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66章:功成名就

因为陈青云受伤。所以陈晴风为了照顾对方,他的身世不得不曝光了。本以为这是一件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可是得知事情真相的几个女人居然出奇的平静,这让陈晴风自己都有些接收不了。

更甚至,为了给凤家拉仇恨,几位文臣嘴皮一合,就把凤家捧成了大秦第一家族,仅次于皇家。

看样子,千城手上的半本《夷国志》十有八九是他父亲的东西。

“不谢,不谢,这是属下应该做的。”暗五离去前,偷偷看了秦寂言一眼,发现秦寂言依旧没有软化的迹象,耷拉着脑袋走到自己的小伙伴面前,那模样说不出来的可怜。

“哼……老子我和大秦开国皇帝是亲兄弟,你说呢?”老怪物一脸鄙夷的看着秦寂言,十分不屑。

你追我跑,双方很快就不见人影了,火山外暂时得到平静,直到君亦安带着人马过来,才打破这份平静。

居然真是为这事不高兴!!

殿下,你白郁闷了这么多天。

顾千城幽幽地看了秦寂言一眼,“怎么,你很得意?”

“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那你看上了哪个位置?太孙妃?皇后……”秦寂言知道顾千城故意逗他的,不由得恼怒。

《夷国志》上记载过支灵川,可并不详细,显然是写书的人没有爬完支灵川左右两侧的雪山。

“秦王殿下应该出事了。”顾千城扭头对武定说道。

“唐叔叔?”龙宝一个人坐在床上玩得开心,突然被人抱了起来,着实是吓了一跳,要不是看到抱他的人是唐万斤,指不定就哭出来了。

结果,不仅没有拿下顾千城做人质,反倒被顾千城挟持了。

不知是“逍遥”调.教有方,还是五皇子学乖了。五皇子现在不仅不和秦寂言比,还把秦寂言捧得高高的,话里话外全是对秦寂言的佩服。

赵王妃不高兴了!

“皇上,我求你……求你放过季家。我可以帮你夺下西胡,只求你放季家其他人一条生路。”季诺脸色苍白,神情悲怆,却坚定的道。

祥云客栈的案子破了,凶手是客栈的掌柜和小二,和顾千城推断的一样,是为了银子杀人,而不是像两个老仵作所说的那样,是密室杀人案。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赵婆子,说说你当是看到的情况。”对这种怪会逢迎的粗使婆子,顾千城不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为了更好的生活往上爬,没有什么不对。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唐万斤已经“表演”完了,而山还在!“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早知秦寂言这般倔强,这般傲气,他必不会让秦寂言去跪宫门口,昨天……他不过是想灭灭寂言的威风,他根本没有想过废了他的皇太孙之位,可结果呢?

“陛下,老臣这段时间一直盯着长生门,自昨日陛下杀了他们的圣使后,长生门便一直动作不断,今晚更是动作频频。”明日就是秦寂言的登基大典,长生门这个时候动作频频,不用想也知是冲着什么事来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秦寂言是名正言顺继位,他就是调大军镇压也没人说一句不是。

“好。”老管家没有再多说,立刻让人抬了担架过来,武毅钻进马车,将唐万斤抱了出来,见唐万斤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武毅皱眉道:“别露出破绽。”

这是北齐的下马威,也是北齐的警告,暗示秦寂言来北齐不会太平顺,甚至有可能有去无回。

这么一个地方,立在京城却能不被人盯上,摘星楼的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封首辅只是一时气弱晕了过去,不到半个时辰就醒了,醒来后得知秦寂言过问了他的病情,不顾太医的劝阻,执意过来谢恩。

这些年,他对秦寂言还不够好吗?

言倾不是不怕痛,只是打小就入军营的他,早已习惯大小伤不断的生活,这点痛言倾真得不放在眼里。

直到这群人冲进来,天牢里的犯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惊喜有之,失望也有之,当然更多的是平静,因为……

顾千城能猜到季诺为什么把她推出来,她会好好记住季诺“这份情”,要不好好回报一番,她这个“顾”字就倒过来写。

顾千城一问话,黑衣人立刻答道:“小人奉庄主之命,保护顾姑娘。”

