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79章:大气磅礴

此时的盘古,身躯上环绕着道道可怕的黑色电弧,不断侵蚀,伤口都无法愈合。

“你要离去?”

只是,如此一来,她的休书之说,在众人的眼中,就成了谜了,那她的自由之身,也就成了待论了。

“本王不喜欢yan舞。”只是似乎事不关已般的绝王却在此时突然开口了,他的眸子其实始终都没有瞧那女子一眼。

“王爷,雨儿已经伤成这样了,不如就先让她下去休息吧。”老夫人自然也明白夜无痕不会那么好心真的为雨儿找婆家,更何况现在雨儿这个样子,只怕也没有人要她呀。

她就算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都不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受那样的苦。

“还不快去?”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冰冷的声音中更是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凤忆希,你不要太过分了,皇兄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以为皇兄真的想娶你吗,皇兄只不过。”蓝岚突然站起身,一脸愤怒的低吼。

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

凤阑绝一路奔驰,直接的进了皇宫,甚至没有理会皇宫外的侍卫,直接的骑着马进了皇宫。

虽然王妃温和,但是用这野花形容王妃,也实在是。

“不见,有事让他明天早朝时再说。”只是凤阑绝见只是眉角都没有挑一下,就直接的回绝了他,这个时候,谁都不能打扰他们。

不是他对上官云端没信心,而是这样的条件,她若是轻易的答应了,那叫他情何以堪?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你没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皇嫂事先看过那本书吗?一本除了严大人绝对没有其它的人看过的书,你却硬说皇嫂事先看过,那你解释一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凤忆希却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了她,步步紧逼地问道。

“反了,反了,那些灾民竟然造反,发生了暴乱”皇上突然一声阴沉的怒声吼道。

一个数字,可以是碰对了的,也可能是他事先告诉她的,但是若是她接下来,写出后面所有的数字,那么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正望向凤阑绝那边的皇后听到那声惊呼,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身望向夜如梦,一脸的担心,“梦儿,你怎么了?”

“还请皇上喊几个擅长算数,会用算盘的人来。”凤阑绝微微坐直了身边,然后沉声说道,也将手中的那写满了数字的字放在桌子上……

只要是她,不管穿什么,在他的眼中都是最美的,而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穿上金缕玉衣,他也不会正眼瞧一眼。

“不爱,你大可放心。”上官云端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她的确不爱夜无痕。

“有些事情,往往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我相信你,也不想看着你与四王爷就这么错过了,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秦思柔微微轻叹,“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剩下,就要你自己决定了。有些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她跟你说了什么?”凤阑绝绝非八卦之人,但是现在却忍不住问道。

平时就不会理会世俗的眼光,遇到了她,就更加不会理会了。

那一次,她差点被她南宫雪害死。

“云儿,跟朕进去。”皇上望了一眼轿子,沉声喊道。

不过,既然是皇兄喜欢的,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皇兄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皇兄也说了,这一次是来正式提亲的,那么也就是说,是经过了父皇跟母后的同意的,所以,这件事,也根本就没有她插嘴的份。

“好了,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皇兄,你知道怎么做的。”蓝岚再次微微靠近蓝魅辰,低声了说道。话一说完,便自己先向前走去,这个时候,她留在这儿可不合适。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凤阑绝此刻是越想越惊,只想快点飞到她的身边。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如今凤阑绝都已经成亲了,这只老狐狸竟然还不死心?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是呀,奶奶,大姐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选亲。”原先一直保持沉默的上官凌雨突然开口说道,轻缓的声音中,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只是单纯的告诉老夫人这件事。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在经过那根树枝时,几个女子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上官云端心知肚明,但是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般,还故意的放慢了脚步。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双眸微转,望向站在一边的秦思柔,却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没有他想像中的妒忌,甚至没有她此刻应该有的伤悲,只是,隐隐的有着一些担心。而她的眸子此刻都是望向上官云端的,可见她的担心,应该是为了上官云端的。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这就是夜无痕的事情了,上官凌雨伤害了你,不管怎么样的处置,都不为过,本王相信夜无痕会好好的惩治她的。”凤阑绝轻声为她解释着。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上官云端心中却是暗暗大惊,那人竟然让如此强硬的男人,为了她,而牺牲到这种地步,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人的能力。

然后便抱着她,快速的离开了。

按爹爹所说的,当年爹爹是被老夫人下了那种毒的,送进了二夫人的房间中的,那种毒可是没有解药的,唯一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有发生肌肤之亲,若是爹爹没有碰二夫人,那么爹爹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二夫人急急的摇着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再次望向那个男人时,狠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诬陷我?”说话间,似乎跟那个男人做了一个暗示。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好,好,很好。”

“这本来就是一个游戏,让大家娱乐一下的,何必弄的太僵了,算了,算了,大家还是先用膳吧。”

那是隐的声音,隐是凤阑绝身为最信的过的侍卫,一向处理冷静,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

而凤阑绝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揽着她的腰略略一紧。

只是,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凤阑绝的唇角再次慢慢的勾起,一双眸子闪过几分异样的轻笑,突然靠近上官云端的耳边低语道,“小狐儿,要不……”

尚书大人倒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突然问向他,微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被动的点了点头。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我当然有证据。”上官云端抬眸,一脸自信的轻笑,然后在丞相那快要杀人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到了尚书大人的面前,将那第七张画像慢慢的摊开了桌子时,然后缓缓的补充道。“这就是证据。”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一切正常?难道说,连叶寒都没有发觉任何的异样,都认定她是真的怀孕了?

就像她此刻的假怀孕,博太医不是就没有查出来吗?

只是,这次三夫人已经有所准备,快速的避了过去,但是却也随即狠狠的扑到二夫人,手也快速的扯向二夫人的头发。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昨天晚上,她故意的在路上拦他,还故意说出那些话,不是说为了挑拨他与云端之间的关系吗?

那个侍卫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到夜无痕,身子便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但是态度却也变的更加的恭敬,连连陪着笑道,“王妃,这真的是太上皇下的命令,太上皇下令说,谁要是违抗,私自放其它的人进宫,就要处死。”

到了厨房后,上官云端便让那个菜农自己将菜送进去,而她现凤忆希便快速的趁机离开。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皇嫂,你想怎么混进去呀?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凤忆希再次说道,想要陪上官云端一起进去。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看看你研究的怎么样了?”上官云端说话间眸子再次望了一眼那几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只是,有一点,上官云端仍就想不明白,就算那人事先安排好了这一切,可是,那人又是如何的掌握这时间呢,那人偏偏就选在了那丫头就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下手杀了她。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那丫头听到上官云端那轻柔的话语,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只是,身子还是完全的僵滞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惊颤颤的问道,“王,王妃,奴婢,奴婢。”

“其实,我……”上官云端刚想拒绝。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有谁会这般清楚她的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