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42章:信及豚鱼

疼。

王不仕道:“若是此时,刘先生拿出一点银子,投入进股市之中,一定受益匪浅。”

不只是如此,一批年轻人,经过了王守仁的精挑细选之后,送到了京师里来。

王不仕:“……”

这样的宦官,是皇帝沟通外部的桥梁,外头发生了任何事,都需这个宦官掌握,随时禀奏皇帝,皇帝有什么旨意,也是这个人,负责去对外沟通。

这狗x的,真的好狠。

他想说,又不敢说。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突兀两眼死死的张开,双目之中,竟是赤红,他面部扭曲,疼的他已要昏厥过去,他发出了更凄然的惨呼,此时,连求饶都已喊不出来了。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萧敬一瘸一拐的来。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突兀打开了一张羊皮卷,这是祭坛的图纸,他在这羊皮纸上,指指点点,开始进行布置。

王守仁侧目看了恩师一眼,他朝方继藩道:“恩师,你站开一点。”

萧敬道:“咱有一件事,忘了做。”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脸上血淋淋的,怎么能出去见人。

太阳可毒辣的狠哪,习惯了戴墨镜,这突然见了火辣辣的日头,便觉得眼睛不自在了。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一旁的萧敬,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儿子药父亲,天打雷劈啊。

方继藩却是皱眉:“得想想办法才是,可惜,太子殿下,不能代替陛下去……”方继藩一脸古怪的看着朱厚照:“说起来,太子殿下,你咋和陛下不像呢?”

方继藩忙道:“没,没有。”

方继藩:“……”

弘治皇帝说罢,像是办完了一桩大事,轻松起来。

他们是第一批学习语言的人,朱厚照亲任院长,方继藩乖乖去观了礼,热热闹闹的到了正午,朱厚照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见方继藩魂不守舍的样子,道:“怎么,见本宫做了院长,你不高兴?”

人都说这些大漠人傻,可细细想来,没一个傻得啊。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就等着,新股挂牌,而后竞价抢购。

他不禁想起了什么:“将继藩叫来。”

弘治皇帝面上一冷:“继藩,你也当朕是瞎子吗?”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他愉快的从袖里,掏出几副墨镜来:“儿臣随身带着三款,这一副,叫蛤蟆镜……”取了两个夸张镜面的墨镜,方继藩随手戴上,笑嘻嘻的道:“陛下且看,是不是十分适合儿臣的气质?”

白色,朝廷总不能管对吧,虽然都是金子,同样是价值不菲,可就是颜色不一样了。

然后王不仕被召入奉天殿……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这叫富贵镜子。”邓健认真的道:“是请匠人专门定制的,你看,镜片是染成了墨的,又叫墨镜,镜框乃是专人用金丝打造,老爷你戴上,就有派头了,这墨镜可贵着呢,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副,老爷若是不慎掉了,不打紧……家里还备了两副,老爷,这墨镜定要戴在身上,不戴,就说明老爷不喜欢,明儿就将老爷的墨镜统统都砸了,免得让老爷看着生气。”

简直气死人了。

“你再说一遍!”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就算不是如此,弘治皇帝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信得过的。

王文玉不肯轻易罢休,若是此时立即退去,定会让土人们误以为自己的火铳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

各处作坊,开始轮班开工,无数铁矿石,运输到了钢铁作坊,最后,变成了钢铁,而后,成为了一段段的铁轨。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大家纷纷点头,冻得佝偻的腰,挺直了些许。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对他而言,银子……不过是身外之物,挣的越多,越是烫手。

太值得了!

…………

大家都笑。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只是这外行厂……

刘瑾身躯颤抖。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他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飞球,便已开始充气。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刘瑾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呸的一下从口里吐出肉渣。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而理发师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箱子。

血水越流越多。

这一次,口子极大,以至皮肉直接外翻,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一下子,又如河水泛滥一般,新鲜的血液,翻腾而出。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新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两个儿子乖乖的道:“是。”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不久之后,便有一个武官一脸疲惫的进来,此人,乃是奴儿干都司古里河卫指挥陈列,陈列似是第一次见驾,显得惶恐,战战兢兢,忙是拜下,面如土色。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这下厉害了。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方继藩:“……”

敢情陛下,当初,就没想过给她们发工资的呀。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弘治皇帝冷然道:“你也是读书人,既是读书人,那么,便当知道,读书人当要知书达理,梁女医既是无可指摘,你却退婚,毁人名节,便是禽兽不如,你可知罪?”

这不说还好,一说,更令弘治皇帝暴怒。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她俏脸带着几分红晕,厉声道:“人还可以救活!”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可十数次按压之后,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是自己私访时,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店家开价是七千两,贵是贵了,可他估量着,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梁如莹一听,吓了一跳。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车里的梁如莹,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女同学,一面焦灼的看着车窗之外,寻觅自己家人的身影,一面安慰他。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紧接着,便是让她们进行坐馆。

方继藩一愣,他随即,开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原因……倒是很简单。

“论起出师,还早着呢,不过宫中缺乏人手,儿臣想着,先让她们入宫,往后,再让她们轮流的至书院里进行进修,如此一来,两不耽误。”

…………

监正对答曰近日所观测的天象,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乃天意,亦是列祖列宗的本意。

弘治皇帝便微笑:“是是是,卿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你也不必来谢恩,要谢,就谢列祖列宗吧,敕封你的父亲为郡王,这是列祖列宗的意思,非朕本意。”

现在,看着这浩大的队伍,无数人穿着吉服,人人面带沉痛之色。

此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方继藩。

礼官开始念诵祭文。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谢迁也不禁感慨,低声道:“是啊,新津郡王功业未竞,实是可惜,而齐国公……”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可李东阳却站不住了,他匆匆上前几步,轻轻的摇了摇被宦官搀扶着的刘健。

于是,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定睛去看。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后来大家发现,李陵还活着,原来是投降了匈奴。

却在此时,礼官还在念诵着冗长的祭文,弘治皇帝伫立殿中,双目微红。

方继藩低声哭泣。

刘健一脸尴尬:“新津郡王殿下……”

弘治皇帝驻足,仰头,突然道:“继藩,你来。”

这狗东西他还是人吗?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那么,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