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春天花草香 > 第79章:禁天道

第79章:禁天道

春天花草香 | 作者:转弯| 更新时间:2019-09-02

谢芳华目送二人离开,因了英亲王妃的几句话,一时间心思百转千回。

    “我这里书多得是,你想看哪种的?”谢云澜见她眼睛灵动,不停地转,好笑地问。

队伍缓缓地向着临汾镇而去。

她眯了眯眼睛。

秦铮通体舒畅,懒洋洋地抓着他的手把玩,“头三年我不敢确定,后来,便确定你能够回来了。”

她揉揉额头,过了第一关,后面还有很多关卡,柳妃宫里难保没有痕迹露出来,毕竟皇后一直盯着倚翠宫和玉芙宫,但凡这两宫有风吹草动,也不见得能瞒过皇后的眼睛。

当真是百媚千香,盈盈婉婉,一个个含苞待放,水嫩嫩的。

秦浩看了一眼,忽然恼了脸,甩开卢雪莹的手臂,“夫人,你这是做什么第二日就逼着为夫纳妾不成难道你还是喜欢”

谢芳华抬起头看了一眼,果然见皇帝的大总管太监吴权领着孙太医来到了灵雀台。

永康侯一时间愣住,他怎么说?能怎么说?他虽然知道儿子喜欢谢芳华,非她不娶,但是只觉得是在九年前被他蛊惑了,却从来不知道这中间还有内情?当日他竟然见了血光?而且被谢芳华当着皇上的面点出来,说是他的儿子害得她应验了血光之灾。他一时呐呐无话。

“这个混账小子”英亲王听罢骂了一句。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你只知是我帮助他回京,为何不想想我为何帮助他回京?”谢云澜道,“必定他攥着我不得不帮助的理由。不是吗?”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谢芳华蹲下身,坐在火炉前,盯着汤药,静静地看着。

秦铮应了一声。

“不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进屋吧!”李沐清道。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所以,下次再吃饭,别挑食糟蹋饭菜了!只要能熟的东西,都不错了。”秦铮道。

王芜咳嗽了一声,首先移开了视线。

“谢谢你们辛苦跑来看我!听言,拿两坛好酒来。”秦铮吩咐听言。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换了易容和衣服,咱们继续睡吧!”秦铮拖了外衣,拉着谢芳华上床。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住口!”大长公主“啪”地一拍桌子,怒喝,“你只是梦魔了一时醒不来而已。丽云庵的任何事儿,都跟你没关系。”话落,她道,“现在就跟我回京!”

r />

谢云澜颔首,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秦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天边云卷云舒,但他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秦钰揉揉眉心,沉思片刻,“怜妹妹说她怀孕两个月了?”

为什么?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左相开口,“小王妃,你为何说韩大人中了金针没立即死?医术当真这也能探查出来?”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是命吗”秦钰问。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春兰,扶着小王妃。”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

刘侧妃和卢雪莹碰到门口,对看一眼,都不解地摇摇头,一同走了进来,当看到门口惨死的翠荷,齐齐吓了一跳,刘侧妃更是惊呼出声,卢雪莹毕竟有些骑射功夫,底子好些,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没向刘侧妃一样惊呼出声,伸手扶住了刘侧妃。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这时,英亲王和秦浩从外面匆匆走了回来,一眼见到正院立满了人,门口横躺在七孔流血惨死的翠荷,齐齐面色一变,急急走进屋。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掌柜的连连道好,一边指挥伙计往出拿东西,一边笑呵呵地道,“二公子,您今日怎么有空和芳华小姐一起过来了?您和芳华小姐一来,咱们这小店真是蓬荜生辉。”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李沐清走过去,扶住右相夫人,“娘,我先扶您出去,您需要冷静。”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李如碧看着她,“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你给我一句痛快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