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第37章:莫逆之交

阳光在线客户端 作者: 安家白粥

“……没……没问题。”老头结巴回答道,心底里,满是悔意。

李太皇太后下葬没多久,京城诸勋贵名门都尽力低调,酒宴都比往日少多了。谢俞两家结亲,亦是众目所瞩的喜事。

杨夫子该不是不会击鼓吧!六公主默默地看了杨夫子一眼。

“当然,不是说不应该重视。好的相貌,确实令人看着顺心舒畅。不过,一个人生得再美,看得久了便习以为常。再美的容貌,也有衰败之日。拥有过人的才学胸襟,却能令人终生受益。”

谢明曦和林微微携手上前。

阿萝乖巧起来十分招人怜爱,乖乖应了一声,闭上双目,很快入睡了。

……谢府,春锦阁。

谁能想到,新帝登基没几天,萧尚书倒是第一个挺身而出,为谢皇后奏请行册封礼。

昌平公主万万没料到,有朝一日竟会从俞太后的口中听到这等话。一时间,满面震惊,呆呆地看着俞太后。

昌平公主心中一片冰凉。

良久,昌平公主才张了口:

听了盛鸿这番话,谢明曦忍不住笑了起来:“父皇去世,你得守孝三年……”

年过五旬的名医迅疾为淮南王看诊,仔细听了一回脉后,神色颇为凝重。开始为淮南王施针。

刚出了禁足没几日的端妃也来了,被关了大半年,端妃神色间再无往日的飞扬神采,看着老实多了。

目光扫视一圈,明知建文帝没来,李太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皇上呢?”

她今天真正要气的正主,可不是谢钧,而是……

语气依旧冷漠,隐含不耐。

三皇子立刻笑道:“人多用膳才热闹。”然后殷切地看向俞皇后:“不如将二皇兄他们也都叫过来,一起陪母后用膳如何?”

百官俱至金銮殿。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苍老嘶哑的声音,遥遥传进了移清殿中。

一旁的淮南王,不知是针灸见了效,还是被振聋发聩的哭声惊醒。总之,也睁开了浑浊的双目。

“七皇子大婚那一日遇刺,我也曾生过疑心。奈何追问数次,阿渲都未承认。我便存了侥幸之心,以为此事真的不是他干的。”

淮南王老泪长流,连磕三个响头,跪谢龙恩。

阿萝出世后,谢明曦对女儿十分疼爱,盛鸿更是疼女如命。在蜀地时,夫妻两个对阿萝堪称疼宠入骨,百依百顺。

俞太后心中轻哼一声,转而问道:“四叔近来可还安分?”

盛锦月被骂得又哭了起来。

……

谢明曦摇摇头,然后担忧不已地低声道:“母亲这般生气,不知会想什么法子来对付女儿。女儿自己吃些苦头不算什么,只怕连累了父亲。”

女儿就是懂事贴心!

如此奇耻大辱!

话音刚落,假山外又是一阵脚步声。

兄长死了,祖父死了,父亲死了,母亲死了……所有的堂兄弟姐妹,也一并死得干干净净。

点翠惨白着脸扑通一声跪下,哭着说道:“郡主,不好了!淮南王府出事了……”

楚将军心中火气腾腾,面上还算绷得住。拱手向天子启奏:“末将愿亲率两千御林侍卫,和蜀兵演武较量。请皇上恩准!”

颜蓁蓁羞恼不已,霍然起身,还没等张口说话,谢明曦六公主林微微一行三人进来了。

鲜血四溅,众人安静下来。

搜遍所有房间,只见到了许多形容狼狈不堪涕泪满面的官员。却不见建安帝的身影,几个藩王也不见踪影。

过了许久,俞太后才哀叹一声:“哀家亲自来见太皇太后最后一面,也算全了哀家一片孝心。希望太皇太后到了地下,能和儿孙相聚。”

宁王对着建安帝没什么敬畏之心,一进椒房殿,气势顿时弱了几分。

盛锦月最厌恶憎恨的人,依然是谢明曦。李湘如却从知交好友被划到了“耍心机讨人厌”的那一类。

“再过几日便是你生辰,朕亲自替你设宴,庆贺生辰。”

丁姨娘脑海中闪过各种混乱不堪的画面,胃中不停翻腾作呕,最后哇地一声,张口吐了起来。

顾山长索性不去想这些,张口说道:“明曦有孕时日尚短,想等着孕期满了三个月再进宫报喜。我今日进宫,是想求娘娘,免了明曦进宫请安之事。待坐稳了这一胎,再每日进宫。”

有了身孕,抬为侧妃,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就算松竹书院拿下前三,照样没用!

心冷如铁的谢明曦!

“娴之也是个刚硬脾气。淮南王府前去送礼说情,被她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今日又张了白榜,将盛锦月之事公之于众。”

盛鸿道:“一切都好。”

盛鸿心思浮动,哪里还有闲心说话,悄然凑近了一些:“明曦。”

……

风趣幽默的自嘲,顿时逗乐了一众少女。

也只有俞皇后有这份能耐,对建文帝有这份影响力。

人和人,真的是天生不同,羡慕不来啊!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师父放心。凡事先谋退路先求自保,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不管淮南王府出了何事,都牵扯不到我头上来。”

……

蜀王夫妇走了之后,芷兰和玉乔提心吊胆地进了内室。

看来,蜀王妃是彻底激怒了俞太后。令俞太后连点颜面功夫也不顾了。

闹到这等地步,和离已成定局!哪怕淮南王亲自前来赔礼也不能退缩……应该是赔礼的吧!不会再带人痛揍他一顿吧!

