,心里知道他还没有完全搞定小乐乐和夏以沫,怕大家去了,他脸没地儿搁。

车在沉寂的夜里喧嚣的滑过,一个急刹车后,平稳的停在了别墅。刑越急忙下车开了车门,龙尧宸率先下来,然后将夏以沫抱了出来,他看着怀里两眼空洞的没有一点儿光彩的人,剑眉紧蹙。

“失败了?!”段震抬起琉璃烟斗吸了下,已经半白的头发就算是在深夜也被疏的一丝不苟。

龙尧宸低沉的声音震动了耳膜,夏以沫缓缓睁开眼睛,她此刻没有心情去想龙尧宸为什么会知道她在演奏团上班,毕竟,对他,她从来就是个透明的。

“吱————”

“曾月如今的位置,你觉得是曾首长的庇护还是什么?”

“龙帝国!”李逸说的很平静,“不管是财力还是影响力,没有一家可以和龙帝国比拟……但是,这次标底,龙帝国出的最低!”

夏以沫的心渐渐的悬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动,一秒一秒的都成了她心里的煎熬,最终,她有些承受不住车内诡谲的气氛,忍了忍的说道:“那个,我……我……”

夏以沫的牙咬的“咯咯”作响,脸上那化不开的哀戚透着自嘲和自怜。

“那怎么行?”龙天霖嘴角噙了抹冷漠的气息,“人家都打在我脸上了,我还沉默……岂不是丢了龙岛的脸面?”

呵呵!

话落,龙尧宸微热的吻落在了夏以沫的脖颈间,苏苏麻麻的触感让夏以沫入坠深渊……惊慌,心被扰乱!

“真的!”夏以沫为了可信度,还重重的点了下头,许是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快,有些做贼心虚的程度,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清澈的眼睛看着龙尧宸,别扭的说道:“我听兰姨说,你有时候忙的饭都顾不上吃,如果你陪我吃饭,那么……你也就可以正常吃饭了……”

一个淡漠冷峻的男人,不停的揉着拍打着雪,然后……

龙尧宸倪了眼夏以沫,墨瞳深处有着戾气,他只是瞟了眼,没有理会,心里却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乐乐的“叔叔”很是郁闷。

“你不会有事的……”龙尧宸唇角微微抽搐着,他鬓角轻动,不自觉的,将夏以沫的身体微微向自己的怀里拥了拥。

夏以沫这会儿心里复杂的不得了,她说不来自己是什么情绪,好像有开心,又有抗拒,又有迷惑、茫然……

龙天霖偏头看着她,依旧在笑,那笑容只是停在嘴角,眸光却深邃,“你是不是觉得哥这个记者会是为了你?”夏以沫喏了喏唇,龙天霖嗤笑一声,“你还和以前一样傻……”

前半句话话刚刚说出口,夏以沫的脸就变成了惨白色,龙尧宸猛然见眸光一凛,什么都没有说。寒着脸上前拉着夏以沫就出了房间,紧接着,凌微笑和龙潇澈也已经出了房间,两辆车一前一后,速度疯狂却又平稳的朝着a市龙帝国私人医院飞驰而去。

“乐乐不能碰的东西没有!”龙天霖认真的回答,虽然大家都没有去说什么,可是,当初对乐乐他和哥都之前就有做调查,乐乐有些东西是过敏的,“他也只是吃了提拉米苏和喝了橙汁……”

夏以沫当初在医院做换眼手术是大家都知道的,那次是何医生做的,因为当时夏以沫是孕体,就算用了sam温和的药物,可是,却还是会对胎儿造成影响,也亏得当时用的sam的药物,否则,孩子生下来肯定存在大的隐患……

副院长拿着检查报告脸色沉重的转身出了急诊室,意外的,他没有想到外面又多了四个人,但是,毕竟经过大风浪的人,他随即凝了神打了招呼后就在夏以沫急切的目光中将大致情况不敢有所隐瞒的详尽说了一遍,又将后续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一并说了……

夏以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乐乐,因为已经过了凌晨,龙潇澈和凌微笑先回了酒店,龙尧宸和夏以沫在医院里等着乐乐苏醒。

命令式的不容置喙的话语透着霸道,莫忻然怔怔的看了半天,方才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意……从那晚知道了父母的事情之后,冷冽的态度就变得卑微起来……她不是不清楚,只是,不想去面对。

冷冽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样的笑就好像外面湛蓝天空上的骄阳,透着一股子让人热到了心里的狂炙,“我会转达!”淡淡的一句话,没有泄露任何情绪,“但是,仅仅是转达!”话落,他顺势挂断了电话,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少许的同时,抬步往电梯走去……

莫忻然眨巴了下眼睛,微微仰头,从楼顶垂下的水晶琉璃灯散发着让人迷离的灯光,仿佛能照亮整个黑夜一样。

攥着玉鉴的手越来越紧,直到边角刺痛了手心,莫忻然方才猛然回神。她摊开手掌看着手里的玉鉴,因为这个……她一直在坚持,一直在等他,等着他能够带着自己脱离这样的命运。

龙尧宸虽然拥有很多赌场,可是,他却很少来,更不要说没有事情的情况下,很晚都在这里,今天……显然很奇怪。

“小麦下个月会在a市举办慈善演奏会!”龙尧宸话落的同时,人已经出了办公室,独留下了满是的冷漠。

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此刻电脑的界面已经变成了“y”,就算他利用了和xk对接的程序,却还是在五分钟后被莫宁宇控制了。

无力感让他懊恼,冷冽躺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手指间夹着的烟冒着烟雾,微弱的火星一闪一闪的,透着明灭的焦躁。

被人一下子道破了心里的想法,夏以沫怔愣在原地,也忘记了两个人身上的污渍,身体姿势有些诡异的看着龙天霖,脸色更是不停的变换着:“我,我……我没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90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