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48章:夙世冤家

四个人都沉默下来,画堂内无人说话,落梅居内极为安静。

一时间,人群的声音小了些。

。”

谢芳华伸手捶他,哭得太久,嗓子哑,断断续续地哽咽,“我这么一点儿眼泪,怎么会哭塌院墙……”

秦铮轻笑,“好啊,你可别舍不得打我。”

“他对小姐的招式实在是太熟悉了。”品竹道。

------题外话------

依次写下去,一个名字串联一个或者几个亲近的关系。

谢芳华失笑,“这算什么累”

真正到了伏天,热晕了,据说长吹空调不太好,我只能关关开开,一天捣腾几次。和空调相相杀

谢芳华点点头。

皇帝被问得一噎,他不觉得有这样简单,但一时也说不上来,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向英亲王,“王兄,你看这丫头说话怎么如此伶牙俐齿将朕给堵得一愣一愣的。”

“多谢四皇子的好意,在下也希望自己是北齐京城内尊贵的皇子,可惜不是。”言轻摇头,不欲再多言,向前走去。

“你只知是我帮助他回京,为何不想想我为何帮助他回京?”谢云澜道,“必定他攥着我不得不帮助的理由。不是吗?”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玉灼也跟着她到了车前,奇怪地说,“是我自己回来送信的,我到了咱们王府,才派了一个小厮去孙太医府邸传信。按理说,传了信后,你没耽搁,咱们就出府门了。孙太医得到消息,不耽搁的话,也要跟你一起出城才对。他怎么会提前就先到了这里。”

孙卓被打断,一惊,顺着身影转身,看向了马车上坐着的谢芳华。

“你祖父一把年纪了,无论是和英亲王府,还是和忠勇侯府,都交情深厚,我也不想他不明不白地就被人杀了。所以,我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命人去京兆尹报案了,同时也让我两名婢女知会孙太医府。有一个女子去孙太医府中报信,应该就是我的一个婢女。”谢芳华平静地说,“我让玉灼拦你,是怕你激动之下破坏现场,到时候京兆尹来了,影响查案。只要你不破坏现场,尽管上前。”

谢芳华看了那仵作一眼,还没说话,远处又有一阵马蹄声而来,伴随着马蹄声来的,还是车轱辘压着地面快速行进的声音。她转头看去。

“走吧!一会儿公子看你待得久了该出来了。”听言搓着手催促。

谢芳华脸色黑了红,红了黑,不多时,又变得涨紫,傍晚在英亲王妃大门口的一幕又被她想了起来,只觉得气血往上涌了涌。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左相府留了秦浩午膳又留了晚膳,直到深夜,微微熏然的秦浩才回到了英亲王府。

秦铮又“嗯”了一声。

英亲王得皇权器重,自然不需要站队,别人想拉拢,哪怕皇后想拉拢,也拉拢不来。更何况后宫其她人了。三皇子的生母是倚翠宫的柳妃,五皇子的生母是玉芙宫的沈妃。这两位是后宫与皇后分一杯羹的皇帝宠妃。又有成年皇子傍身,所以,四皇子出京后,她们也算是赢了一筹。但是这段时间,没听到关于两宫和两位皇子的传闻,可见适时地在低调。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听言!”秦铮教训完人,对外面喊了一声。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别废话,赶紧吃下去!”秦铮轻叱了一声。

谢芳华见他连小姑姑也不叫了。知道他心中郁郁。若不是她心里有事儿睡不着,断然躲不过这样的毒蝎子。

不多时,王倾媚拿着一包裹草药走了回来,将草药往秦铮面前的桌子上一放,“给你,这些都在这里了。够了吧!”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秦铮哼了一声,“你尽管去把她给我喊起来。就说我让喊的,让她立刻起来。我倒看看她拧不拧掉我的脑袋。”

秦铮点点头,对谢芳华道,“你要什么药材,只管报给他。”

“公子,您怎么来了这里?要抓药?”那掌柜的恭敬小心地问秦铮。

“你威胁我?”秦倾竖起眉头。

燕岚点点头,“好吧。”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大长公主转回头,对谢芳华说,“芳华,你也随我回京吧。丽云庵的事情,既然报了衙门,有官兵去,咱们都不必去了。你也是女子,虽然和燕儿、燕岚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女子。去了丽云庵,万一有危险,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燕岚也说,“是啊,我也担心芳华。”

英亲王妃和蔼地解惑,“他说落梅居的梅花如何模样,让我就照着那个模样来教你。”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二人出了御书房。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如今不知什么样了,可真让人操心。”

“是。”小泉子撒丫子向外跑去。

小泉子看着秦钰,试探地问,“那怜郡主……”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秦铮看了一眼,扭回头,对秦钰嘲笑,“能在百名隐卫和五百士兵看守下杀人,况且还是这个位置。你说,逃过隐卫的视线可能吗?”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既然知道,你就干脆放弃。”明夫人道,“你是女儿家,年纪小,就算赏花会上大放阙词,也没有人真正去揪着你不放,说你言而无信,你还是能找个真心待你之人。”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秦铮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