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95章:云涌风飞

若不是场合不对,她说不定会为夜无痕拍掌喝彩。

上官凌雨,倒是占了便宜了,因为,她的刺绣是不可能一下子绣完的,所以拿的是以前的完品。

上官云端的心中暗暗冷笑,终于装不下去了,只不过,那背后的人还没有出现,她自然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叶寒以为,他是担心着秦心思的情况,以为,他这深更半夜的来他的房间,也是为了避开秦思柔,问她的清楚的。

而上一次凤阑锐登位便将先前的皇上赶下皇位,倒也替他省去了一些麻烦,而且,太上皇也已经把那个皇上安排好了,在京城外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住处,让他去慢慢的养老去。

“绝,你真的这么狠心吗?五年的时间,难道你真的已经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所有的一切?”那个女人久久的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似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轻声的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伤心。

她承认,那个女人的出现真的是影响到她了,特别是那个女人的那些话,似乎是一张无形的网,突然的罩在了她的身上,紧紧的勒着她,她想要挣开,却发现越挣越紧,而她的心,也忍不住的揪起,有些痛,似乎还有着更多其它的东西。

“今天,你娶她,是因为爱她吗?曾经你对我说过的甜言蜜语,也跟她说过了吗?曾经,你说过,这一生只爱我一个,也同样对她说过了吗?”那个女子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没等凤阑绝开口,便再次连连说道。

“比试的方式是本王妃提出来的,本王妃有必要怕吗?本王妃可以拿任何东西跟你做赌注,但是却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婚姻跟你赌,若是本王妃答应了你所谓的赌注,那对于我的婚姻,对于我爱的人,都是一种侮辱。所以,拿我的婚姻做赌注,那怕我有百分之一万的胜算,我都不会睹。那怕是面子尽失,我都不会睹。”上官云端自然不会上她的当,而且,丝毫都不会受她的影响。

但是,现在,他们的心中便再也没有怀疑了,有的便是完全的敬佩。

“皇上,竟然银子已经筹到了,还是快点派人去桐城吧。”丞相心中也担心着桐城的百姓,略带着急的望向皇上。

而现在,她必须要赶回王府,不知道王府中,等待她的又是什么?而夜无痕若是像上次那样突然回来,那她可就……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让凤阑绝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丞相夫人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双眸中也快速的漫过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等下脚步,微微转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哦。这样呀。”上官云端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轻笑,只是,却并没有勉强她,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说道,“这样也好,那你就先回去吧。”算算时间,凤阑绝那边应该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她也不怕她在这个时候去向凤阑锐通风报信了。

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当众人拒绝她,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众人纷纷的愕然,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傻呀,这样的场合,竟然这般的蔑视皇上,皇后,就那么直直地坐在位子上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他出场了吗?

不过,却也明白,夜如梦此刻的狼狈定然也是她造成了,而且更把夜如梦气的半死,果然,惹了这个女人,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然后微微的垂下眸子,开始对比,刚开始,他的唇角明显的带着几分轻笑,但是,很快的,他唇角的笑便完全的僵滞,那张原先带笑的脸更是慢慢的阴沉,甚至慢慢的变黑。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夫人自己太过盛气凌人了。

“皇嫂,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跟皇嫂说。”而当事人却像是没事般的,再次转向上官云端,缠着上官云端说道。

很快,夜无痕便走了过来,只是,夜无痕却并非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正是那个身份极为特别的秦思柔。

所以,他决定放手,为了她,也为了夜阑国,他不想因为此事,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或者是他不够爱她吧。

“我医人可是有条件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医的。”叶寒眉角微挑,微微的扫了一眼秦思柔,极不欠扁的说道。

若是被那人跟着,主子怎么能回去呀?

凤阑绝的武功虽高,听力虽好,但是却也不敢跟的太近,而他们又都极力的压低了声音,所以,他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她要走了。”叶寒这才无头没尾的蹦出了一句话。

更要还她自由之身。

“说。”夜无痕唇微动,只是蹦出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但是仅仅是一个字,便让所有人的惊颤。

一双眸子更是微微的的眯起,眉头微蹙,似乎在想着什么?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若是皇后现在再说,皇上只怕还会怪她知情不报。

“四王爷到,绝王到。”恰恰在此时,远处微微的传来几声脚步声,随着那太监的喊声,夜无痕与凤阑绝一起走了过来。

她当时没有昏迷,也有可能跟血凝有关系,但是只怕事后会?

