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120章:钟鼎山林

他不会告诉顾千城,他就喜欢顾千城这护短的性子,因为被她护着的人会很幸福。

自己主动说出来,也免得双方难堪。

“西胡这批老虎,养废了。”凤老将军摇了摇头,一脸叹息。

虽说他的礼物没有花多少银子,可却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而且为了不让人提前知晓,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做着,弄得自己像是做贼一样。

“回去就说没有寻到,让人知道我的心意就成了,左右皇上也没有真盼着,让我带颗长生果回去。”秦寂言一点也不紧张,老皇帝的想法左右不了他的行动,他以前……

这么短的头发,真得怎么看怎么难受。

“行,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秦寂言也觉得顾千城呆在顾家比较好,真要住在别院,反倒引得长生门的多想,认为顾千城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当时本然就想出来了,可是武毅拉住了他,说这件事不能让千城知道,可是……

到了江家,便与江家人一起生活,江家富庶,曾提出继续供他读书,只是他自知欠江家太多,便拒绝了。

顾国公所做之事,即使做得再漂亮,也不可能完全不留痕迹,再说了,要让赵王厌弃顾国公,并不需要什么铁证,只要有些似而非而的流言就好了。

“我这几天不是忙嘛。”顾千城暗暗喘了好几口气,才将笑意压下。

江南与京城相隔甚远,即使老皇帝与秦寂言都十分关注江南的情况,可一时半刻要发现江南的异常还是很难,毕竟这个时候消息传递十分不方便。

多绕的那段一路,有几处天险,对北齐士兵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大秦的士兵的来说,走那条路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走支灵川,所以凤于谦一行人,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走支灵川,因为……

而这也是顾千城不解的?

他要一味的退让,顾千城反倒会心软。

景炎一怔,心脏微微揪痛,有那么一刹那他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一想到惨死的十五万将士,他就无法不恨。

虽说一个月过去了,西胡皇帝已经放弃追捕他们,可难保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以防万一顾千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你们都听到了,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顺着你们爹,不能再让他受气,谁要让你们爹受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夫人眼角通红,训斥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儿媳。

赵王府动作很迅速,当天下午就让人把嫁妆送了回来,看着摆满一地的嫁妆,顾夫人完全高兴不起来,回头就抱着顾千雪狠狠地哭了一场。

“承欢,不是你姐姐出事了吧?”

太厉害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她下手?、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秦寂言看凤老将军这样,很想问一句:凤老,封大人最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非要把置身事外的封老爷子拉进来?

事先没有收到消息的北齐士兵,见到大秦单方向的动静后,立刻派兵挡在前面,不肯让秦寂言过去。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领头的骑兵赫然是那晚在边城里,暗杀秦寂言的人……

里面的画卷早已做了磨旧处理,无论是纸张还是卷轴,都极具年代感,上面几张卷轴都已经完功了,粗略看过去着实是有几分旧物的感觉。

……

一连数息,在顾千城看来已经过了很久,可在旁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少女并不有发现顾千城的异常,她们此刻还沉浸在血腥的取子画面里。

是个男孩,许是早产的原故,孩子并不大,只有两个巴掌般大不,全身泛着红,十分脆弱、瘦小。

封大人错愕的看向秦寂言,四目相对,看到秦寂言淡漠幽深,看不出情绪的眸子,封大人背脊有些发凉。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暗卫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只余废墟一片。北齐人跟在身后,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往前冲,在遇到官差的情况时候,停下来解决他们。

“顾姑娘,要留活口吗?”下杀手前,黑衣人还问了一句。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秦寂言这十几天,疯似的在水、陆两地寻人,各地官府都尽全力配合。这段日子水师来来往往,道上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来。

以猪头六为首的一干土匪,吓尿了。离猪头六最近的一个汉子,扯着猪头六的衣服,颤抖的求证,“老老老大……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朕?朕是什么?是我听错了吗?”