他的父母在牢里,这辈子几乎不可能出来,就算出来也是废人,嫡亲姐姐随着楚世子一起被圈禁,这辈子已半点希望。

对此,顾承意和顾三婶一点也不怪顾三叔自主做张,母子二人十分赞同顾三叔的行为,“我们一家的命都是千城救的,没有千城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别说一百万两,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要不是顾家财大势力,虚庾庵的庵主真想说一句:“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她们在虚庾庵几十年,就没有见到什么鬼,更不用提七孔流血的白骨。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秦寂言此刻虽然一肚子的火,可却没有出手的念头。景炎手下的人不动,他便端坐在马背上,威严十足。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是的,赵王很卑鄙,他把一群普通百姓赶到战场上,然后骑马出现,对秦殿下的兵马道:“让秦寂言退后,不然我就杀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这里没有承欢和小伙伴们说话的机会,可他们离去前却朝赵王呸了一句。“小人!”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凤于谦一脸得意,焦向笛却气得咬牙:“你这是什么鬼主意,要娶妻也轮不到我,殿下年龄也不小了,皇上前段时间还在催殿下早日大婚,殿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焦向笛揍了凤于谦一拳,便看向秦寂言……

嘴上说着见谅,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不过,让贵客站着说话,着实是失我们礼,秦王,快快入座。”

温柔的动作,暧昧的言语,嘴上责怪,可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担忧与关心。

指腹摩挲着脸颊,微微刺痛,却让顾千城的眼落越掉越凶……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顾千城气炸了,拼命的挣扎:“秦寂言,你给我住手。听到没有,你给我停下,谁准你打我了。”要是打别的地方她也就认了,可偏偏是打屁股,这简直是伤自尊。

噗嗤……鲜红的血从地底飙出来,禁卫三下五除二,就从里面翻出一俱尸首。可不给禁卫们喘息的时间,其他几个土丘又涌向秦寂言,并且越来越近。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在大秦,曾被封为秦王的人,就只有当今圣上一人,军方的将领看到秦王府的令牌,还有什么不明白。

猪头六虽然喝醉了,可战鼓一响他就醒了。裤腰带一提,抄起家伙就往外走,沿途不忘把睡死的人踹醒,“还不给老子起来。睡睡睡,睡死你们。”

可很快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小雪貂才没有那个时间逗人玩,它是有目的的……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从顾三叔的话中,顾千城可以肯定,贤其侯对张渊这个次子很重视,她能证明顾承意不是凶手没用,还必须找到真凶,不然贤其侯一定不会放过承意。

秦王秦寂言?这个时候来停尸房,有没有搞错?

“除了你,还有谁不简单?”秦寂言可不觉得顾家第三代有什么出息,要不是有顾千城,顾承欢和顾承意算什么?

“千城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承欢听到你一个人离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姐姐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遇到坏人了。我和承欢都不敢想象。姐姐要是出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顾承意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丢脸?我们北齐早就在大秦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还要什么脸面。”呼延千霆半步不让,反倒趁单增分神时,下令强攻。

单增也不肯再退,待到手臂的酸麻舒缓后,又打马上前,缠住呼延千霆,只是这一次呼延千霆不再与他单打独斗,而是将其困在局中,命亲兵左右包抄。

顾千城笑了一声,说道:“我猜……是武毅。”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京城就这么点大,很多事放在台面下的事皇上不知,可这些人却多少会知道一些。就算不知也没有关系,捏造罪名,含沙射影会不会?

秦寂言却无视众臣的恳求,一脸厉色道:“叫圣上也无用,今日朕必要……”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老爷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千城上前,搀扶老爷子去用膳。

“不是迎接大人物,这些大官怎么会走到城门口来了,虽然人不多,可看他们的官服,全是一二品的大员呀。身后跟的那几个,也是三品和四品的大官,他们不可能来城门口瞎逛。”

正好暗卫手上拿了几截人面蜘蛛的触脚,顾千城让他们将几截触角绑在一起,然后……站在门外挖一挖地上有什么,要是挖不出什么,就用这几截蜘蛛触脚杀了坛中人,也算是给她们一个痛快。

“终于要回京了。”风遥同样收到了消息,与赵王的气急败坏不同,风遥收到这个消息,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就如同京城七夕那晚,如果他当时非要赶尽杀绝,景炎也逃不掉。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自从被景炎派人送回来后,顾千城就坐立难安,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她这会怕是会不顾一切冲出去,然后又被景炎的护卫打回来了。

不知该说子车走运,还是说他倒霉。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子车虽然胡乱挑了一个方向游,可却一直坚持朝一个方向游,他现在还记得方位,“那里……不远。两艘船刚对撞过,船身有破烂,看到了就会知道。姑娘上了灰色的那条船。”

秦寂言不是不懂世事的天真皇子,他很清楚人贩子是什么,更清楚落到人贩子手里的人有多惨。

听到顾千城夸景炎,秦寂言立马拉长脸,侧过身,搂住顾千城的腰,将人带到怀里,一脸不屑的道:“有心算无心,他算什么厉害?朕不过是不愿意与他计较,真要与他计较,随时都能出兵灭了他。”不过十几万兵马,真当他打不过吗?