“将军,这是夫人去世之前留下的。”李妈快速的拿出那根链子,递到上官傲天的面前。

随从的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的,但是事已如此,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阑绝快速的走向了大门。

“你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自然是由你来处理。”只是太上皇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再次冷冷的说道,而这次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强硬。

上官凌雨差点就把云儿害死了,他绝对不会放过她,而且若是现在心软,留下了上官凌雨,以后谁也不敢保证她就不会再害云儿了。

而对他,她却从来只喊王爷,那种看似恭敬,实际却是一种极为疏远的称呼。

只是,从那时起,他便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他以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想要害他的,甚至包括一直追着,要嫁他的以前痴傻的上官云端。所以,他错过了上官云端。

而恰恰在此时,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些凌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的人,而随即便听到上官凌雨的嘶喊声,“夜无痕,你别想从我的口中问出上官云端那个贱人的下落,想都别想,我死了,也要她陪葬,我给她下了好几种毒,她现在身上的毒只怕已经发作了,你们就算现在再找到她,都没用了,只怕她现在已经断气,那个贱人还死在我的前面呢,哈哈哈……”

“哈哈哈。”玲妃却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中,有着几分疯狂,有着太多的恨意,却独独没有丝毫的悔意,片刻之后,笑声猛然的停住,再次狠声道,“本宫不需要你们动手。”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他也被那个男人的深情所打动了,身为男人的他,很明白这么多年来,那个男人的痛,所以,他想放过二夫人,成全了那个男人,更何况鸾儿并没有死,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吧。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李公子竟然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这话,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上官云端轻笑,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李玉与丞相,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再次转向夜无痕与尚书大人,一脸凛然的沉声道,“李玉竟然在这公堂之上,当着王爷与尚书大人的面说谎,分明是不把王爷与尚书大人放在眼里,也是蔑视夜阑国的律法,而且他说谎,便也证明他心虚,证明他与此案有关,请王爷与尚书大人明断。”

若不是此刻,他想要看看,她是如何的处理这件案子的,只怕现在就已经将她带走了。

就连他这段时间暗中让人调查丞相的一些事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个女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势力有限,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

“绝王,这本是游戏,大家娱乐一下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不如这事就算了吧,总不能真的让夜阑国的大臣都做出那么不的事情吗?”皇后看到如此的情况,心下也是暗暗担心,遂略带陪笑的开口求情。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周围的护卫有些胆小的,便也纷纷的跪在了地上。

凤阑绝揽着她,不急不慢的向外走去,而那些人,一个一个自始直终都没有再敢动过,包括那强抢百姓的恶霸——张大旺。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从那些下人的态度看来,她的确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此刻,月儿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正在给三夫人放茶,自然不会是她。

四夫人快速转向恰恰站在她身边的五夫人,看到五夫人衣袖上的细针时,双眸猛然的眯起,恶狠狠的吼道,“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暗算我。”说话间,也不由分说的扑到五夫人。

夜无痕可是对她避之惟恐不及,怎么会来她这儿?

所有的人眸子全部都集中在了上官云端一个人身上,看到她竟然没有带喜帕,就那么站了出来,更多了几分惊愕,这个女人实在是大胆,不同寻常。

那些刚刚吵着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要赶上官云端回去的人,一时间也都变的鸦雀无声了,此刻,只是怔怔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对待百姓,要威严,却更需要亲和,不能只让百姓怕你,而是要让他们真正的接受你,对于这一点,上官云端可以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都纷纷的应着,要给她让路。

凤忆希与蓝岚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也不想看到蓝岚太过难堪,毕竟,她也只是可怜之人,怪只能怪她爱错了人。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这?”那侍卫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虽然有些松动,只是,双眸望向其它的侍卫时,还有些担心。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刚刚皇宫外的那些侍卫,都还是平时的一些侍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太上皇的命令拦着她们,所以,她解释了一下后,还能蒙混过来,但是,若是在这皇宫中,遇到了那人自己的侍卫,她们只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她刚刚也注意到,此刻,太上皇的寝宫中,连个宫女都没有,很显然,那些宫女也都赶出去了。