谢明曦目光微冷,扫了从玉扶玉一眼。

谢明曦不负所望,点头附和:“姨娘说的是,大哥确实不宜过早成亲。”

连说辞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大哥是姨娘生的,我就不是吗?”

“她和七皇子同寝三年,闺誉尽毁!为了天家颜面,皇后娘娘才会下旨赐婚。不然,以谢明曦的庶女出身,根本不配嫁给七皇子……”

只是,这等话,他们不敢说破也不能说破。

朝臣们很明显地分为三派,一派支持,一派中立,一派反对。

散朝后,俞顾两党的官员面色都不太美妙。

想让一座城墙损坏,最快的办法,莫过于从内部着手,挖墙脚什么的,委实可恨可恼啊!

俞光正既甘愿做帝后手中的棋子,拿出来的这张状纸,肯定颇有“分量”。

唯一的遗憾是,昌平公主和顾清成亲之后,一直迟迟没有身孕。直至四年前,才生下了女儿顾舒瑾。

二皇子到了适婚之龄,没等李太后选定孙媳,二皇子便被偶然见了一面的赵长卿勾了魂魄,非她不娶!

“从明日起,阿萝就要正式读书了。”顾山长含笑问道:“你们现在都住在宫中,可愿随阿萝一起读书?”

难得看到盛鸿吃瘪的样子,谢明曦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情景更是难得一见。众人笑得颇为开怀。

一旦知晓死的是六公主,七皇子安然无恙,动手之人定会再次下毒手!为了护住儿子性命,只能让他顶替女儿的身份。

“你个孽障!真当别人像你一样,都是没脑子的蠢货吗?穆方这一张口,谁能猜不出和我们淮南王府有关联?”

安王对俞太后畏惧如虎,盛鸿这个天子,和俞太后关系也算不得融洽。

……

有了儿子之后,她在宫中才算有了安身立命的资本。

盛锦月略一犹豫,才道:“大哥让人传话,说等上片刻再来。我们先不必等他了!”

李湘如偏偏抽中了第一个!

待到第二轮,难度陡然高了许多。

五艘巨大的海船上,有几十个商贾同行。海船上人员复杂,彼此皆不相识。他们身在其中,颇有些扎眼。

他们假死隐遁,赵长卿尹潇潇根本不知情。对她们而言,自己的丈夫是真的死了……丧夫之痛,要如何平息?

宁王目中冰冷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火焰。

站在一旁的内侍和宫女,俱都噤若寒蝉,无人敢抬头,更无人敢发出声音。唯恐一个不慎,就成了宁王的出气筒。

林微微飞速瞄了陆迟一眼,不无矜持地答上一句:“尚可。”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看着他俊逸坚定的脸孔,林微微心中思绪纷飞,如一团乱麻,想解也解不开。

陆迟:“……”

谢云曦兀自一脸忿忿:“难道就任由她这般风光?”

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压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

李太皇太后到底想说什么?

只是,她再不情愿,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拖延。

寒香宫里的药味,常年未断,梅太妃也习惯了略显苦涩的气味。

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迅速滑入胃中。然后,如灼烧一般的火辣滋味蔓延开来。渐渐又化为苦涩。

这话听着寻常,细细品味,却令人心惊。

赵太医全身一震,目中闪过狂喜,立刻跪下谢恩:“皇后娘娘如此厚爱,微臣铭感五内,感激不惊。日后定当竭尽所能,听娘娘差遣。”

……

俞皇后目中迅疾闪过一丝水光,将头转头一旁。

……

锐利戒备的目光,在看清廉夫子的脸孔后,立刻化为恭敬:“师父!”

半个时辰后。

顿了顿又道:“我今日便留在椒房……留在福临宫里,陪在母后身侧。待母后病症有起色了,再出宫回府。”

卢公公心中有数,却不说破,顺着芷兰的话说道:“太后娘娘仁慈。”

“殿下,已近子时了,”染墨手中端着托盘,柔声道:“殿下稍歇一歇用些宵夜吧!”

不等谢明曦张口安慰,便笑着抱过阿萝:“这么多日子没见,阿萝愈发可爱了。”

“你就别取笑我了。”方若梦自嘲不已:“我整日为两个淘气的混账小子头痛。不知怎地,半点没瘦,越发丰润了。”

林微微和谢明曦是同窗好友,陆迟和谢明曦也算熟悉。只是,今日见到浅笑盈盈的谢明曦时,陆迟心中忽地涌起复杂又微妙的唏嘘。

又过片刻,三皇子夫妇联袂而来。

建文帝午休结束,听闻儿子儿媳们进宫,立刻宣召觐见。

如此粗鄙的称呼,成功地膈应到了永宁郡主。

……

徐氏顿时心中一定。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