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36章:大相迳庭

在那以后就是宫弦冰凉的大掌捂住了我的眼睛,看不到东西,眼前一片黑暗。脚边的触感让我一阵发麻,我只能揪着宫弦的衣服,身体靠近宫弦。祈求那些眼珠子不近我的身体。

这时候我才知道了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于是我颤颤巍巍的举起了筷子,小心翼翼的递到宫弦的唇边。

看着凭空出现的软椅,宫弦左手伸展轻放于软椅的扶手上,右手却搂着我的腰,我们并排坐在了软椅上,那姿势就像是两人正坐在情侣包厢里看电影的感觉。

忽然我发现我们前方的路两旁开满了美丽的鲜花。开始我对这花特别的喜欢。因为它开着特别的艳丽。可是我再仔细的观察的时候,我却大吃一惊。因为我发现此处盛开的鲜花,竟然是只有在地狱里面才会出现的曼珠沙华。

惊吓之中,我却忘了,上楼梯容易,下楼梯,尤其是倒退着往下走,是特别难的。

“黄先生,你冷静一些,你说我们对你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能不能把它说出来,也许那是个误会呢!”

“各位兄弟,你们的车上有没有迷;药之类的药物,如果有这样的药物,让我把这条蛇给暂时的迷晕了,我们也就可以逃出去了。”

当今天的第一道太阳光照进了屋里,我才稍微的放下心来。由于不知道门外是什么样的情况,我只能轻手轻脚的挪到了门口,我从窗外往外看,却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及草地以外,什么异样也没有。

“林梦你说,现在的客户怎么都不知道体谅我们这些送货员的,要知道我们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们容易吗?”

虽然说我在车上口不择言,可是哪有哪个女人真的不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然后生下两个人都喜欢的孩子呢?

“大哥,如果你死了以后,你是会选择投胎重生还是为了保持生前的记忆而选择躲在黑白无常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呢?”忽然小女子停了下脚脚步,很认真的问大明这个不该从那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大明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也停了下来。他蹲下身去,这样可以让他直视着小女孩的眼睛。

“你……”大明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双眼一瞪说不出来话来了。小女孩的身体没有变,可是她的双手却继续变成,她把大明举高,伸向了空中,大明的双脚本能的使劲的扑腾着。

似乎他们的睡眠质量特别好。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影响不到他们。

如果他也学着我们的样子从窗户上跳下来,我们可真是无路可走。

我心中已经血流千尺,就差没有把哲学血给吐出来了。宫弦这厮学东西倒还挺快的,前两天刚玩的手机,现在就学习到了一个什么赞一个、

边说她还边哭哭咧咧的,停了停又说道:“本来以为这个世界上都要被小人横行了,局长,你一定要还我们一个公道,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自然和谐的社会。”

此时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我饿及了。

阿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只见他的嘴里那又黑又大的信子忽然间就放大了好倍,可是说是张开了血盆大嘴,嘴里就吐出了一团火就攻向宫弦。想来他嘴里的那团火是宫弦忌讳的,只见宫弦快速的后退了好几步,随后他的身形也拨地而起,与那蛇形的黑雾形成一个同等高的位置。

那个怨魂鬼刹以为占到了便宜似的。不停的就向宫弦咬过去。

电闪雷鸣之际,就见宫弦手一挥就贴上了那怪物的蛇头,他的手上那用他的鲜血画出来的符就紧紧的印上了蛇头。

我停止了哭泣,极度的欲哭无泪。心中纳闷极了,这个宫弦,他到底想干什么啊!先是将我脱光然后在我的身上印上了他的印记。却并没有要我。然后还消失不见了。

“嗯。”宫一谦闷闷的应了一声。“梦梦,你别担心,我们都在呢。要死也是我跟你在一起,况且那只是最坏的打算。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不待张兰兰的手从门退回来,我就匆忙的以脚把诚心诚意让顶开,直接闯了进去。

“宫弦,宫弦你快来看看呀。那是不是张兰兰呀……”我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音,手脚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我摇了摇头,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再说了我跟宫弦早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的肌肤相亲了,现在让我主动的挽住他的手又如何了。

我不愿意再横生枝节,让叶拓跋的事情来分散宫弦的注意力,万一错过了救助张兰兰的机会,那么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怪就只能怪我们那个缺心眼的店铺老板,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也可能就是我天生劳碌命吧,一天天就忙不完的事。

