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春天花草香 > 第112章:和光同尘

第112章:和光同尘

春天花草香 | 作者:转弯| 更新时间:2019-09-02

“客官,吃些什么?”那小二立即捧着菜单过来。

“他们两个!”滕青山心中立即猜出来,“难道这二人,就是归元宗传说中的‘执法长老’?”在黑甲军这些日子,滕青山也听说过‘执法长老’,执法长老地位极高,仅仅比宗主略微低一些。

一直刻苦潜修的臧锋,实力是很惊人的。年轻一代诸葛云等人和他交手,都是被轻易击败!

大殿内定下新的第一统领,而大殿之外,穿白袍的二十七代弟子们以及穿黑『色』劲装的黑甲军百夫长们,却都清晰听到殿内的声音。一个个都低声议论起来。

“可是,为什么,我的内劲仅仅是后天,未入先天?”滕青山心底疑『惑』,“算了,不急。九月二十一,就正式拜师,到那时,就能看到密典上,关于踏入先天方法的详细描述了。”滕青山很清楚。

石子飞的速度不快,在半途中‘砰’的一声便裂开。

滕青山从那深青『色』流光中,感觉到一股心颤的力量,不由盯着那深青『色』流光:“先天真元!这是先天真元!师傅的先天真元比那‘司马庆’强太多了!还没碰到我,我都感到心惊。”

那薄薄的鳞甲全加起来,大概才两千多斤重!

“这是赤鳞兽的黑『色』鳞甲!一面都是鳞片,另外一面则是一层灰白『色』厚皮!这东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块,每块长两丈多,宽一丈多!”滕青山说道,心里早计算过,三块加起来,大概五十几平方米。

“吼~~”赤鳞兽整个身体都被震地后抛一丈多远,庞大的身体在地面上一个翻滚,随即迅捷地就爬起来,赤鳞兽双目变得赤红,仿佛发疯一样,暴怒地吼起来,再度朝滕青山扑来!

轰!

那头蛟龙应该生存了很久很久,体内能量很强。

不值得拼命!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个人手持轮回枪,逍遥自在地下山了。

“这黑火灵根,也幸好落在我手!如果是别的武者,他们都是修内劲,而不是提高身体力量。黑火灵根吃下肚,他们根本是浪费。”滕青山,也为历史上,那些被其他武者吃下的黑火灵根叹息。

“关统领。”滕青山笑道,“我是追那王陨,他跑哪,我追哪,我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滕青山、关绿应命。第七十二章 发大财了!

滕青山抓着那黑火灵根!第七十一章 最强!

“蓬!”

“蓬!”司马庆整个人朝一旁山壁跌飞过去,他轻易双手『插』入山壁,同时整个人迅速地朝绝壁上方飞速攀爬。

长枪仿佛一根劲弓『射』出的箭矢,带着一股狂猛凌厉,直刺银发老者。

“哈哈,实力真是不错啊,可惜,你今天是必死。”银发老者大笑着,整个人竟然又是一刀劈来。

银发老者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怎么可能……他,他没死?”此刻滕青山身上的黑『色』劲装破破烂烂,可是,无论是『裸』『露』出来的手臂,还是脸上,竟然都没有一丝伤痕。面对刀光轰击,竟然没一丝伤痕!

赤鳞兽本来就是火行妖兽,体内沸腾的就是火的力量!一旦它吞下‘赤火灵果’再一次蜕变,到时候,它将能够口吐火焰,那火焰威力将比这岩浆流要可怕,能轻易地融金化铁。连先天强者也畏惧三分。

滕青山和银发老者‘王陨’的攻击,都令他受伤了。

也就是说,大概三米长宽的石头上,站着十几个人。那会是什么场景?

轮回枪在刺来一瞬间,枪头一震,变刺为砸!

第六个人,是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老女人。一柄弯刀,使用的神出鬼没。

滕青山目光一寒,手中的轮回枪一瞬间迅疾如游龙,枪头和枪杆都可以来防御,只见那两柄黑白剑影如霜,滕青山的长枪则是灵动迅疾,即使两方同时有人攻击,他都能迅疾地挡下对方每一击。

“黑白二长老、滕青山他们五个人,都是名声在外,不过那个银发老头,什么人物,竟然也能和他们斗的不相上下。”第六十九章 孽畜!!!

