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第63章:过而能改

阳光在线客户端 作者: 安家白粥

景炎怕是认为,她拿到火焰果暂时也用不了,所以才会大方的把火焰果给她吧?

暗卫丢了三个炸药包就收手了,炸药的数量有限,不能这么浪费。

顾千城默默接过烤得金黄的兔腿,“谢谢。”

暗卫各自嘀咕,丝毫不知秦殿下就在一旁看着他们,然后……

顾千城知道自己这一关必须过,咬牙说道:“殿下,人在面临死亡时,会暴发出强大的潜能,生死关头也不可能隐藏实力。殿下要是不信我,可以让人抓一头老虎,或者一匹狼,把我和老虎或者狼关一起,自然就可以看出,我能不能驯服老虎和狼了。”

顾千城被秦寂言闹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看上去狼狈致极,可是……

景炎的手下进来时,见到景炎通红的双眸,一瞬间愣住了,却不敢多事的寻问,只是跪在地上道:“主子,长生门唆使皇上,派人前往双城遗址,试图寻找龙凤果。”

为人属下,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待到顾千城与秦寂言离开义庄时,天已经黑了,城门早已关闭,可这些都影响不到秦王殿下。大秦有禁宵,也有晚上不得开城门的规矩,但秦殿下要进城,谁敢阻拦?

之前在书房,顾千城想了n种问法,可事到临头发现哪种都不好用。破罐子破摔的顾千城,决定单刀直入,直接问道:“殿下,七夕宴选妃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事,顾千城就是一脸的泪。

“顾姑娘,我们这就去准备。”暗卫饭也不吃了,将半生不熟的肉随手往嘴里塞,就飞快的把火灭了,然后捡了枯枝树叶将痕迹掩去。

早辰没有看到孙妈妈,顾千城心里就很不安,正想派人去找,就见一个粗使婆子,在外面慌慌张张地喊道:“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昨天还在为她脚好了而高兴的孙妈妈,今天就变成了一俱冰冷的尸体。顾千城眼中的泪一颗一颗往下滑落,在众人给纷纷后退时,唯有她上前。

她不能让孙妈妈死不瞑目,也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旁人给长生门面子,他秦寂言却是一点面子也不会给。“尤其是莫老大府上的人,全部给本宫拿下,违抗者,杀无赦!”

唐万斤已经“表演”完了,而山还在!“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武毅行事一向谨慎,即使老管是秦寂言的人,是顾千城口中可以信任的人,武毅仍旧没有让老管家插手唐万斤的事,完全是亲力亲为的照顾唐万斤。

再说了,就算没有这个规矩大秦来使也是不怕的,大秦强于北齐,强国有强国的骄傲,北齐今日敢斩大秦来使,明日大秦便会挥兵北上。

黑衣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摘星的话当回事,一个个暗松了口气,暗自猜测那个叫摘星的女人,是在胡说八道,要不然顾姑娘能毫不在意?

仿制前朝古画有那么简单吗?

“太可怕了。”看着顾千城将孩子取出来,少女即震惊又兴奋。她自己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兴奋,可她就是很兴奋,哪怕害怕也不肯移开眼。

“刺杀太上皇,破坏圣上的登基大典,实在是可恶,长生门目中无人,当诛之。”一干朝臣气愤不已,几个热血的将军更是恨不得撩起衣袖,抡起拳头与人干一架。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声接一声响起,火光冲天,根本寻不到出路。

战局就这么僵着,顾千城几人不会被抓可也跑不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方肯定要落到劣势。

蜘蛛女毁了人家一家,可却没有一丝愧疚。

“扑通……”船上,还真有胆小的腿软了,给跪了。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老皇帝不仅起疑了,还因此事厌弃上秦寂言。

秦寂言打开车门,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六扇门这些人不比户部那几个官员。六扇门的人是他的嫡系,他养出这批人也不容易,他轻易不想牺牲。

