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第100章:日东月西

阳光在线客户端 作者: 安家白粥

“就是‘祥福生’华康街465号的那间老店里。”

裴淼心在听到“庄周”的名字时怔了一怔,迅速坐正身子,望向曲耀阳的方向。

拓已君这时候搭腔:“曦媛桑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父母常年都在国外,要是办酒,也不知是在札幌还是他们的旅居地办。”

“一凯你看,他果然是没有选她的,再是一开始心动的女生,只要后来有可能被拒绝,男嘉宾不想空手而归,所以还是会牵一个走。”

她冲他笑笑,还是初时的模样,天真烂漫得好像永不知世间疾苦。

裴淼心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却除了抱住他埋在自己胸口使坏的头外,不知该如何反应。

真正至高无上的“公主病”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

……

门外的大客厅里,曲母正抱着满脸泪痕的军军坐在沙发上,一边低头帮孙子擦着眼泪,一边半带不耐烦地望着门前的小小身影。

夏芷柔的眼睛也是极美,看到他不出自己意料的模样,又想着他拿了那个件袋回来这么久,居然一直没有呈递也没有告诉自己。那他留着那个袋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

她的动作一顿,还是抬头笑了起来,“好,那我现在就走!”

他打开车门向她,“上车吧!我是专程过来接你的。”

……

再低头去望坐在石桌前的裴淼心,她亦是冲她笑笑,表示没发生什么事情。

一群人顺着八点多的石子路下山,看着这时候才要暗下来的天色和各类装饰品小店里来往穿梭的人群。

夏之韵赶忙先招呼自己身边的男人进去,这才在夏芷柔身边转了一圈,“怎么样,我身上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前几天phoenix带我到巴黎去看秀的时候买的,目前国内还没有卖的,你想买也买不到,秀场刚出来的最新款,直接从设计师手上拿到的。”

一派西装革履的曲市长望了望她,又去望那紧闭的门扉。

“我没有,你这傻瓜。”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为什么来丽江?”压抑住就快要疯狂的喘/息,只是这样看着她,他的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沸腾。

翟俊楠不信,“别撒谎了,你要真结婚了为什么不戴戒指?还有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在维新街的童南路上遇见你时,怎么不见你老公来接,反而要你大半夜的送别的男人回家?这不符合逻辑啊!再说了,就算你真的结婚了,我看你这老公也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公,赶紧把他踹了,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去!”他一毛巾挥过去,正好被苏少一抓,“要你在这多管闲事,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我心里高兴。”

两个人正说话的当口,苏晓的玛莎拉蒂小跑,一下就给抛锚停在了半路。

裴淼心抬头望了望这暗沉的天色,到处黑压压一片,似乎真是要下大暴雨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你!”曲母一口大气没喘上来,差点就这样被夏芷柔弄得背过气去。

自从奶奶去了以后,她早该料到,曲家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也早就,没有家了。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直到佣人将晚餐做好,裴淼心饿得不行,才坐在餐厅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

“爸,我想说几句话……”

他似乎牟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什么,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打开车门问她:“正好晚上你也没吃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点小吃再回去。”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原来她同他一起五年,到临分手的这一刻,换来的却是这四个字!

两个人开开心心吃了顿午餐,裴淼心起身去洗手间,站在水池前洗手时,突然遇见正推开门往里走的王燕青。

曲耀阳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驾驶座的方向丢去时,直接报了地名,“把人送到目的地以前不准停车!”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裴淼心怔忪着不知道所以然,他却突然埋首在她胸前深吸了口气道:“老婆,你可真香……”奶奶盯着小姑娘的模样,明明面上还在努力微笑,双眸里的光彩却偏生僵硬到了极点。

******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他戴上耳机去接电话,转头的时候对她笑得云淡风轻的,好像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裴淼心扯了扯唇角,“不介意。”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眼见着爷爷要在餐桌上发火,曲臣羽慌忙弯了唇角安抚,“爷爷,子恒已经大了,有些道理他懂的。”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只得轻声安慰着。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若说这个时候曲耀阳还听不明白她话里意思,那就真真是傻了。

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这会正是凌晨,如果他陪臣羽再喝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天就亮了,那女人也该起床了吧!曲耀阳的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可曲婉婉听在耳朵里,当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夏芷柔滔滔不绝地说话,包包里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天还没亮裴母就从曼哈顿赶了过来,远远在机场里看到来接她的裴淼心,赶忙快步过来将她一抱,“淼心,我真是想死你了,已经这么多年,原来已经这么多年……”

裴淼心将袋子里的调料包拿出来,一一挤进刚刚沸腾了水的小锅子里,才将火势调到中等,把圆圆的面饼放了进去。

“那就把军军送回孤儿院去啊!反正他又不是我跟你的孩子!等到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孩就把他送回去!我不要你因为想要补偿我而帮我领养一个孩子,耀阳,我是个女人,我也有生孩子的权利!我不能让你爸妈他们一辈子看不起!”