轮回枪刺入岩浆流中,随即又收回。

可是,普通武者得了也保不住。

其实也是赤鳞兽运气好,黑火灵果刚好生长在岩浆湖中央,这样,它才能潜伏进来。否则,在那么多武者包围下,恐怕,数十个一流武者,联手就能压制住这头赤鳞兽了。毕竟,它还没真正蜕变。

“赞同。”冀鸿也点头。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岩浆河流河岸更远处了。

“没你们快。”冀鸿吩咐道,“青山,领头,先上去。”

“青山,还是你们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遥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人,“这么多人,如果咱们来晚了。根本进不来!”

眼前形势,『逼』迫冀鸿一咬牙,喝道:“咱们走!”

古世友三人脸『色』都变了。

……

三人接连落地,闻着那硫磺气息,三人熟悉地步入白雾中。

红『色』的瞳孔扫视着周围,一道黑『色』的庞然大物缓缓走出原先的老巢,那足有两丈高,四五丈长的庞然身躯,令人骇然。正是赤鳞兽!不过,如今的赤鳞兽,比一个多月前,要强大多了。

……

随即滕青山左手一抓精瘦汉子的衣服,直接一跃而起,便是七八丈高,右手随意地抓了一下凸起的岩石块,再度借力飞起,而后又用脚点了一次,便直接飞到了那洞『穴』处,掀开藤曼,便进入洞『穴』中。

滕青山轻易卸掉冲击力。

……

和这两大宗派比,归元宗要差上不少。

那时的赤鳞兽,才是真正可怕的妖兽。

许多苦修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选择一些大场合,公开一战,一举便扬名天下。

魏苍龙低头看了看冯无血,关心道:“无血,天下间高手众多,输了一次不必在意,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

“滕青山呢,快出来!”

“司马峰,你也是一个老前辈了,我整理一下兵器,你都等不及了?”滕青山的声音回响在夜空中,同时,大步走向空旷场地中央。看到滕青山走出来,顿时上千名武者中一片欢呼声。

“表哥,看清楚,‘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的真正意境!”滕青山忽然朗声说道,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周围一片哗然,滕青山想要干什么?这一场大战,难道滕青山还想借这一战,教导他的表哥?

司马峰感到手一麻,不由自主连退三步,不由震惊看着滕青山,随即爽声大笑道:“好枪法!你刚才说两招,一个火中取栗,一个火上浇油,刚才,那就是火上浇油吧。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我都措手不及。”

“是啊,王老哥,你好歹也是咱们范巫城的有数高手啊。”旁边也有人挤兑道。

滕青山,想要将《烈火五式》,借鉴炮拳的意境,融合为一体,化为一招。

“那杨塔派来的大厨,这菜做的不错。”冀鸿赞了一声。

“玩我们?”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兄弟们,教训教训这个残——”

“雷神刀‘吴越’!”冀鸿郑重道。

在人群中的滕青山眉头一皱。

“滕都统,在下贾梁!听闻滕都统大名,想要和滕都统比试一番!”秃头青年脸上有着一丝傲气,这秃头乃是徐阳郡‘秃鹫帮’少当家,更是秃鹫帮如今第一高手,打遍周围百里地,无一人是他敌手。

如果他击败滕青山,将踩着滕青山的肩膀,名传天下。

在酒楼中发生的一幕很平常,槐城是距离火焰山很近的一代,所以几乎是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这边。这消息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快,疯狂朝四面八方幅散开去。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旁边的靳涛哼了声:“蠢驴!”

“都统,你看到那怪物了?”杜洪笑着道。

诸葛元洪将手中的密信朝冀鸿一扔:“二师伯,你和绿儿,看看密信中的内容吧。”

对于邻庄的天才‘滕青山’,他当然知道。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这天『色』刚好,现在也不太热,我们一口气,刚好能赶到下一个城。”滕青山笑着一拱手,“朱兄,不必在挽留。等什么时候,你来我江宁郡城,我兄弟再相聚不迟。”

滕青山的听力,那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那大金庄,连续有人无缘无故消失,现在又有武者过去?难道有人查到原因了?”滕青山对那个可怜的大金庄,还是心存一丝好奇疑『惑』的。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好了,你退下吧。”滕青山吩咐道,而此刻另外一名小二已经端着一盘盘菜肴送上来了。

“是,老爷。”二人都退下。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段侯连催促道:“秦狼兄,在屋顶最容易看到那怪物,我先去找一个好地方了,先走一步。”说着,段侯脚下一点,仿佛一片鸿『毛』,轻飘飘的却很是迅疾,直接到了屋顶,而后几闪一下,也消失了。

“唉。”这白发老者眼眸中有着悲哀之『色』,叹息一声,“我们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吗?只能希望这些高手帮忙了。如果再不行,按照之前咱们宗族商议的,五天后,那怪物还不死,咱们的族人开始迁徙,离开这!”