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秦寂言没有去见顾千城,也没有急着把棋谱给顾千城送去,而是自己在书房里,照着棋谱抄了起来。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顾千城也没啥好心疼的,拿起匕首就去撬脚上的铁链。锁住顾千城的铁链,就是监狱里常用的链子,没有多久顾千城就撬开了,而且还没有破坏原锁。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老管家一走,顾千城就把子车手里的饭菜拿了过来,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

子车侧身避开,将铜盆放在一旁,巧妙地将其遮住,“姑娘又吐了,我先去给姑娘倒了盆中的秽物。”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既然起了二心,就别怪朕不客气了。”秦寂言的左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可预想的路并没有出现在顾千城面前,出现在她面前的仍旧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上并无数字,而是画了一个极大的阴阳八卦图。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摄政王看了顾千城一眼,却见顾千城一直低着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再加上秦寂言面露不满,摄政王也不好再看,忙让太监去搬座位。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四个字,完全将秦寂言这一路的心情表达出来了。

“怕什么,你还会背叛长生门不成?而且那老东西也同意了,事情结束后,会给我们解蛊,到时候他要是敢不给我们解蛊,我们就弄死他。”子羊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只是,这话心腹太监心里可以想,却不能说出来……送走封似锦后,顾千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封似锦离去前的那句话。

他会告诉顾千城吗?

平西郡王妃也不隐瞒,将事情说了一遍,“言倾那个孩子要去西北,我和他父亲都不同意,可那个孩子执意要去。千城,你帮我去劝劝他,让他留在京城好不好?我们夫妻俩就他一个孩子呀。”

血渗进去了,那就说明风遥是凤云霁的儿子,是凤家的子孙!

老太爷根本不知顾千城回来的事。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暗卫现在也不敢肯定,有没有人和向导一样潜进邺城,安全起见他不能让顾千城单独行动。

顾千城看着前后、左右一脸紧张、不断的后退的侍卫,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侍卫到底怎么想的。

秦殿下的回答是:“本王的手要忙着杀人,抽不出空来,只得委屈千城了。”

有了光,顾三叔这才好些。只是一想到,在侄女面前丢脸就觉得尴尬,好在顾千城体贴,并没有多提,只是与顾三叔继续往前走。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除了你,还有谁不简单?”秦寂言可不觉得顾家第三代有什么出息,要不是有顾千城,顾承欢和顾承意算什么?

“夏天不吃冰,那还能叫夏天吗?”她已经吃很少了,也就是饭后喝一杯山楂汁消食。

老太爷说得没有错,言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错过言家了,她恐怕遇不到更好的人家,可是……

知道她不会顾念姐弟之情,连姐姐也不叫了。

现在,大家身上都一样有罪名,皇上总不能只处理他们这批人,对自己的心腹就不处理吧?

顾夫人怒极反笑:“千城,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什么杀人偿命,你奶妈妈是失足落水,不信你问问今天早上看到的人,问问和她同住的下人。”

那几个抬尸体的粗使婆子,见状立刻丢下尸体,朝赵婆子追去……

当然,这一切封似锦做得不着痕迹,至少不会让钦差太明显的感觉出,他被人控制了。

老爷子训人时,不说脏话、说重话,也不是说顾千城有错,他只引经据典,一条条的告诉顾千城,让顾千城明白棋艺的重要性,让顾千城能重视自己的才能,让顾千城自己去分辨对错……

老爷子的口才那是不用说,就是老皇帝也曾被老爷子说得一脸羞愧,连连认错。可顾千城呢?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些人,也没有顾千城的耐心。

顾千城一刹那看迷了眼,到嘴的话也忘了说,就这么看着秦寂言的笑颜失神:秦殿下笑起来真好看!

暗卫从地下的泥土中,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透明白卵。那白卵透明晶亮,水嘟嘟的,好似轻轻一戳就能碰出水来。

暗卫满头黑线。

君亦安确定了唐万斤不会有事后,就不再到处活动,安安分分地在药园,等药王谷的人送银子来。

顾千城知道封似锦的去处后,一脸同情的道:“你真得是大秦有史以来,最可怜的状元,没有之一。”

“是。”言倾当然也不会认为,秦寂言此举有什么问题。

言倾一听就明白了,双眼猛地一亮,连连点头,“末将知道该怎么办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