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 第108章:马空冀北

“怎么回事”林逸骇然,控制不住身体内积压的三千大道之力,那种暴动险些就让他陨落,还好肉身半步脱,否则这一次多半要一出来就陨落了。

盘古开口,点出了对方的恐怖,三千颗脑袋,每一颗都代表着一种大道的极致脱,也就是说,这位掌控者,就是三千脱大道集合一身,这样还怎么打

如此美事,自然要高兴,而且,更高兴的是女娲也成功出世了。

但是,他却极力的掩饰住了,所有的情绪,唇角也扯出了几分轻笑,望向皇后,轻声道,“母后,你们先出去一下,儿臣有些话,想要跟云端,单独谈一下。”

凤忆希看到上官云端那一脸灿烂的笑时,也是不由的一怔,只是,却随即明白了,这会皇嫂之所以笑的这么开心,只怕是因为她刚刚的解释,那么便表示,皇嫂事先便知道了皇兄与岚姐姐之间的事情。

一个神秘的女子,神秘的出现,说出这些诡异的话,影响了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此刻他赶也不赶,说也说不清楚,留也不留,就这么站在这儿,难不成还要她也一直这么陪着他?

而她此刻刻意的提起了夜无痕,只怕是为了刺激凤阑绝,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当真是用心良苦呀。

对于那几个千金小姐而言,其实也谈不是什么真正的友谊,所以,此刻,她们也不见的就是真心的想要帮着蓝岚。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手快速的伸向那砚台,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而看到她的另一只手正握在皇后的椅子上,保持着平衡,因此刻身子正向前倾。

特别是在看到凤阑绝那一脸的迷恋时,心中更是妒忌的快要发狂,隐在衣衫下的手狠狠的收紧,收紧,那长长的指甲嵌入到了肌肤中,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本来等在大厅中的众人闻声也都走了出来,凤阑绝与叶寒还走在后面,这位公主可是飞快的跑进来的。就连刚刚那来报信的也被她摔在了后面。

“柔儿。”夜无痕轻声喊道,声音中是难得一见的轻柔,“我们可是来看病的。”

“主子,我们回哪个家呀?”依琴虽然没有听到流萧的话,但是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也极力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奉皇上的命令,捉拿夜狐。”这次夜无痕倒是停下了脚步,还破天荒的给了皇上一个解释,只是话一说完,没等皇上回答,便快速的离开。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蓝魅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似乎微微的回了神,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才再次开口说道,“希儿,本王知道,两年前的事情,是本王的错,本王不该那么对你。”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只是,这样的话,对凤忆希而言,却是一种最致命的打击。是,她这两年来,真痛不欲生,甚至想死过,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他。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怎么回事?”夜无痕的眸子一一扫过李贵妃与夜无志,还有站在一边的皇后,然后才望向皇上,冷声问道。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手都动不得丝毫,而她张大了嘴巴,伸长了脖子,却仍就喊不出一个字来。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这古代的成亲,特别是这皇室中的成亲,都是十分讲究的,特别是在这时辰上,都是算的很严的。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谁说的,由我在,没有医不好的,我若是医不好你的病,我把这条命陪给你。”叶寒听到她的怀疑,连连保证道。

来接她们的人,竟然有皇宫中的人,所以一路上,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倒还算安稳,毕竟在外面还是要注意形象才行。

“她就一傻子,哪儿听的懂呀。”又有人附和着笑道。

凤阑绝此刻半蹲在上官云端的床前,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双眸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细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生怕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不到他。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凤阑锐听到他的话,那原本阴沉的脸已经完全的变黑。

“你去查看一下,太上皇恢复了意识没?”凤阑锐低声吩咐着跟紧上来的那个侍卫。

凤阑绝听到太上皇的话,不由的愣住,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太上皇怎么会知道的?

“他长的跟玲妃太像。”凤阑绝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他应该是玲妃所生的,因为是你亲弟弟。”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小晚,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了,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那怕那个女人死了,他的心中仍就不会有你,你在这府中,只会受苦,小晚,跟我离开吧,如今雨儿已经死了,我不想你跟霜儿再出事。”那个男人的声音中因着害怕与紧张,微微的轻颤着。

“小晚,你?”那个男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特别是在对上二夫人一脸的愤恨时,身子更是愈加的绷紧。

“你,你,你,竟然使诈陷害。”李玉反应过来后,大声怒吼,不过,此刻的声音中不再是刚刚的嚣张,而是多了几分慌乱。

大殿上的众人望向他那一脸灿烂的轻笑,纷纷的恍惚,这绝王笑起来,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就不像人,只怕是天仙下凡吧。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但是,刚刚他的确是救了她,想起他刚刚那下意识的保护,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

“那就好。”上官云端神色一凛,不过又快速掩饰了下去。仍就是一脸的平静。

“我最后再问李公子一遍,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李公子说谎,那么便证明李公子心虚,就说明,李公子与本案有关,是最大的嫌疑人。”上官云端再次望向李玉,一字一字冷声问道。

是官云端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冷笑,不再去看李玉,而是再次望向了尚书大人与夜无痕的方面,然后一字一字沉声说道。“我已经证明李玉在说谎,请王爷与尚书大人明断。”

“来人,将那个捣乱之人,给本王妃拿下。”上官云端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向刚刚顶撞她的那个男子,看到那男子神情间的害怕,心中暗暗冷笑,突然对着身边的侍卫命令道。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本王妃的轿子,你也敢拦。”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慢慢的掀开轿帘,冷冷的望向那个侍卫。

“恩,本王妃明白,就本王妃跟公主进去。”上官云端知道,他们能够放她进去就不错了,这个时候是特殊时候,夜无痕是肯定不能进去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了。

她的心中,也的确有了打算,刚刚她也看到了太上皇寝宫外面的阵势,想要偷偷的潜进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从正门,明正言顺的进去。

她刚刚也注意到,此刻,太上皇的寝宫中,连个宫女都没有,很显然,那些宫女也都赶出去了。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上官云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自始直终更是没有说一句话。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