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146章:有则改之

那公子爷则是一脚踢翻了椅子,瞪了他一眼,“谁心情不好了?你哪只眼睛见爷心情不好了?爷心情好得很!”话落,他补充了一句,“你最好别在爷身上打歪主意!就算谢芳华再不好,他也是爷定下的媳妇儿!”

“也是,我一直以来太金贵跋扈了些,很多时候,自恃身份,将他们都不看在眼里,我爹娘又疼我,所以,哥哥走后,我才发现,没人理我了。”燕岚叹了口气。

    赵柯额头有些冒汗,“在下试试吧!兴许可以找到。”

马侧着倒下,谢芳华的一条腿被压在马身下,整个人也随着马一样仰倒。

若说猜皇上的密旨,也就是猜皇上的心思,其实不难猜。皇上要除去忠勇侯府,给他一道空白密旨,有无数可能,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个可能,无非是想要他自己站队,也是代表清河崔氏站队。可能,就是在皇上有必要的时候,将这道空白的密旨填上,然后,用来钳制忠勇侯府。

一夜好睡。

燕亭、李沐清二人跟随孙太医一起来了府中,那日孙太医给谢芳华把脉,他们是亲眼所见,大约也想观看后续进展。跟随他们二人一起来的还有谢墨含和程铭、宋方。

“那您也要注意身体。”侍画道。

侍画也无奈地笑了,走了出去。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n

“皇叔好!父王好,忠勇侯好,永康侯好,左右相爷好,御史大人好,大学士好,子归兄好,燕亭兄好。”秦铮来到近前,一长串话语伴随着他弯身见礼的动作轻快地吐出,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芳华小姐,好久不见!”

“还能如何好好说?事情不是都摆在这里吗?”忠勇侯怒道。

亲爱的们,这个月的月票虽然不会太好啦,但咱们争取别掉下去啊,就靠大家了。么么哒!

谢芳华顺着谢墨含挑开的帘幕,看到了忠勇侯,她哑声陈述事实,“爷爷,哥哥,老夫人去了。”

谢墨含点点头,心下稍宽。

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站在皇宫门口对着宫门看了片刻,跟着吴权进了皇宫。

但他依旧想看清,拼力地睁大眼睛。

r />  郑孝扬立即去探二人的鼻息,手放到秦铮鼻息处,什么也没感觉到,他面色大变,身子颤了颤,又去探谢芳华鼻息,与秦铮的一样,半丝不闻。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神空洞而空盲。

不知何时,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同时,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reads;。

她转头看向秦铮。

郑孝扬抬眼去看,那铜墙铁壁连丝缝隙都不露,他皱眉道,“早先我和小王爷将这四壁都试了,尤其是试了头顶上,玄铁重达三层。我们手中的上等的绝世名剑都砍不动。”话落,他偏头看向秦铮指的墙壁之处,伸手瞧瞧,“到还没有这一处看起来薄弱。”

他不提临汾桥的大忙还好,一提初迟更是气冲脑门,他对身后猛地一挥手,一阵风扫过,怒道,“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若不是提前先到了这里,就不会死了。”谢芳华冷笑一声,“自然是有人先一步传信,比你传信的早,他才比我早出门。”

谢芳华看着孙卓滚在地上哭的痛苦揪心,想着孙太医就这么死了。她回京后,被秦铮设计困入英亲王府,跟这位太医打的交道最多。他已经一把年纪,据说想要告老还乡,只是宫里皇上病着,一直不放人。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

秦铮靠在门框上,冷风嗖嗖,吹得他头发散乱,衣服飞扬,整个人掩在暗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见她打开门,目光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刚躺下,秦铮忽然又从里屋走出来,直奔她的床前。