“那么你说呢,你想要我如何处置你。”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去研究他的改变的原因,我的内心早已被张兰兰的不知所踪的担心所充斥着,一想到能够有着宫弦的帮助,就能够找到张兰兰,把她的给解救出来,心里觉得宫弦也没有那么让人气愤了。

反正是不怎么费力的就走到了白杨树边,我也就不再去纠结这路是如何走过来的了。这也算了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不行,你必须在今天吃的消掉差评。”我急了,想也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张兰兰摇了摇头说:“我道行太浅,没办法。”

宫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我在心中狠狠的为自己抹了把汗。这个傲娇的男鬼。只听见宫弦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说道:“你是猪吗,吃吃吃就知道吃。”

其实我也是好奇宫弦这个狂拽霸气的炫酷男鬼,能给我做出什么爱心满满的食物。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本身的饭量就不是特别大,更别提刚刚还吃了一碗粥。可是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吃饱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的肚子还是空落落的。

不过我也深刻的知道,能让宫弦下厨的这样好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所以我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把好吃的东西都尝个遍。

我和宫一谦的视线都转到了陆雅那边,只见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脚。然后还抬头看了一眼宫一谦,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陆雅歪着头想了想,说:“那好吧,太奶奶。”

“嗯,她将我的毛一根一根的拨了下来,她拨一根,我痛得就哭一声,她喜欢听我哭,等我发现以后,无论多痛我都不哭了。”

“咦,虽然你不叫了,可是你这身体扭来扭去的也很好玩哦。”那个宫装女子见状,刺得更欢了。

“送她回去,等于我们两人助纣为虐,不送她回去,如果飞天蛮在鸡鸣时分不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张飞的太太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说完,女孩子的话锋一转:“不过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在躺过我妈的床上乱来,我嫌脏。”

外面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吵,可我一句话都听不清楚。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几日,我不知道。

金龙走出了房间后,我直直的就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兰兰,我的朋友一直就不多,能认识你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如果我还有来世,我希望依然可以碰见你。”

都怪宫弦这张脸,都怪他我才没有去看这款宝贝,然后还以群发的方式将今早的十六款宝贝上传进网店的。没想到这才传上去没几分钟,就成交了。而且还是经我手成交的。我真是后悔极了。

这一声惊叫才将我那神游的状态拉了回来。

可是宫一谦并没有就这样安分下来,甚至继续对我说:“梦梦,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检查完之后,我就去找了张兰兰。

“啊!“我吓得一把抓住了张兰兰的手,却感觉张兰兰的手在这个时候也是如此的冰冷的不可方物。我颤抖的声音问道:“那个兰兰啊,你有没有感觉在耳边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啊?我怎么感觉我的耳边也各种冲蚀着那种咯咯咯的声音……”

他一接通电话就问道:“你们到哪了?”

一个人阴气太重有什么后果,我想我比谁都要来的清楚。在还不知道怎么除鬼时候,我也曾经被那么多鬼给盯上。大明很是认真的端详着,看他认真的情形,大有办案的特征。

金龙的嘴角很明显的抽搐,他在接过了张兰兰递过来的包裹以后,门都已经虚掩了一般,却没想到张兰兰就硬是用手卡在门的一边,死活就是不让金龙把门给关上。

我大概都可以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况,宫一谦肯定是看不见我,因为我就连我是什么时间走的,往哪里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要不,这份谢礼梦梦你就以身相许吧。”忽然,宫一谦一本正经地说了起来。

就在我自暴自弃的时候,那个枯萎的玫瑰花竟然直接就一步一步的跳到了我的面前,它下面绿色的枝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的手指头。更令我惊恐的是,这个手指头不是一些森森的白骨,竟然是一截上面还带着血肉的手指。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飞头蛮竟然连这种普通人都不放过,总不能说它们都是因为上辈子吃了太多鸟肉,所以这辈子被剥掉了那些金钱珠宝,名气地位。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张兰兰的后面,就看着张兰兰极为少见的十分有礼貌的摁了门铃,等到过了两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人开门。

“切,这有什么多大的事,楼下的小卖店里就有。”