顾千城一脸认真的点头:“也是,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能缺什么?可没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要做呢?”

“你才大胆!这是长生门!”带路的人踉跄后退,险些跌倒在地。

“主子,皇太孙殿下收到消息,一定会亲自去找顾姑娘,顾姑娘一定不会有事的。”景炎的心腹见景炎这几天一直处在暴躁中,不由得出声安慰。

顾千城坐在一旁,泪无声泪下。

顾千城随手抓了十张银票,将其排号,然后在对应的纸下,也写下一到十的号码。

六扇门提前来的小吏,第一时间上前,把案情说给秦寂言听。

“这,这……”两个仵作相视一眼,却不敢轻易下结论。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此人领兵天赋一般,大局观还算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西胡皇帝忠诚,所以他被丢进大军,用来辅佐风遥,也有监视的意思。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密室里的干尸不能移动,秦寂言只能继续留人看守,并让人把仵作要用的工具准备好,方便顾千城两日后来检查这些干尸。

“不想了。”顾千城叹了口气,“想出原因也没有用,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

“刑部一位官员,从他伯娘那里偷来的,据说她伯娘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给小神女像上香。很巧,二十多年前,他伯娘家也走失了一位宠妾,说是跟人私奔了。”秦寂言轻敲着桌面,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漫山的老鼠,蹿来蹿去;耳边全是吱吱声,闹的人心烦。只看就让人心烦发燥,头皮发麻。

秦寂言年纪不小,他的堂兄弟像他这个年纪,还未娶妻的一个都没有,有几个比他小的,甚至都早早做了父亲。

古人讲究多子多福,皇家更是如此。皇家的儿子夭折率高,成年后横死的也不少,多生几个儿子才保险。这么一来,万一某个孩子出事,也不至于无继承人。

得,封大人只得转身,随太监去御书房。

她真得很需要秦寂言陪在身边,她现在的样子,真得不是一般的可怜,偶尔从水面看到自己的样子,顾千城都为自己委屈。

老管家也不在意,在顾千城坐上马车后,老管家走到子车的面前,“子车大人,这段时间还请你不要给皇上传信,当然留信号更是不可以。你应该清楚,姑娘的孩子能保住,是因为什么?”

“四天前,确实有一辆马车从这里经过。后来那辆马车突然不见了,卑职一路探查,发现那辆马车被人卖入车行,而车上的人失了踪影。”锦衣卫并不知秦寂言要他们查的人是谁,也不知秦寂言的身份,他们只认秦寂言手中的令牌。

北齐就边城杀人事件和我们扯皮,我们就把吴六郎丢出去,说北齐在我大秦安插奸细,图谋不轨。”

“我,我……”顾千城大口大口喘气,可到底是松手了。

“咚……”顾千城一个手刀劈下,老管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着火了,着火了!”火势十分迅猛,火城的人又睡得极香,待到火势冲天,他们才有发现顾千城住的院子着火了。

在全村人都在伤感他们村子里唯一会识字的先生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教导村子的孩子时,只有一个少年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里,看着远方,眼中带笑: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呆在这里,祝你一路平安。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两人进入停尸房后,顾千城双手合十,朝尸首默念了一遍《往生咒》。然后问向秦王:“现在开始吗?”

“不要挤了,不要挤了,求求你们不要挤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封大人是什么人,他可是封家大公子,有封家大公子在,他一定会救我们的。”

不管老爷多生气,她们夫人都有本事,把老爷哄得团团转,心里眼里除了她们夫人外,再也没有别人……秦寂言一听就明白,顾千城想了这么久,自然也想到了。见秦寂言杀气腾腾,暗叹了口气,劝说道:“以后再动吧,这个时候动宫里的人,总是不太好。”

回到自己的小院,顾千城狠狠地吐了口气,摸了摸额头的汗珠,不管怎么说,《夷国志》的事暂时告一段落,老太爷短时间内不会找秦王对质,也不会找她麻烦。

而在顾千城养伤的这三个有,发生了不少大事……

两人私下怎么闹都行,可闹到属下面前,顾千城真没有那个厚脸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