秦浩在大雪过后便去了左相府拜见左相,既然事已成定局,尽管左相府的小姐卢雪莹不满意,但是皇后下了懿旨,皇上应许了此事,除非秦浩死了,否则她嫁给他的命运怎么也不可能更改了。但是秦浩是那么容易死的吗?不可能的,英亲王宝贝这个长子比他的嫡子更甚,苦心栽培多年,怎么可能让旁人伸出手害他?连英亲王妃这些年都不动他丝毫。所以,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谢芳华看着他,燕亭他们又来?做什么?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英亲王妃站在床头,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见谢芳华来,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郁,面色发白。

英亲王妃瞪了她一眼,“谢天地能惯用?以后还是看好了大公子,别再这么荒唐畜生,才是道理。”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这里距离来福楼不远,再未发生别的事情,一行人顺利地回到了来福楼。

“这么说,我若是想要白莲草,只能去找小姑姑要了?”秦铮问。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娘!”金燕脸也白了,“难道我们就不管了?”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点点头,铺了宣纸,为她磨墨。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秦钰彻底愣住了。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秦钰伸手摸了摸,“的确。”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谢氏米粮很缺钱吗?”谢芳华偏头看着他,径自天真地道,“天下谁人家的人都可以说缺钱,谢氏米粮若是说出去缺钱,你就不怕被人笑话?两顿鱼而已,怎么就能吃光你的银子?云澜哥哥,别告诉我你是守财奴小气的很。”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天色还早,响午稍微偏一点儿,春花、秋月并无困意,便待在画堂的榻上歇着。

明夫人一怔,训斥道,“不准胡说。”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秦钰点头,“好。”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郑诚看了一眼郑轶,又看那了一眼右相,斟酌地回道,“犬子十分固执,为了代替次子赔罪,如今还依旧长跪不起,在求李小姐谅解。”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是。”春兰走了出去。

“可要紧可请了太医”卢雪莹立即问。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打仗是军队的事情没错,但是背后的很多东西,还是要靠擅长的人来做。”谢芳华微笑地看着他,“到时候你就知道,谢氏暗探有多大的用处了。你可不要小看我手中的这张牌。”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侍画闻言点头,在谢芳华身后小声问,“小姐,还用去英亲王府告诉王妃一声吗”

秦钰冷哼一声,没再做声,向外走去。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好喽!”掌柜本来不舍得,闻言自然不说二话了,连忙小心地将那对簪子包了起来。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一句。

    “公子!”赵柯喊了一声。

    “住嘴!若是压制不住,你就出去吧!不用管我了。”谢云澜强行下了命令。

    赵柯顿时失了声。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谢芳华收了笑意,抱着篮子进了屋。

谢芳华抬步向水榭走去。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玉辇内,秦钰吩咐小泉子,“去查荥阳郑氏的二公子。”

谢芳华仔细观看李如碧被伤的脸,微微蹙眉,想着郑孝扬真是下了狠力,这样的伤,就算是言宸的医术,怕是也要留下疤痕,除非……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他给了她右相夫人尊贵的身份,后院任意施为,谋害他的子嗣,这些,他都知道,这些年,只不过是任由她罢了。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

谢芳华低声道,“秦铮爱我。”

小泉子引路,头前走着,谢芳华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对他低声问,“金燕郡主去御书房了”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英亲王妃面色有些不善,听别人说秦浩聪明多才有前途也就罢了,如今听得自己儿子夸他,便忍不住胸闷,压不住怒意地道,“他能有什么气候?有气候也只能是这王府的庶长子?大得过皇子去!”

“你们急匆匆的赶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儿?”英亲王妃看向燕亭、李沐清等人,怀疑地问,“你们不会也为了这个事儿吧?”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如今置身其外,冷眼旁观地看着南秦京城这一团热闹,热闹下的错综关系竟然如细密的天罗地网。网住了整个谢氏。使得谢氏除了同族便再无可依傍的了。可这同族却不是一根拧死的绳子,反而是分成了多股。且有的绳子已经从根部腐烂,吃里扒外。那么,内外夹攻。谢氏消亡成了必然。

谢芳华还没开口,李沐清忽然笑道,“今日在碧天崖的温泉池旁,我遇到了秦铮兄。”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