用力关上书房的房门,拉了她到卧室门口,这才对着泫然欲泣的女儿,“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你不把他惹到生气就不愿意消停,你还嫌他外面的女人不够多,想要给他多一点的机会出去躲清静是不是?”

夏芷柔咬着下唇,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沉着声道:“妈,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他想说的话明明不是那些,也不是为了激怒她或是让她觉得难堪。

糟糕!

曲耀阳刚做了一个准备追上楼梯的动作,眼角余光里正好瞥到微微挑着眉望过来的陆离。

裴淼心一怔,下意识想向后退开,但也只是须臾,清醒着的大脑让她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人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尤其是在这一刻,她不该拒绝他。

一次错误的爱与婚姻,到最后不过是害人害己,而她再也不想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与退路了。

裴淼心点头,“嗯,你就是。”

“先、先生,阿成人微言轻,有些事也是身、身不由己的……”阿成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平常最怕曲耀阳这种说话只说一半还要让你猜来猜去胆战心惊的男人。

这半年来给她的最大的惊喜就是,曲耀阳虽然因为眼睛看不见而赋闲在家,虽然偶有秘书上门向他报备工作上的事情,可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待在家里,有时候是静静坐上一整天,有时候是靠在阳光房的沙发上跟芽芽通电话——只因为半年前裴淼心同曲臣羽结婚之后两个人便带着芽芽一起到国外去度蜜月。

他低头微眯着不太看得清楚的眼睛朝一旁的垃圾桶走,在垃圾桶的盖顶上将烟蒂摁熄之后才回头,换一张温柔的好好先生的脸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裴淼心皱眉,“那苏晓她,可是怪我了?”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洛佳激灵了一下,招了招手说:“朗少,还搁这待着呢啊!”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她被臊得脸红脖子粗的,只好用力去推他,“不许乱说,家里还有人呢!这样不好……”

尤其是在看到他已被自己的工作弄到繁忙不可开交,尤其是胃病频发的时候,仍然小心翼翼记挂着她的一切,成为她事业的导师,教她谈判的技巧,甚至是偶尔给她一点小提示。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你懂,曦媛。之前我不还同你说过,我一直在担心跟‘宏科’换股以后,‘玉奇’会被它吞并?这几日你我都看过两家公司的相关数据,其实像‘玉奇’这样的小公司在‘宏科’的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宏科’拥有‘y珠宝’,何必再要一个‘玉奇’?”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

就像他总以为这一生或许都再没有机会见到与得到的小女人,她终于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再不害怕她在他每每面对她时总要失控的情绪里挣脱。

他并非诚心想要同她过不去,只是太过鲜明的对比,她把以前只会对着他的笑颜扯得分崩离析。她不再缠他不再耍无赖,也不再对着他没心没肺地笑了。

他这一声吼让她有些莫名其妙,瞪大了眼睛看他,“你有叫我等你吃饭吗?”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曲臣羽凑在裴淼心身边,问:“冷不冷?”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笑声,有大的,有小的。

曲市长一听就轻拍了下桌子,“你要不高兴就别在这里坐着,少说两句都不行,我教训儿子,又惹着你什么?”

曲母冷笑一声,扭过头去,“你惹我的还少了。曲成益你给我好好记着,你干的那些个破事儿我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却并不代表它没发生过,今天我让你在外边的儿子以我儿子的名义结婚,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别妄想再在这餐桌上给我甩脸色看。”

“好好的谁又甩了脸色给你看?你说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的事了,我让你的也都让你了,同样一件事情你总要翻来覆去的说,你在孩子跟前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不远处的曲耀阳,斜靠在椅子上,任曲市长跟曲母抱了芽芽过去喂东西给她吃,自己就着面前的酒杯喝了些,才觉得本来香醇的茅台喝在嘴里竟然苦得涩人,滑进胃里跟玻璃渣子一样,刺得他浑身都疼。

原来她曾经那么爱他。

他发现今天新娘模样的她美得跟团火似的在烧,烧得他神经痛,全身痛,大脑也痛,心尖一颤一颤的,整颗心都乱了。

等他回头的时候,周围都是散场的人们的轻叫,而曲母,就硬生生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怎么会害怕?这一区的治安本来就好,我住在这里挺安全的,你不要担心。到是刚才在宴会厅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跟易琛?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而且我已经有芽芽跟思羽了,我现在只想为你们,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不好吗?”