看到弟兄弟依赖、信任的眼神,猪头六刚弱下去的勇气,又蹭得冒了出来,“有什么走不了的,这地方我们熟,皇帝老儿可不熟。赶紧的小上船,我们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退路可以走,别说他们绑了当今圣上的女人,就是没有这出事,皇上要碰到他们这种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难不成要让封老爷子自己醒了,可是……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秦……皇上,你别想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他的命是我救的,他对我有多忠心,我很清楚。”荣王世子心里已动摇,可面上却肯表露出来,当着秦寂言的面,说得异常坚决。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顾千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一步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本来他们造反就站不住脚,现在还拿普通百姓的命威胁朝廷,这事要传出去,他们再去攻城时,就没有哪个城会投降,城中百姓也会死战到底。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虽说这段时间条件很艰苦,可老管家却在有限的条件内,尽了最大的力让顾千城过得舒心。可是,不管是子车还是顾千城,都无法感激老管家,更不可能感动。

见秦殿下脸色稍好,顾千城又开始诉说,自己一路的艰辛,与秦殿下的重要性。“殿下,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一出来就后悔了。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安排,刚开始什么都不懂,手忙脚乱的,有好几天都饿肚子,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你在我身边,做梦都想你陪在我身边。”

“这……”掌事太监一脸为难的看着秦寂言,可到嘴的劝说,在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眼神后忙收回,低头应是,后退两步,匆匆离去。

之前这条走道只有一米长,他们还勉强能走两步,现在这条走道足足有八米,他们还没有跑到顾千城面前,就先被时面的高温更融化了。

至于折回去寻问长生门的人?

别说站在现场的顾国公,就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顾千梦也吓得不行,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直哆嗦……

“父亲,我说了你别惹我,你偏要惹你,你说现在我要拿你怎么办?”顾千城问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在说:父亲,今天天气很好……

搁现代,顾千城可以说出一大堆,类似绅士的风度、男士气度一类的话,可现在……

顾千城也不慌,离那马三步远时站稳了,静静地与马对峙,黑亮的眸子熠熠生辉,除了那匹马外再也没有其他,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一人一马。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焦向笛苦笑:“和封似锦比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输给他我也不丢人。要是连比的勇气都没有,那才叫丢人。”

说来说去,她最后悔的仍是放过了风遥。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呢,秦寂言今晚要是做了什么,不等天亮景园的人就会知道。

景炎最大的劣势,就是手上的兵马太少了。

老管家说完这话,转身就走,脚步从容,神情平静……

“原因呢?”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吃力不讨好,还要得罪五皇子。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锦衣卫首领走后,老皇帝坐在书桌前,看着桌上几页废纸,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你说,武家是不是隔三差五就出妖孽?”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我这里也有!”

“这……”管家犹豫地看向顾家大老爷,不敢说。

窦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顾夫人头上,可老太爷是明白人。顾夫人现在完全被架空了,她根本调动不了顾家的人,能有这个本事的,只有顾千城的亲生父亲,顾家大老爷。

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一来一回,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天已经亮了。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秦寂言和顾千城此时,不知站在谁知屋顶的尾端,而秦寂言一喊,便听到“悉嗦”一声,一道黑色身影飞身而上,立在屋顶前端,正好与秦寂言面对面。

屋内的人要醒着,应该能听到吧?

无论是追踪还是隐藏的功底,都不如对方,要不是最后时刻,对方故意露了行踪,他根本找不到人,甚至什么时候跟太后派来的人一样,悄无声息的死掉都不知。

“嗯,很认真。”他想知道,在千城心中他是怎样的人。

言倾还好说,有救命之恩在,封似锦还会收敛吗?