“吼!”那妖兽仰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咬来。

当冲到山顶,那妖兽面对那悬崖,毫不犹豫,一跃而下。

“别做梦了,就你那点本事,也想杀了那妖兽?”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

妖异血红『色』刀光再闪一次,锵的一声,孟田便借力扑向后院中央正在厮杀的黑甲军众人:“哈哈!”一声张狂大笑,血红『色』刀光便朝百夫长‘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变,手中长枪根本来不及阻挡。

黑夜中,一缕寒光『射』穿长空。滕青山盯着远处的孟田,左手刚刚『射』出一柄飞刀。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吱呀!吱呀!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人凭空没了?

滕青山很清楚,一个大庄子,要整体离开生自己养自己的土地,是多么艰难。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好勒,马上就来。”那掌柜亲自端着菜谱立即朝后院跑去。

“闭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有人施毒!”

“保护好朱九爷,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一出手就是五万斤巨力!

至于官道边上,那是农田,田地泥泞的很,人一脚踩进去都要陷进去。不管是战马,还是货车,一旦进去将很难前进。马贼们成千上万人涌上来,那将无处可逃。

因为……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而滕青山就辛苦了一点,骑着马到马车旁,用马车将身后箭矢挡住。用长枪将前方箭矢挡住。

“杀!”滕青山一声令下。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快,拦住他,杀了他!”大当家此刻已经想要后退,同时他身侧的几名精英高手已经挥舞起铁链。

滕青山在一名马贼头顶上一踩,整个人如狂风,俯冲向那名大当家。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都统大人,都统大人!”大当家咽了咽喉咙,连说道,“是我们不自量力!我立即让我的人走,绝对不阻拦都统大人!”无论是滕青山的枪法,还是那瞬间杀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飞刀手段都令他恐惧。

对方的态度,短衫汉子心里没有一丝愤怒。因为这位孟老……那可是他的老爷‘朱家十三少爷’麾下第一高手。

被枪尖指着,大当家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也就是说……

“爹,我也要习武。”另外一个孩童也『插』嘴道。

“哦!”

当天『色』昏暗下来时,滕青山他们才绕到江宁郡城的东城门口,那黑甲军军营所在,靠着东城门口。滕青山他们一进城后,很快就进入军营。五百名军士也都解散,各回各的住处。

滕青山接过,便开了大门,仔细逛了起来。

“哇。”青雨在房间的床上打滚,“哥,这床好软好舒服啊。”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滕青山正带领麾下二十余人行进在军营内的道上,旁边诸葛云、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

“滕都统!”那魁梧男子直接拱手笑道,“我刚来江宁郡几天,就听闻了滕都统的大名!黑甲军最年轻,最前途无量的都统!我原本还在想,要想见到滕都统一面,怕是难了。可没想到诸葛叔叔他这次竟然就是让滕都统来帮我保这一趟货!也让我能提前得见滕都统啊!我心中也是喜不自胜!”

一路艰辛,滕青山他们连续过了两郡地界,在赶路的第十一天,滕青山他们终于进入徐阳郡地界。

黑甲军人马包括滕青山一共二十三人,其他人都按照命令全穿着整套重甲,唯有滕青山,仅仅穿了内甲,护腿、护臂,其他都没穿。对滕青山而言……这寒铁重甲单单论防御力,怕还不及自己的身体!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最要命的是……

冀鸿顿时笑了:“分家产?哈哈……有趣!大的宗派,有争夺宗主,他朱家,也有家主之争啊!”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官道上一片马嘶声,惨叫声。

“你别在得意了,老子我才杀六个,你这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占便宜啊。”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

“你直接学《烈火五式》,难度大些!不过我亲自教你,问题不大。”滕青山很有信心,“你听劲的能力,很不错了。估计再过几年,你就能达到人枪合一地步。”滕青山年幼时,很容易就达到人枪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