他进屋的时候,墙角的加湿器正发出“咕噜咕噜”水蒸气蒸腾的声音,而曲母则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借以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她的身旁。

“曲子恒我提醒你,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别跟我说什么相不相爱。这个世界上,最幼稚最不值钱的,就是爱情这种东西。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是不是在你的眼里,我们曲家人都跟傻瓜一样没有区别?”

苏晓气怒着扬起手要呼她巴掌,“你还说!你还敢说是不是!”

裴淼心心痛到了极致,脚疼反而有些麻木的感觉。

苏晓看到她一副面色惨白,甚至嘴唇都有些发紫的模样则更是来气,当真抓住夏芷柔就开始猛扯,“你他妈什么玩意儿,别给脸不要脸了,爱你妈啊!”

夏芷柔站在专柜前发呆的时候,夏母已经大包小包的拎了过来,“这些全部都是今年最新款的冬装和包包,现在不是至尊vip都拿不到这些东西,还好我早交代过这里的店长,冬装一来立马就给我打电话,你看,这就是效率,我保准你是整个a市第一个拿到这些新款的有钱太太。”

这几日怀孕的难受,再加上曲耀阳对她态度的冷淡。她只知道从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对她,每次他若发了她的火了,她只要一袭性感的蕾丝睡衣上身,再在他面前表演几下,保准他的气就不会太长。

桂姐这样说是怕她与曲耀阳见了面会尴尬,又或者桂姐其实到现在也没习惯过来,原先唤得好好的“大少奶奶”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二少奶奶”。她不去提起与说破,只是怕说出来大家都觉得难堪跟尴尬。

小家伙睁大了无辜的大眼睛仰头瞄了瞄裴淼心,又带着满脸歉意去望正在开车的男人。

曲耀阳到是不甚介意,突然又开口道:“对了,先前我帮女儿找的那间幼儿园是市政干部幼儿园,那里除了环境好、硬件设施完善以外,还同时请得有生活导师和外教。那的园长是原财政局朱局长的小姨子,先前我跟她有过联系,说是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想到那去,不过后来你们一直没有过去她也并没有再提,这次若是你们还想,我亲自送你们过去,当面跟她说要个名额应该没有问题。”“啊!”她惊叫一声,被人重重推撞向一侧的墙壁,紧接着贴到她跟前来的男人却显然让她吃了一惊。

曲耀阳一瞬不瞬地仔细盯着她的小脸,一只大手紧紧抓在她的胳膊上面,另外一只则撑在她脑袋旁的墙壁上,阻断她的去路。

“就算你已不再爱她,可她到底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这几日你明明就在a市,却偏偏要骗她说你在国外。你看到这满城的报纸沸沸扬扬闹成什么模样了?我为了不牵连上芽芽,只好将她留在伦敦。可你看看a市现在发生的事情,难道两败俱伤就是你要的结局?”

他在那套房子里坐了七天,整整七天,一边打电话一边抽烟。

可这次夏芷柔却不是一个人来,她还带来了曲母跟曲婉婉。

绝望到深处的时候她甚至连挣扎都没有了,只是不声不响也不动弹地立在那里,任他为所欲为,就像已经失了灵魂的破落娃娃。

她还是他眼里那个曾经单纯无敌的小女孩,她其实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坚强。

他绝不能再丢了她了!

曲耀阳一怔,快步奔到那电话录音跟前,想要伸手去接,却又突然定在那里。

裴淼心说着,情绪都有些激动起来。“没有。”裴淼心摇了摇头,

他的话还她倏然红了娇颜,等待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一夕得到回应,好像这样与他没有任何距离的相处,反而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晚上害怕吗?”

她支吾着道:“那你就开着台灯睡,我喜欢关灯,我睡觉不能留一点灯。”

他又焦躁又烦躁,可也不敢真的把她吓着了。被推到门口的同时他赶忙一个回身,从身后揽住她的纤腰紧紧将她箍在怀里。

“能别赶我走吗?咱们都有好多天没见了,这会儿才好了这么几个小时,你难道就不想我吗?”他可是想她想到发疯,想到夜不成寐。

曲耀阳抬手揽了揽弟弟的后颈,一切尽在不言中。

“臣羽……”裴淼心细细柔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似乎因着夜半起身,朦朦胧胧还有些睡意,所以说话的时候都娇娇软软的,好似没有多少气力。

她说:“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闭着双眸闷不做声,他也不知道是怎的,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混乱的声音里,有她在他耳边的笑声,有臣羽刚才同他说的话,还有此刻她在他耳边叩着车窗说的话。

“淼心!”洛佳打断,“跟陈副总出来以前,我有认真研究过你的设计。是,从设计图上来看它的模样已经趋近完美,可是工厂加工出来的样板和我在‘祥福生’里拿到的货品确实是在设计方面有些细小的出入。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出入,我们经过多方考察与验证,它是真的存在会划伤人脖子的可能。”

裴淼心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你的意思是,会开除我吗?”