如今,为何会是这么惊讶的表情?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是。”素容跟隐同时应着,自然都明白王爷的意思,都连连的应着退到了一边,自己去游玩了,不过,却也怕凤阑绝这边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敢走太远。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上官云端的唇角忍不住再次狠狠的抽了一下,见过强悍的,但是却没有见过像他这般强悍的,在这公堂之下,竟然公然的威胁尚书大人。

“我还有一个请求。”上官云端双眸微闪,再次说道。

这人长相虽然平凡,但是却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身份肯定不简单,只是,他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为了不打草惊蛇,上官云端也装出一脸疑惑的望向凤阑绝,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那丫头明明已经死了呀?”

“你不用紧张,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安慰着那丫头,她知道,素容向来话少,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跟这丫头解释的,而此刻又有凤阑绝在场,又是这样的一种场面,这丫头不害怕才怪呢。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只是,这宫女怎么神出鬼没的,刚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她的靠近,她就这么突然的出声,吓死她了。

难道是皇上?皇上不会是想让她在选亲大会上丢脸,惹出麻烦,然后借机对付爹爹吧?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选亲大典还没有开始,因为那个最重要的人物,传说中人的绝王还没有出现。

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站起来,带她离开的冲动,而且,他也真的打算那么做了,因为,他的身子,正下意识的想要站起。

众女子一个个都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来的他。

她此刻虽然很痛,很痛,但是她却仍在笑,记忆中,这是爹爹第一次握着她的手,记忆中,这是爹爹第一次这么关心着她。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时,整个将军府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人般,上官云端明白,肯定是爹爹现在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打扰了他。

流萧将这件情办成之后,应该可以更加的让那人相信南宫雪就是她。只有他把南宫雪当成了她,才不会再继续找她,她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老夫人听到她的话,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上官云端这么的谢她,她再在这个时候为雨儿求情,那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给本王废了她。”夜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字一字狠声的下令。

只是,看到上官云端那已经涂的面目全非的容貌,她只能无力的叹息。

不过,现在让他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今天可是来看戏的,虽然四哥这招直接将人关在门外的法子太过狠绝,让他都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但是,那傻小姐还没走之前,他自然不会走。

想要让四哥去将军府接你,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不,就算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四哥也不可能会去将军府接这个傻子。上官云端定了定神,听出那是飞赢的声音,飞赢跟在夜无痕的身边久了,语气也如同夜无痕那般的冰冷,让她一时间以为夜无痕又折回来了。

“你就是要打我。”上官云端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手再次快速的扬起,摔在了她的另一边脸颊上。

“哦。”月儿闷闷的应着,心下却是暗暗的叹息,她家的小姐,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呀。

说话间,夜无痕已经迈了进来,只是踏进房间的那一瞬间,却是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下意识的圆睁。上官云端并没有接着蓝岚的背下去,而是自己重新从头开始背的,字字清晰,不急不缓的背了起来。

上官云端仍就继续背着,仍就流畅,眼看就要赶到刚刚篮岚背的地方了。

此刻的她,仍就是一脸的从容,与先前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差别,竟然是真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很快,上官云端已经超过了蓝岚,但是她仍就没有停下来,仍就以先前的速度,不急不缓,流畅的背着。

向来,在这种事情上,女人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那轮的她们说不嫁呀?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回主子,她并不傻。不知道传言是不是有假?”那个女子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若是那个女人是傻子的话,只怕天下所有的人都是傻子了。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而迎亲的队伍终于到了绝王府外时,绝王府外,却是一片冷清,本来,事先凤阑绝就已经让人快马加鞭的送来了书信,说会带着上官云端回来后完婚,但是为何,这整个王府中,却是一点都没有准备呢?

他的话语再次微微的顿了一下,又低声补充道,“由此可见,脸皮厚的好处还不少。”

“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霸道。”上官云端看到他的紧张,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好笑,不过,却是故意停顿了片刻,这才慢慢的说道,她明白,在这方面,他越是霸道,便说明,他越是在意她,爱她也越深。

上官云端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而且还微微的做出了回应,他这般轻柔的吻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感动。

现在,在他的面前,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撒娇,而此刻,她更想让他完全的放松,放下心中的担心与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