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21章:无双乾坤

“父亲,八皇子倒是没有太急促,但是英亲王府大公子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府内的不寻常,态度异常坚决。因自从他们进了府,只见到了我,没有见到您和娘亲以及弟弟。所以,若是再拖延下去,难保不搜查府邸。”崔意芝道。

“我若是不交呢?”谢芳华问。

“不交我便让谢氏一门去死,你的爷爷、哥哥、兄弟姐妹,谢氏所有人,都为你的蠢付出代价。”藏锋肃杀地道。

崔意芝一直没放过谢芳华的神色,如今忽然笑了,“人人都传闻铮表哥入了魔,对忠勇侯府小姐痴迷过甚。忠勇侯府小姐却是不甘愿这一桩婚事儿的,如今看来不尽然。”

“我下午睡了半日,不困,再等等,轻歌不会不给我传信的,是说与不说,他都会来信。”谢芳华道。

那人蒙着面,看不到他的样貌,她口不能言,只能干着急又害怕。

英亲王妃伸手点了一下春兰额头,“看你往日跟你家的喜顺一样迷糊,可原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心里到都清楚着呢”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谢墨含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搭在了谢芳华的手腕上。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还?你说如何还?你要现在就自杀赔我孙女吗?”忠勇侯瞪着他。

上了车,谢芳华浑身无力地靠在车壁上,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一个月前,灵雀台的除夕之日,秦铮在这里逼迫皇上下旨赐婚。那时候,灵雀台还有着冬天刚过去的萧凉。如今的灵雀台风暖日晴。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强大的破力和冲力,汹涌而下,如天被轰塌。

谢芳华以光剑一般的速度,冲破之时,带着秦铮和郑孝扬冲了出去。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你向来出现的都不是时候。”谢芳华道。

谢芳华冷冷地看着秦钰,“四皇子这是何意?”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秦钰!”谢芳华突然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他,“我和秦铮有婚约又如何?他都不曾限制我,凭什么要你来质问?”

她虽然打定主意这一辈子不再嫁人,但是也不想把自己忠勇侯府小姐的名声弄坏。

她正想着,里屋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侧妃还没睡!”小丫头收起讶异,往日这么晚的时候,大公子从不出现在这里。不过想想今日大公子去了左相府,午膳和晚膳都派人回来传话说不回府了,如今大约是和侧妃商量什么事情,连忙去屋里禀告。

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均由嫔所生,母亲依然安在,但是身份到底低微,没有人扶持。

“公子!”听言本来在正屋侍候客人茶水,闻言立即跑来了小厨房。

秦倾自然欢喜,连忙跟在她身后。

英亲王妃站在床头,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见谢芳华来,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郁,面色发白。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小姑姑呢?”秦铮进了门之后对着那小童问。

这里距离来福楼不远,再未发生别的事情,一行人顺利地回到了来福楼。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谢芳华道,“这件事情,你就不必理会了,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本来回京不必经过小镇,但是众人都没用早饭,所以,刻意多走了三里地,前往小镇用饭。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既然这样……”大长公主有些犹豫,“那你小心点儿。”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给他倒了一杯茶,不置可否。沽名钓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

“晾着的衣服是你洗的吗?”英亲王妃笑着看向不远处杆子上晾的衣服问。

李沐清和郑孝扬刚走出皇宫不久,小泉子便骑马,大喊,“两位大人留步!”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秦钰的笔“吧嗒”一下子掉到了玉案上,他腾地站起身,看着英亲王妃,“大伯母,这话您是哪里听来的?她……怎么会怀孕了?”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嗯?”秦钰一愣。

众人听罢欷歔。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秦铮挑了挑眉。

右相点点头。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秦钰轻哼,“朕何时敢小看谢氏暗探更不敢小看你。”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她这样一想,心里顿时轻松了,秦钰陪着她送她去平阳城就去吧,连夜折返,他辛苦也就辛苦了,以后她一定万分小心不让他再管着,要烦也就烦秦铮一个。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