“我现在能不能直接跟当事人对话,我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我设计的哪一部分出了问题。”

“耀阳,是我,我跟伯母在附近逛街,正好就在你公司附近,要不中午咱们一起吃午餐?”

“耀阳……”一旁的夏芷柔感觉到这边的动静,侧身开了另一侧的床头灯,正好看见他仰靠在床头,为唇前点了一支香烟。她那一侧头,店里店外,两个极端。

严雨西的目光侧过来,落在始终不发一言的裴淼心身上。

她重新回到卖场,有些无精打采地站在珠宝柜体的前面,这几天她有试着画易琛交代的图稿,可是画出来的东西,却总不大尽如人意。

有柜台经理看不下去,慌忙过来赔礼,又着人换了几枚新的戒指。

他甚至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她像四年前一样完全从他的生命里消失,哪怕她就在他的跟前,他也没办法容忍她对自己的冷漠疏离。他发现自己要下好大的决心,需要很多的压抑,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她的事情,只要一想到她从此以后会跟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她会有她自己的家庭,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呼吸——他拒绝,甚至根本就不能去想这样的事情。

大手有些颤抖,他再次强调:“别闹,心心,你乖,有什么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再说!”

“有!怎么没有!你还……喜欢我,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心心,我还记得以前你从缠着我说你喜欢我,那么现在呢?你嘴里口口声声说不,你不过是想报复我!好吧!我承认了,我投降了,我随便你想要把我怎样都无所谓,只求你别再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了。以前你从来不会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的,以前你会一直待在原地等我。所以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我知道的!不然这次你之前不会跟我上床!只是因为过去我伤你伤得太深,你想打击报复我所以才会这么说!”

曲耀阳头晕眼花得更深,不管是眼前的路还是她的脸,全都模糊得看不清楚颜色。

那个抽屉里,放着他平常惯用的保险套。

夏之韵头晕目眩还闹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整个人已经一下摔坐在床边的地上。她身上的衣衫本就单薄,再因为这突然的一下,整个人就更显凌乱。尤其是右边脸颊上火辣辣的一记巴掌印,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显狼狈。

“可是私底下……”曲耀阳说着,模样愈冷了几分,“你再做些挑战我底线的事情,就别管我翻脸无情!”

“妈……”

赖欣白了眼看她,精明的大眼睛一转,还是一针见血,“我姨妈跟姨父的破产清算已经完成,他们是不是还不知道你跟耀阳的关系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他们还以为曲耀阳会照顾你是不是啊?”

看着面前的小表妹低了头,一双红红的大眼睛似乎万般委屈在心头。赖欣深吸了口气道:“姨父姨妈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

裴淼心的心跳也跟着快要漏了半拍,肩上突然一紧,知道是他来揽了她的肩头,继续对着裴父裴母,“从前我多有不懂事的地方,没有认真去看过与关注过她。可是这几年的相处到底让我明白,她是个多好的女孩,不然我家里的人也不会那么喜欢她。”

“以后我会经常过来,有空的时候就给你做你喜欢吃的东西,不管你喜欢吃什么,只要有空我们就一起去买了回来。”

天快亮的时候,接到严雨西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怎么的你,还在家里睡着是不是啊?这都出大事了!”

临到门口的时候听到电话里的严雨西说:“那孩子没了!这回铁定是没了,我在急症室门口都听见了!”

曲母这时候打岔,“老二媳妇的办公室现在就在‘宏科’的楼上,罗太太什么时候有空……”

那两名会员说完了话就想闪人,裴淼心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再让大家难堪,正准备作罢,旁边的曲母突然快步上前。

另外一边,曲母显然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平安度过,只是冷着声又重复了一遍,“我再问你一句,你想要陈述的究竟是什么事实?那些记者喜欢无中生有,你们也是一样的人吗?我总以为今天能到这里来参加梁老太太寿宴的人,至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懂那么点礼数的人。可是二位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我们家老二是刚离世不久,可这也不是你们故意重伤我儿媳妇的理由!”

等到自己真的拥有了以后他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么珍惜与宝贝他的她。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