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44章:澡身浴德

“血毒解了,如今昏迷着,你大可以安心了。”谢芳华道。

秦浩眯了眯眼睛。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骂道,“那也是糊涂的,好好的儿子,非被逼得走上离家出走的路。若不是永康侯府妇人当家,何至于今日?头发长,见识短!燕亭离家出走,不自寻原因,怨忠勇侯府何来?自始至终忠勇侯府就没搀和她家的事儿,她也找得着?愚蠢的东西!”

    谢云澜伸手忍不住揉眉心,提醒她,“芳华,我接你过府时,是想世子没跟随你来平阳城,我可以照顾你。如今到头来,怎么觉得成了你在处处在管制我?”

    赵柯额头有些冒汗,“在下试试吧!兴许可以找到。”

谢芳华见他没什么吩咐,便随意地将整个小书房的藏书浏览了一遍,然后拿起一本在无名山没见过的孤本靠着书架散漫地看了起来。

侍画转身走了。

燕岚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低叱道,“我可听我娘说了,英亲王府、永康侯府的男人,谁都不能娶了谢芳华,皇上是不会同意的。”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谢芳华抿着唇,不言语。

“皇上,老奴在!”一个老太监上前一步,躬身垂首。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风梨连忙往回走。

不能相信!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神空洞而空盲。

“咔咔”数声震天动地的巨响,“轰轰”数声震耳欲聋如天雷轰顶的震动,坚固的牢笼斗室从第一次撕裂后,紧接着,成板块撞轰然碎裂,然后,真如谢芳华所料,从头顶上悉数砸下来。

天人之姿,潋滟玉容,黑夜中,一马当先,丰仪尊贵。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那少年见前面挡了一个比他身量还稍小的少年,立即问,“你是谁?”

谢芳华吓了一跳。

她虽然打定主意这一辈子不再嫁人,但是也不想把自己忠勇侯府小姐的名声弄坏。

来到门口,秦铮忽然提议,“咱们练会儿剑怎么样?”

秦铮看了他一眼,“记得!”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二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各放置了四个菜,向正屋走去。

听音就是这样的女子!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谢芳华见秦倾吃下,回头对秦铮道,“都出去。我救人时,不喜欢多余的人在这里。”

从来福门后门进入后,那小童看着三人离开又多了一个人,不由多看了飞雁两眼。

秦铮点点头,对谢芳华道,“你要什么药材,只管报给他。”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谢芳华点点头,“那就听大姑姑的,不查了吧!”

金燕见谢芳华都这样说了,虽然不甘心这事儿不查下去就这样回府,但还是依言去收拾了。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大长公主转回头,对谢芳华说,“芳华,你也随我回京吧。丽云庵的事情,既然报了衙门,有官兵去,咱们都不必去了。你也是女子,虽然和燕儿、燕岚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女子。去了丽云庵,万一有危险,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

她们显然是被秦铮用这些绝顶的好东西诱惑来了落梅居。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br />

李沐清站着没动。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没想到秦铮这个混账连你也瞒着。还有华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捎句话回来?”英亲王妃有些生气,“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像话。”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我又不住你房间!”谢芳华嘟起嘴。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秦钰捻了个响指,轻喊,“月落。”

谢芳华坐在火盆旁,一本一本地将卷宗扔进去,脸色被火光映照,明明灭灭。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所以,娘,您想想,会是什么人知道您昨日早上注意了这盆花,有过一番仔细地观看,才在这一盆花上动了手,特意让您发现,从而引您和我入局。”谢芳华问。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她拿着信纸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响,扔进了香炉里。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小橙子立即走过来,跪在地上,“小王妃,皇上早就将奴才给您了,皇上说了,以后,奴才就是您的人了,您走到哪里,奴才就跟到哪里。奴才不会给小王妃您造成不便的,我会变音,不会因为小太监而坏小王妃的事情。您若是不要奴才,奴才全无用处,就只能一死了。”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赵柯连忙摇头,“不是,是芳华小姐带来的婢女的。”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谢芳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太好说。”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谢芳华见她决心已定,再劝看来也是无用,便将秦钰、秦铮与她三人暗中铲除北齐在南秦的暗桩,以及谢氏暗探查出的名单里隐晦地牵引了荥阳郑氏之事说了。

“人人都说太子温和,铮小王爷狂妄霸道横行无忌难相处。可是了解他们性情的人,还是能从中看到不同的区别。”谢墨含叹了口气,“但愿太子能够看明白,否则,即便心软的人,也有不可碰触的逆鳞。你就是秦铮的逆鳞。他都能狠下心刺你三箭,又怎么会狠不下心让江山染血”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你身体日渐大好就是好事儿,你娘在天之灵也能宽慰。”英亲王妃感慨地点点头。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谢芳华一噎,背过身子,快速地将衣服披好,动作利落地系裙带。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秦铮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不是这样还是因为什么?你来与我说说。”

谢芳华直到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时,秦铮才放过她,拥着她睡去。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她睁开眼睛,伸手触摸身

“皇室隐卫这些年一直盯着忠勇侯府,忠勇侯府有风吹草动,也是瞒不住皇宫里的皇上的。”谢芳华道,“况且,他们离开之事,又不是特别隐秘。”

谢芳华当没听见,静静地坐着。

不多时,侍画推开门进来,小声说,“小姐,皇后娘娘来咱们府中了,说是听说您身体不适,亲自前来府中探望您。王妃迎了出去,没进正院,直接向咱们落梅居来了。”“我也没有,时间还短,如今诊不出来。”谢芳

秦铮摇头,“不知道,我没把出来。”

整个人就那样的僵硬着,紧绷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谢芳华。

秦铮一时间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停住不流动了,他大脑感觉嗡嗡的响,又仿佛没什么声响,极静极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大脑似清醒,又似混沌,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该怎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