看来这一回如果我们能够全身而退的话,想必大明他们的世界观应该会发生变化了。这个世界相信无神论的人又少了几人。

我与张兰兰对视了一下,我们知道,这个小女孩有问题,可是她似乎不是一般的鬼魂,因为她有实体,所以张兰兰跟大明也能够看得到她的存在。

我顿时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没道理啊,我有阴阳眼,怎么可能有我看不见的鬼魂,不过应该也不足为奇,毕竟就算是一个真的小孩子,有心要躲起来,我也未必能找得到。

我心中着急,在没有得到医生的许可之下,自己坐起了身体,我打算出去找那医生问一问。

刚才大明话中的意思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这话让我心中一动,会不会我又被一些鬼劫色魂之类的恶灵给盯上了。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遭到攻击。

“哦,那个啊,这位女士的腿没事,骨头完好无损,就是扭伤,这几日尽量减少活动的时间,很快就没事了。”

看来这一切,说不定只是陆雅的一厢情愿。只见宫一谦不自然的松开了陆雅的手,然后看着我说:“这不是梦梦回来了嘛?”

看着陆雅这小人得志的样子,我理都不想理她。特别是陆雅在“太奶奶”这三个字上面,还咬的格外的重。我知道陆雅这种表现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没有精神去跟她计较那么多。

而当那个小老头消失以后,我发觉我的身体又能动弹了。

“对了,张兰兰,你最后离开陆雅家里时,陆雅在做什么。”

宫一谦对我的关心,让我想起了过往我与他一起走过的日子。只是那已是镜花水月,再也不能回来了。

“钟明,如果你一开始就放了那二人,说不定今日本宫心情甚好,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也说不定,只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来挑战我的底线,你这不是找死吗?”

“你怎么啦,没事吧?”站在我身旁的大明探头的看着我,满脸的关心。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那你说说看吧,这个佛珠给你造成了怎样的困扰,致使你要写下差评。”这才是我关心的问题。

没容得我多想张兰兰又开口问:“是因为这样你才从我手里夺过酒杯的吗?”

不知是我的钱起了作用,还是大妈特别的热情。

“我是没有意见。就怕你舍不得你现在的生活呀!”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我跟张兰兰连忙对她表示了谢意。然后我塞给了大妈五百元钱,并对大妈说:“大妈,等会我们两人起出去一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有人可以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出行,大妈你放心的,车钱我们绝对是少不了的。”

大妈很是爽快的请我们出去,她说这里不比城里,没有城里的汽车,甚至是三轮车也没有,主要还是加油不方便,所以他们的出行全部都是靠牛车来做为他们的交通工具。

“她……唉,你还是来我家看吧。”王先生难受的说,然后他给了我他家的地址。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走进,碰了碰那个雕像。它的外表像是金属做的,摸上去很凉。被我这么一模,雕像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欣欣突然闯进来看见我的举动大喊道,“你住手!不准碰我的宝贝!”

房间里谁也没有说话,我知道,都在等着第一个阿姨接着说下去。在这个时候断句简直就着急死人了。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知道萝卜和人参同吃会滞气,尤其对我这种体虚滑过胎的人来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今晚这东西来的这么巧,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反正不论是什么原因,宫弦就是没有第一立场站在我的这边考虑。不过想来也是,宫弦一直都将宫一谦视为眼中钉,又一直觉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不清不白。现在来了一个这么强敌陆雅,宫弦肯定开心的不得了。更是愿意跟着陆雅统一战线,反正到时候陆雅也能得到宫一谦,宫一谦也不会来纠缠我,何乐而不为呢?

发了一会呆,我知道自己只能偷懒这么一小会,多休息一会,我的命离黄泉就近了一步。

听完了买家又一通的长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买家就挂了电话。真是一个奇怪的买家,让我过去也得有个时间、地址不是吗?

我吓得移开了视线,不知道门外是什么东西。那个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瑟瑟发抖的靠在门边不敢开门。

这个时候,我对张兰兰还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她。

看着这样的兰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事实也是如此。

“师傅,麻烦把我们送到黑幕迪厅。”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故作天真地说着。

我的手镯只对这些邪秽的东西有作用,哪怕是一个凶残的杀人凶手就站在我的跟前,手镯也不会发出预警的作用的。它可以感受得到恶灵的存在,却感受不到人心的险恶。

我什么话也没说,而是沉浸在怀孕的打击里不能自拔。吴兵见房里人多,把我拉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厉声质问:“你在外面有男人了是不是?我们才几个月就结婚呐!就让我喜当爹?那么大一顶绿帽想扣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