她不是娇情的女子,也不会自大的想要改变世界,她顺从规则、适应大环境,可要她稀里糊涂的嫁人,她真得做不到。

“嗯嗯。”顾承意连连点头:“我和承欢都相信姐姐,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姐姐没有害人之心,可并不表示其他人也和姐姐一样。姐姐,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别说走就走好不好?至少带上我和承欢,我和承欢是男孩子,我们可以保护你。”

真当他第一天认识顾千城。

“康呛”一声,两柄大刀相交,两人怒目相视,最后还是呼延千霆更胜一筹,逼的单增连人带马后退数步,要不是单增本事过硬,这一击怕是要从马上掉下来。

战场上,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失了人多的优势。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太监念完折子,弓身退下,秦寂言看着满殿大臣,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默片刻,给足这些人压力,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有话要说?”

“千城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顾夫人脸色微变,随即不理顾千城,朝身后的下人呵道:“你们一个个愣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的奶妈妈失足落水死了,还不快把人抬出去,放在这里晦气!”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对于棋一道,老爷子有着非比常人的执着,他绝不容许有人不尊重棋道。

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老太爷恼火得紧,回头就吼了一句:“用餐急什么,等着……”

“还有二品大臣,带着官差来城门口,莫不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他们早早的就来到城门口,自然是为了引起轰动,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放在城门口。如此一来,不需要他们暗中推动,皇上私自离京的事就会在城中传开。

有这句话,随行前来的人就安心了,一个个伸长脖子,就想看秦寂言回没有回城,可是……

可是……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臭名赵王背了,好处他却拿了……

秦寂言这次真得激怒他了,下次他要再困住秦寂言,他一定把秦寂言的头发全烧了。

“简直是倒霉透顶。”子车很想把老管家丢了,没有老管家这个负累,他绝对能游到浅水区,然后顺利上岸。可偏偏老管家就是再麻烦,再拖他后腿,他也不能丢。

没办法,子车指的方向,正好和他们是反方向,要救顾千城他们必须折回去。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不怕,我夫君是皇帝。连江山都背得起,这点压力算什么。”顾千城仍旧是一副蠢白萌的样子,秦寂言看的心痒难耐,忍不住伸手在顾千城脸上捏了一把,“你这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老太爷是不是知道什么?”顾千城又问。

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停顿,目光深远地看向窗外:“等到那一天,本王定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带路的人慌忙后退,却仍是被伤了胳膊,当即怒了,“你竟敢在我长生门动手,好大的胆子。”

“秦皇……请进。”圣后端坐于凤座上,双手分别放在两侧的扶手上,端得是雍容大气。

有些人,错过一次便是一辈子!

开玩笑,她都饿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吃个饱吧。虽说饿狠了的要吃清淡一些,可她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一切只能以饱为主了。

那座山,给人的感觉很怪……景炎给的火焰果,顾千城敢不敢用?

龙宝根本用不上。

“无所谓,反正我要退位当太上皇的,名声于我无用。”只余几年寿命,秦寂言看得很开。

此刻的他,不是威严的帝王,不是冷漠的君主,他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希望能永远陪伴自己的孩子。

说到最后,这捕快已是一脸羞愧,恨不得将头埋起来。

没有,众捕快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顾千城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到来。

他可没有忘记,三位王叔的人如何坑他了。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此人领兵天赋一般,大局观还算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西胡皇帝忠诚,所以他被丢进大军,用来辅佐风遥,也有监视的意思。

秦寂言当然不想让顾千城走,只是……

此时,顾千城已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心情,没有流露出半分伤感,而且一上马车,顾千城就和秦寂言讨论那些干尸的事。

秦寂言把顾千城带到自己办公的房间,待送茶水的下人下去后,才把小神女像拿了出来。“你看看。”

顾千城点了点,说道:“我不想上去。”她相信有秦寂言在,那些老鼠咬不到她,可她还是不舒服。

此次前来的大臣,都是朝中重臣,把这些人摆平了,立顾千城为后的事也就成了一半了!

众朝臣一看就知今天没法继续劝了,不过没有关系,还有明天、后天,他们总能劝皇上立后纳妃。